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明灯熄灭 ​大选后过半美国人不相信媒体 大选使媒体腐败暴露无遗

subtitle
犹豫的蓝色 2021-01-24 16: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11月3日晚,美国人在西雅图一家酒吧观看大选夜实况。

据《国家脉搏》1月22日报道,大选后,美国社会对媒体的信任度已降至历史最低点,超过半数的人不再相信媒体。

据调查机构爱德曼(Edelman)与新闻网站Axios独家共享的年度信任度调查报告,不到一半的美国人信任传统媒体。而对社交媒体的信任度则达到27%的历史最低点。

56%的美国人认为,新闻记者故意掩盖事实,报导假消息,或严重夸大其词,蓄意误导公众。

58%的美国人认为,大多数新闻机构在报导中刻意支持特定意识形态或政治立场,而不是以报导事实为准则。

爱德曼在2020年总统大选之后再次对美国社会进行的调查发现,这些数字在进一步恶化中:有57%的民主党人相信媒体;而在共和党中,这个数字仅占18%。

在民主社会,新闻媒体被称为在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之外的“第四大权力”。它承担传递事实真相、监督三权的作用,是立法、司法、行政能得以有效执行的催化剂。

盖洛普民调:6成美国人不信任媒体

另外,2020年8月31日至9月13日盖洛普的一项年度调查显示,高达六成的美国民众不信任媒体,也创下历史新低。其中完全不信任者高达33%,比2019年高5%,共和党人是这一变化背后的主要推动力。

盖洛普自1997年以来,几乎每年都会提出美国民众对媒体的信任度报告。信任度在1970年代介于68%∼72%之间,1990年代后期降到过半。在2004年信任度首次跌到44%,2005年返回50%。之后信任度一直没有超过47%。

值得注意的是,党派之间对媒体信任度的差异,达到创纪录的63个百分点。

最新报告指出,共和党人仅有10%对媒体“非常信任”或“相当信任”,而做出同样回答的民主党人则有73%。

事实上,自从前总统布什、奥巴马以来,共和党人对媒体信任水平开始下降至30%∼35%。2016年起一路下滑平均在15%以下。

“笼罩全国的政治两极分化,反映在不同党派人士对媒体的看法上,现在是盖洛普历史上分歧最大的一次。”盖洛普在声明中说。

据调查,58%的共和党人表示完全不信任媒体,这个数字在今年增长了10%,也是有史以来首次过半共和党人对媒体完全不信任。

盖洛普指出,12%的民主党人从“非常信任”转为“相当信任”,反映了民主党人信任度也在下降。

最近另一项盖洛普民调指出,超过8成美国人认为,媒体必须对美国的政治分裂负责,“很大程度”(47%)或“中等程度”(36%)的责任。同时,几乎同样多的人说,媒体应可以做“大量”(49%)或“适度”(34%)的工作,来弥合这些分歧。

盖洛普表示,美国人仍然相信独立媒体是民主的关键。

评论:大选使媒体腐败暴露无遗

伦理与公众政策中心的常驻研究员鲍曼(James Bowman)认为,这次大选让媒体的腐败暴露无遗。

他在theepochtimes撰文表示,从一开始,川普总统和所有人(至少是我认识的每个人)对于大选舞弊的每个指控,都被媒体称作是“无根据的”,或者直接被称为是“错误的”。

这期间,每个有理智的人都希望媒体能拿出证据来证明那些指控是“无根据的”或“错误的”,而不是简单重复同样的话。

媒体曾经有过“事实核查”的成功先例。所以他们就认为,他们有权宣布总统的言论是真是假。这种观念甚至逐层传递给了很多社交媒体,他们现在也在审查总统的言辞。对媒体来说,任何言论,只要符合了他们的理念,他们就可以宣称其为真实的,而不符合的,他们就将其称为虚假的。

对数千万投票给川普的选民来说,证明大规模选举欺诈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恰恰就是这种接连不断的、绝对化的,而且不容分说的,对欺诈存在的否认。

每个人都知道有很多证据存在。也许它们都是虚假的,或缺乏说服力的。但是如果不去认真检验它们,人们永远不知道它们的真假。而在媒体和民主党促动下,法律界人士却不愿去认真检验。

同时,媒体没有对证据的本身进行辩论,却把这些证据都称为“阴谋论”,把它们与麦卡锡主义和一战后德国纳粹主义的兴起作比较,并把它们视为“背后插刀”。

严肃和正当调查的缺失,对几千万美国人来说,确实能说明问题。很明显,媒体和民主党人愿意付出那些由永久性的分裂和分裂所导致的不信任所带来的社会代价和政治代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