打开

前白宫疫情专家:有人给特朗普提供“平行数据”,不是我做的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01-25 13:46

【文/观察者网 邢晓楠】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新冠疫情特别工作组协调员,黛博拉·伯克斯博士(Deborah Birx)因在那场“消毒水洗肺”的记者会上对特朗普的模糊认可成为笑柄。24日,她在一场采访中“大倒苦水”,细数自己在特朗普任期内所受的“委屈”。

值得一提的是,她在采访中称看到特朗普“展示了并非她制作的图表”,并表示有人一直在向特朗普提供新冠的“平行数据”,而那些数据是“碎片化”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会山报》新闻截图

“我知道我所提供的内容是什么,而总统手里的东西与我给的不同。”

在24日的采访中,伯克斯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旗下节目《面对全国》提到了新冠疫情期间特朗普手中出现的“平行数据”。在被主持人玛格丽特·布伦南(Margaret Brennan)反问这组数据是否为“虚假情报”后,她表示,专业的数据收集应当使用“整个数据库”,而不是以“碎片化”的形式来操作——即不能因为某几周的数据让美国的状况看起来比其他国家好,就只使用这几周,而忽视其他时间段。

“你不能那样做。”伯克斯说,同时声称她自己送往白宫领导层的文件中“非常具体”的写明了当时的情况和需要采取的措施。

CBS采访视频截图

据《国会山报》24日补充,伯克斯对到底是谁提供了这些“碎片化”的数据不太清楚,但她对前白宫顾问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表示了怀疑。阿特拉斯不是传染病方面的专家,并多次与伯克斯和其他专家就防疫措施产生争执。

“官方协调员”的身份并未带给伯克斯过多的“权威”。当被问及是否有白宫官员说“只需要听我们官方协调员的话”时,伯克斯称“没有人这样对我说”,也不清楚是否有人这么和特朗普说过。此外,她还遭到了白宫的“审查”,有一段时间无法通过国家级别的媒体发言。

“他们不会遵循我(为控制疫情而)努力制定的严格标准。”伯克斯说。她并未直接同意主持人布伦南“特朗普被选举分心”的说法,但表示“在大选年碰上大流行是最糟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与伯克斯“被剥夺”的权威相比,她自己“主动放弃”的权威让她遭受了更大的压力。在去年4月那场著名的的白宫疫情记者会上,伯克斯既没有驳斥特朗普“喝消毒剂杀毒”的言论,还在被特朗普询问是否听说过用“光和热来治疗新冠病毒”时给了含糊不清的肯定。


白宫疫情记者会视频截图

事件发生后,她和福奇被编进了讽刺小品。饰演她的女人抚摸着“福奇”的肩膀说:“大家有时候都会搞砸的……我没说‘别喝消毒剂’,这还真发生了!”


讽刺福奇和伯克斯的小品

在24日的采访中,伯克斯澄清自己当时说的并非“这是种治疗方法”而是“这不是”。她还表示,自己除了科学家和协调员,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事件发生后,她的孩子们不得不“看着自己的母亲成为一个笑话”。

“这一切伤害了我的家人。”伯克斯表示。然而,对家人的愧疚只是“帮特朗普讲话”所带来的后果之一。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24日报道,伯克斯的反对者认为她对特朗普的“默许”让她的可信度降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则称因为伯克斯“由特朗普任命”因此“不值得信任”。在《面对全国》的采访中,布伦南告诉伯克斯,人们认为她总是在“解释”特朗普的话而不是“纠正”他。

2020年4月 伯克斯曾称自己“避开发烧的孙女”以保护特朗普的视频截图

而在伯克斯接受采访的评论区,有些网民对她表示了理解,但大多数评论并不“买账”。

“如果伯克斯博士相信这一切确实发生了,她什么也没做,一句话也没对任何人说。我们现在命悬一线,不需要这种失败的人来管理我们的任何事。”

“如果她在电视上就把这一切说出来,10万美国人就不会死了。她可能会失业,但她是个有骨气的英雄。而她现在所做的是,努力挽救自己的名誉。”

“所以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不能原谅她,几十万人死了。”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月25日上午10点22分,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25123857例,死亡病例超41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