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韩国有可能进入北欧模式吗?

subtitle
醉井观商 2021-01-24 12:02

根据预测,2020年,东亚的中国、日本、印度、韩国GDP或将同时进入全球前十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可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同样是发达国家,北欧国家是高福利高收税体系,极低贫富差距,北欧各国基尼指数都在 0.2到0.26之间,极高的“人类发展指数”,都在0.85以上等,而日韩人均收入和人均GDP普遍也都不错,却长期处于高压社会,贫富差距严重等。

随着日韩的发展,它们有可能进入北欧模式吗?

一、现象:日韩代表“东亚模式”与瑞典挪威代表“北欧模式”有何不同?

在发达国家当中,日韩算是“东亚模式”的代表,而以瑞典、丹麦、挪威、芬兰和冰岛为主北欧五国就是“北欧模式”的代表,其实两者之间的模式和特征区别非常明显的。

1、人口密度差异:日韩人口密度是北欧的10倍左右

韩国的人口密度为:529.7(人/每平方公里),而日本的人口密度为:347.1(人/每平方公里)

再看看丹麦的人口密度为:138.10(人/每平方公里)、瑞典 的人口密度为:25.00(人/每平方公里)、芬兰 的人口密度为:18.16(人/每平方公里)、挪威 的人口密度为:14.55(人/每平方公里)、冰岛 的人口密度为:03.53(人/每平方公里)

2、人均资源丰富与高度稀缺截然不同

毫无疑问,日韩国家资源高度稀缺是全球公认的,更何况是人均资源,而北欧的人均资源极度充裕,以挪威为例,北欧国家均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储备,比如石油和天然等,而且还拥有高度自然化的生活环境。

3、高度“横向化”与“纵向化”的两种模式

日本和韩国都是属于高度人工化的生活环境,相对属于高度纵向化的社会,重视地位与规矩的“等级社会”在日韩文化当中特别突出,上司总是“更受尊敬,令人敬畏”的角色。而北欧属于高度横向化,重视多元与个性的“平等社会”。

4、全球产业链的分工等级差距

在全球产业分工中,东亚日韩的产业属于中端产业,像汽车电子造船等,都属于资金技术和劳动力均密集的行业,而北欧典型的产业是医药,航空,核等高端产业,典型的人少钱多。日韩更多的还是人多钱多的产业。

二、本质:同属出口型发达国家,数据能够让我们看得更清晰

北欧模式的核心,不是北欧技术好,社会好,而是北欧这些好的基础是人家有资源卖,在有资源卖的基础上,没打仗没折腾,所以发展的不错。而日韩和北欧五国相比,它就相当于一个是家里啥都没有的打工仔,在大城市打工赚钱过日子。

比如:挪威一年油气出口赚钱3000亿元。挪威一年出口石油接近一亿桶、天然气一千亿立方米,按照经常性价格计算:

石油算60美元一桶,天然气俄罗斯卖给欧洲两块五人民币一立方。石油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00亿元,天然气2500亿元人民币。加起来三千亿元。挪威多少人?500多万而已。

芬兰靠砍树打成纸浆、挖矿卖金属,一年出口赚钱500亿美元。纤维素浆和纸张、金属和金属制品、矿产品大概占到芬兰出口结构的一半,大概500亿美元左右。

  • 当然,以前芬兰出口量最大的是机电产品,为啥,因为有诺基亚,现在机电产品没了,以上三种产品的比例更大了,估计现在接近六成了。在以前芬兰出口的产品中,除了诺基亚和一些运输设备之外,主要就是以上的三类产品了。而芬兰多少人?500多万人而已。

还有,瑞典也是卖矿起家的,瑞典一个国家的铁矿石曾经炼了全世界5%的钢,现在铁矿加砍木头之类的初级产品加在一起,一年还能卖500多亿美元。

  • 其实,北欧模式是无法复制的,日韩的资源禀赋和外部环境根本无法像北欧一样。高福利、压力小、氛围轻松....这些跟日韩是注定无缘的。像他们这种资源贫瘠、人口密集的亚洲国家之所以能富裕,全靠对高压环境下的筋疲力竭,否则便没有今天。

就比如日本有丰富的林业资源,但林业资源开发利用菜得不行,都被俄美加澳进口木材挤压在国内市场。

三、探究:北欧模式的“高附加价值,低发展速度”并非是最好的

你去过北欧吗?我朋友在北欧呆过三个月,一半时间在芬兰,另外在丹麦挪威瑞典转悠,据他说,在北欧的时候一直想着早点回日本或中国。

  • 风景是不错,建筑物是很宏伟,走过森林摘蓝莓吃,但天天三文鱼加硬面包,夜生活就是酒吧,便利店里啥都没有,晚上10点多太阳还没下山,其实很多北欧老百姓甚至更向往的国家反而是日本韩国。

其实,北欧的支柱产业绝大部分都来自“高附加价值,低发展速度”的行业。我就以丹麦为例,看看那些排名靠前,尤其是出口创汇最多的大公司,就能发现它们几乎都这种类型,比如:

DSV/马士基/UST:物流骨干网
诺和诺德:生物制药技术
嘉士伯啤酒:农业+快销渠道
Arla乳业:畜牧业
哥哈毛皮:畜牧业
丹麦皇家集团:有机农业+畜牧业
DLG:饲料技术+畜牧业
ECCO:设计+畜牧业
乐高:设计+基础化学

这种情况不仅限于在丹麦,在整个北欧,甚至放到整个欧洲,就能发现类似逻辑无处不在。像德国的发动机,意大利北部的液压产品,法国的工业控制等。

  • 这些行业都有较高附加值,但涉及的核心技术比如基础材料学和艺术设计,往往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没更新,这也是北欧能在当今全球竞争加剧环境下,保持高福利的重要基础。

另外,从行业员工角度讲,更多的工作不能转化为效益;从企业的角度讲,扩大投资不适用于已经饱和的市场;从政府角度讲,手里就没有多少需要大量资金的风口行业。

  • 可见,很容易看出,这三者囊括了高福利的底层需求与上层动机,会天然地催生出福利体系。换句话就是,北欧政府和民众都无处投资自己的产出,干脆就用来增加社会稳定性了。

可见,北欧虽好,但模式也在逐渐显露疲态,很多地方也不让人满意,生活便利性和丰富度,日本韩国远超北欧,北欧模式发展速度慢,不少地方靠吃老本,技术优势在丧失,商业活力有限,创新实力并不见得有宣传中强,竞争力有限,人类社会未来绝对不应该是这种水平。

最后的话:日韩大概率不可能进入北欧模式

可见,日韩的“发达”,完全不像北欧那样,北欧同时拥有技术优势和资源丰富,而且外部压力小,国民幸福度极高。日韩的持续发展,最关键的还是东亚合作,产业升级,直接抢西方的高端产业,抢西方的隐形殖民地,从外部获取利益支持内部发展,其实这一切都要靠中国的崛起,否则没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