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出的冠状病毒警报为何会被忽视?

subtitle
BioArt 2021-01-24 14:59

编译、撰文: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0年1月30日拉响了最高警报,宣布 "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简称PHEIC,预示着一场大流行即将到来。但很少有国家听从世卫组织为了抑制冠状病毒而提出的建议:检测、追踪和保持社会距离。因此到3月中旬疫情就已蔓延至世界各地。目前,卫生官员和研究人员正在思考为什么该组织的预警系统如此失败,是时候对此进行彻底改革了。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本周的一次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回顾了COVID-19大流行早期

很多人认为WHO的预警PHEIC晚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不是,研究人员一致认为,发出的预警被很多国家直接忽视,与时间无关。最近有两项新的初步调查(一项来自世卫组织;另一项来自负责评估该组织的独立小组)试图对该情况进行分析。

"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在PHEIC宣布后的六到八周内,亚洲以外的其他国家全都坐视不理。"担任独立小组成员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前主席Joanne Liu说。世界卫生官员在1月18日至26日举行的世卫组织执行董事会会议期间,正在探讨该系统应如何改进。会谈将在5月举行的年度世界卫生大会之前继续进行,届时可能会发生变化,其中一些建议包括修改PHEIC警报器、让各国签署一项新的大流行病准备条约等。不过,对WHO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说服各国听从其警告。Liu说:"真正的问题是,当宣布PHEIC后,人们怎样才会有所行动?"

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

PHEIC警报起源于2005年,当时WHO对其几十年来有关国际卫生紧急情况的规定进行了全面修订。196个国家和地区同意在疫情出现时向该组织发出警报,并赋予其宣布PHEIC的权力。WHO如果认为紧急情况非同寻常以及可能会对其发生地以外的国家构成风险,需要国际社会作出反应,即它可能具有大流行的可能性,就可以发出这种警报。自修订以来,世卫组织已六次宣布PHEIC。

2009: H1N1(猪流感)起源于墨西哥,并蔓延到美国;

2014:小儿麻痹症再次出现在阿富汗, 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

2014:埃博拉病毒感染和蔓延整个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

2016:美洲的寨卡病毒疫情导致小脑萎缩和其他神经系统疾病;

2019:埃博拉疫情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冲突地区蔓延;

2020:SARS-CoV-2最先在中国暴发,并蔓延到其他18个国家。

在每次PHEIC宣布中,世卫组织都会建议各国政府如何应对当前的情况。例如,去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谈到COVID-19疫情时说:"只要各国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及早发现疾病、隔离、治疗、追踪,并保持社交距离,还是很有可能阻断病毒传播的。"Liu承认,PHEIC这个词并不像 "大流行 "或 "紧急情况 "等情绪化的词那样有感染力,但研究人员和卫生官员选择它的部分原因是希望避免恐慌,同时鼓励世界各国领导人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采取行动。瑞士日内瓦国际与发展研究研究生院的国际法专家Gian Luca Burci说,Burci在2005年帮助修订了该条例。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仍有缺陷。多份报告指出,政治家和公众主要是忽视了2020年1月的PHEIC宣布,而当该组织在3月使用非官方术语“大流行”来描述COVID-19时,似乎就开始得到重视。与PHEIC不同的是,“大流行”并不是一个确定的宣言,各国还没有同意采取任何行动。尽管人们对“大流行”这个词反应过度,但很多研究者认为,改变WHO最高警报的名称可能并没有用。"我并不关心PHEIC这个词,"华盛顿特区乔治敦大学的全球卫生律师Alexandra Phelan说,"但我担心,如果我们太过纠结于文字,就会忽略当宣布出现时,各国需要开始采取行动了。"

如何改进?

然而,研究人员仍然对宣布PHEIC的过程提出了批评,2020年1月22日,谭德赛召开了一次由病毒学家、公共卫生研究人员和某些政府代表组成的闭门会议。他们认为PHEIC没有必要,但一周后,委员会更改了决策,正是这一延迟可能让世界失去了控制病毒的时间。全球卫生研究者在每次宣布后都会对PHEIC的时间进行讨论,为了改进这个系统,Phelan和一个国际研究者联盟在11月发表的白皮书中认为过程应该更加透明,原因是为了让研究者们能够更好地评估科学证据的程度,以及如何权衡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关注,进而做出决定。尽管如此,在宣布全球紧急状态方面的一周之后显然不是最令人担忧的,在COVID-19大流行早期,有研究者认为,谭德赛宣布PHEIC时建议各国政府迅速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包括检测和保持社会距离),他也号召各国禁止旅行和贸易,因为这些禁令根据以往经验似乎利大于弊。但世界各地的政府对这些呼吁置之不理,美国直到2月下旬才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范围检测,直到3月才禁止大型集会。

各国似乎一致认为,为了提高世界应对大流行病的能力,WHO应该转型和加强。传染病科学家Anthony Fauci作为美国代表发言,他告诉WHO,美国将重新加入WHO,并 "与合作伙伴进行建设性的合作,以加强和重要的改革世卫组织"。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因为正在为美国总统拜登的政府提供建议,希望授权WHO对社交媒体和其他地方的非官方数据采取行动,尽管数据可能不那么准确,但这样该组织就可以对新出现的疾病做出快速反应,而无需等待潜在的各国政府信息隐瞒。

世卫组织还可以通过各国需要签署的新的大流行病条约来加强。1月20日,谭德赛表示,他将组建一个工作组,探讨欧洲理事会主席Charles Michel 的这一提议。世卫组织首席法律官员Steven Solomon说,对于不了解PHEIC细节的世界各国领导人来说,大流行病条约可能会有所帮助,不过世卫组织可能不会有能力对不遵守条约的国家做出相关的惩罚措施。"这没什么办法,因为面对国家共同体,各国都非常严密地保护自己的主权,"Solomon说。WHO仅仅只能依靠外交手段(表扬或谴责),但其谴责也受到限制,因为WHO依赖成员国的捐款,也依赖各国公开提供信息,如果领导人觉得受到了谴责或侮辱,他们就不会再提供信息。

此外,为了解决沟通问题,谭德赛建议在PHEIC中增加一个警告梯度,用颜色编码。这些颜色可以将可能演变为大流行的紧急情况与那些严重但不会影响全球各国的紧急情况区分开来。这样一些国家可能更愿意分享信息,相对低级别的警报不太可能对经济和生活造成巨大影响。

改革最早要到5月份的世界卫生大会上才会出现,这些解决方案可能都会被拖延甚至遗忘,Liu表示曾经有几十个小组评估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疫情应对中的失败并提出建议,但随后只有不到10%的建议被跟进,我们似乎有那么一种天赋,不需要时夸夸其谈,真正需要改变时却默不作声。

是时候该改变了,为了人类。

原文地址: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162-4

制版人:Kira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