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儿因房屋居住权纠纷起诉继母,法院依据《民法典》作出判决 | 案例

subtitle
CCTV今日说法 2021-01-24 17:03

来源 | CCTV今日说法(微信号:cctvjrsf)

遭继母“扫地出门”

成年女儿告到法院

一起来看法院

怎么理清这桩家务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迪系王家和与李芳所育之女,王家和与李芳早年离婚,王迪随王家和共同生活在涉案房屋内。后王家和与张杨再婚,此时已成年的王迪称张杨不让其在涉案房屋内居住,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

2021年1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决驳回王迪的诉讼请求。该案系《民法典》实施后,该法院宣判的首例涉居住权案件。

被赶出家门 成年女儿诉至法院

原告王迪是王家和与李芳的女儿。王家和与李芳早年离婚,双方协议王迪由王家和抚养,涉案房屋归王家和所有,王家和承诺王迪可随他共同生活在涉案房屋内。后王家和与张杨再婚,婚后,张杨将王迪赶出家门,不让她居住在涉案房屋内。为维护合法权益,王迪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

王家和辩称,其与前妻离婚时约定王迪归他抚养,所以前妻才同意涉案的房屋归他所有,他还保证王迪可以在海淀上学,可以在涉案房屋中居住。2008年,涉案房屋产权进行了变更,增加了张杨为房屋共有权人,其与张杨各占50%的份额。他认为王迪对涉案房屋有居住权,同意王迪的诉讼请求。

张杨辩称,不同意王迪的全部请求。王迪对涉案房屋不享有任何权利,涉案房屋是王家和与其按份共有,各占50%份额。涉案房屋未设置任何用益物权,根据物权法定的原则,王迪主张居住权无任何法律依据。

无权利基础 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三条规定,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没有规定而民法典有规定的,可以适用民法典的规定,但明显减损当事人合法权益、增加当事人法定义务或者背离当事人合理预期的除外。关于居住权,《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未有相关规定,本案可以适用《民法典》的规定。

本案中,王迪依据王家和与李芳签订的离婚协议及王家和单方书写的承诺主张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

首先,王家和与案外人李芳之间签订的离婚协议中约定王迪由王家和抚养,涉案房屋归王家和所有,王家和与案外人李芳分割房屋时未为王迪设立相应权利。

其次,王家和单方承诺王迪可在涉案房屋中居住,该承诺是王家和作为王迪监护人应履行的监护义务,而非法律意义上的居住权

再次,王家和与张杨再婚后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产权变更,王迪与现房屋所有权人王家和、张杨并未签订书面合同,亦未向登记机构办理登记。

基于以上论述,法院认为,现王迪作为成年人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无权利基础,其主张既不具有《民法典》施行前的相关法律依据,亦不符合《民法典》中关于居住权的规定,故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提醒 设立居住权应满足规定

对居住权,我国《民法典》施行以前未有法律规定,2021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民法典》对此进行了规定。《民法典》第三百六十六条规定,居住权人有权按照合同约定,对他人的住宅享有占有、使用的用益物权,以满足生活居住的需要。

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设立居住权,当事人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居住权合同。

居住权合同一般包括下列条款:

(一)当事人的姓名或名称和住所。

(二)住宅的位置。

(三)居住的条件和要求。

(四)居住权期限。

(五)解决争议的方法。

第三百六十八条规定,设立居住权的,应当向登记机构申请居住权登记,居住权自登记时设立。

根据上述规定,设立居住权不仅需居住权人与所有权人订立书面合同,就居住权事宜进行明确约定,而且还需要向登记机构申请办理登记。居住权自登记时设立。

另,我国《民法典》第三百七十一条规定,以遗嘱方式设立居住权的,参照适用居住权章节的相关规定。所以,居住权设立方式可以是书面合同也可以是遗嘱。

(文中出现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公众号@北京海淀法院

编辑 | 王舒玥(实习)

维护 | 郑俊宇 张子亮

主编 | 王秀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意见反馈

请发邮件到 jrsf@cctv.com

更多普法视频请扫码观看

———— 往期文章推荐 ————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