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蒙古国总理辞职风波,“洗心革面”还是“以退为进”?

subtitle
無星记 2021-01-24 10:50

2021年1月22日,蒙古人民党领导委员会在独立宫召开会议,推举蒙古国政府原办公厅主任奥云额尔登担任新一任内阁总理。但这新任总理的“紧急上任”,却并非正常的权力交接,而是源于一起令人揪心的医疗事故。

1月19日,一名被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的产妇及其刚刚产下的婴儿,由蒙古国传染病研究中心派出的专业团队将其从妇产医院转移至研究中心。在当时气温仅为-20℃的情况下,产妇在接送过程中仅身着妇产医院提供的睡衣和拖鞋,而负责接送的救护车的车门也损坏了,寒风倒灌而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该事件暴露出了蒙古国医疗系统的不专业、不人道、缺乏安全预案和组织工作不严密等问题,受到蒙古国各界的批评并引发其国内大规模示威活动。从1月20日上午10时起,蒙古国民众聚集在乌兰巴托市的苏赫巴托广场进行游行抗议,要求蒙古国政府和国家特别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此事做出解释并辞职谢罪。

当前,蒙古国内依旧疫情肆虐。以损坏的救护车接送无症状感染者所带来的暴露风险,面对产妇及新生儿却毫无人道关怀甚至缺少对生命尊严的起码尊重,无怪乎蒙古国人民会感到愤怒。何况此类事件并非偶然。去年11月23日,一名10岁的小女孩因接受检查耽误了救治时机而最终死亡。12月7日,一名58岁的妇女在等待救护车的时候不幸去世。

最终,内阁副总理索德巴特尔和卫生部长蒙赫赛汗于20日晚提交辞呈,得到批准。在1月21日的蒙古国政府非例行工作会议上,蒙古国政府总理乌·呼日勒苏赫提出了政府内阁集体辞职的意见。蒙古人民党领导委员会经讨论研究,赞成总理关于蒙古国政府辞职的意见,并由国家大呼拉尔(议会)表决通过。

一方面,我们能够注意到,以集体辞职回应国内民众意见表达,蒙古国政府还是作出了一定姿态。蒙古国自从90年代制度改革以来,民主化和法制化建设取得了重大成就,责权划分与政治纠错能力也与时俱进。一届政府可以为一名产妇所遭受的不人道对待而集体辞职,蒙古国政府至少作出了以人民生命安全与尊严为己任的高姿态。

另一方面,从疫情应对的角度来说,政府引咎辞职有推脱责任之嫌。在关键时刻,蒙古国政府非但没能勇担责任,带领全国人民打赢疫情攻坚和经济复苏两场战役,反而集体辞职一走了之,这是对全国人民的不负责任。另外,虽然产妇事件确实暴露出了一定的问题,但是否凭此就可逼迫内阁集体辞职,或有待商榷。直接逼走政府并不符合相关程序,也带有些许“人治”色彩。

但从近日蒙古国内媒体报道及种种迹象来看,蒙古国政府的集体辞职,远非看上去这么简单。此次医疗事故或许只是一根导火索,而内阁的离职,或许也不过是为掩盖新冠肺炎疫情下不断激化的社会矛盾而上演的一出“周瑜打黄盖”的“苦肉计”。

2020年初,新冠疫情并未给蒙古带来较大的损失。蒙古地处内陆,在国际政治和国际经济中处于边缘地位,对外交往活动较少,邻国也仅有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具有严格防控境外输入病例的先天优势。蒙古南边的中国在第一时间开展了疫情防控攻坚战并且获得胜利,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对蒙古进行了人道主义援助,帮助蒙古渡过了难关。可是2020年下旬的第二轮疫情来得突然,蒙古也未能幸免。11月份由俄罗斯输入的病例在其国内造成新一轮疫情扩散传播,带来严重后果。

蒙古国此前之所以能够严格防控疫情,相当程度上得益于称职的海关官员们“御敌于国门之外”。一旦新冠疫情传入蒙古国内,将对其相对落后的医疗防控和保障体系构成严峻挑战。去年12月30日,蒙古国政府举行了例行工作会议,决定批准国家特别委员会提交的意见。除乌兰巴托市之外,蒙古21个省当前保持的防灾高度戒备等级状态的期限由2020年12月31日延长至2021年3月31日,暂时限制各边境公路口岸客运活动直至2021年3月31日,继续关闭全国所有公路、铁路口岸和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

蒙古国自去年2月13日进入防灾高度戒备等级状态以来,11次延长期限,此次延期90天,是最长的一次,体现出了2021年新年伊始蒙古国疫情防控工作的严峻态势。2021年1月22日,蒙古国卫生部通报境内新增8例确诊病例,现有确诊病例483例,累计病例达到1592例。

新冠疫情之下,蒙古国经济损失惨重,使其本来就不发达的有待改革的经济雪上加霜,交通运输业首当其冲。据蒙古国内头部媒体1月14日报道,2020年蒙古国货运总量6030万吨,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870万吨,降幅12.6%。其中公路运输业货运量减少了1040万吨,降幅为25.4%,客运量减少了4430万人次,降幅26.3%;航空运输业货运量减少了3200万吨,降幅达到了56%;铁路运输业稍显景气,运量增加了170万吨,但仍是杯水车薪。

煤炭出口在蒙古国的经济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疫情背景下中蒙边境口岸的流通效率下降,使煤炭出口量下降。2020年,蒙古国出口了2850万吨煤炭,而根据蒙古国政府的规划,本年度煤炭出口量应该是是4200万吨。此外,2020年受到雪灾的影响,蒙古国的牲畜存栏量为6700万头,较上年下降5.5%,当真是“雪上加霜”。

在国内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之下,蒙古国民众的生活质量随之下降。民以食为天,从食品物价来看,蒙古供应稀缺的蔬菜涨价,供应充裕的肉类降价,使农牧民们在收入下降的同时支出增加。

新冠疫情影响了蒙古国蔬菜的自给自足,在因发生本土性疫情而暂停了从中国入境的货运业务后,蒙古本国温室农场只够满足25%的需求。另一方面,事关农牧民生计的肉价也下降了,以首都市场为例,绵羊肉下降了300蒙图格里克,山羊肉下降了1200蒙图格里克,“谷贱伤农”的悲剧再一次发生。

蒙古国政府意识到了国内经济问题,并出台了相关应对措施。2020年12月13日,蒙古国政府召开非例行工作会议,时任总理乌·呼日勒苏赫宣布做出三项新惠民决定。第一,自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7月1日间由政府代替支付除金融机构、互联网产业、有色金属冶炼、矿业等9类行业之外所有法人的水暖电费和垃圾处理费;第二,自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7月1日间由政府代替支付每户家庭的水暖电费和垃圾处理费;第三,将居民用煤价格下调75%。

但对于这些措施,国内外相关人士却普遍认为,不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上来看,蒙古政府的所谓惠民政策弊大于利,“输血式补贴”是只顾眼前的“饮鸩止渴”。由于蒙古国的税收来源主要是塔本陶勒盖煤矿集团等少数垄断企业。

在疫情依旧肆虐的大背景下,从蒙古国眼下的实际国情出发,惠民政策破坏了垄断企业的盈利,将直接减少政府的税收来源,短期内将伤及蒙古国内的经济造血能力。仅有的大型企业盈利额下降后,商品供应量和就业率也会相应下降,受害的仍然是群众。水电暖等费用的免除,其本意虽是为了尽量避免此次医疗事故中产妇所受遭遇再次发生,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难免可能对蒙古国经济发展最根本的支柱性原料造成浪费。

在了解了蒙古国的困难处境后,或许我们更可以理解为什么说此次产妇事件是“压倒蒙古国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当4000名愤怒的群众涌上广场,他们不仅仅是为产妇受到的不人道对待鸣冤,更是要表达心中对国家落后的医疗系统的不满和对政府在面对疫情及经济困境时应对不力的失望。为此,他们要求政府付出的代价是下台。甚至有蒙古国内媒体刊发了题为《您二人要有一人辞职》的文章,直接点名总理和副总理。

除此之外,对内阁进行批评的不只有民众。蒙古国总统哈·巴特图勒嘎表示,“蒙古国宪法规定,必须尊重人权、伸张自由和正义、维护民族团结,建立起一个人道和民主的社会,然而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曾多次发生了侵犯人权的事情,甚至有人为此而丧命。”

但在一片民怨声中,另一边,乌兰巴托的苏赫巴托广场在1月21日上午又“逆流而入”了一批新的示威人群。与上次抗议的主体不同,这次参加示威的是蒙古国战斗在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他们认为卫生部长蒙赫德汗的辞职是“背锅”并为他伸冤。医护人员们指出,“自蒙赫德汗部长上任后,一直致力于查找和改善历经多年停滞不前的问题。因为一个人的不负责任和不友好的行为,而解除一位正在推动行业改革进程的年轻部长职务的举动是不正确的。”

综合种种迹象来看,不排除此次内阁集体辞职是“背黑锅”的可能性。首先,此次内阁辞职有可能是中央权力机关的“内斗”。蒙古在2020年修宪之后,总统权力下降,内阁权力上升。在蒙古原来实行的1992年宪法里,关于国家政体、政府组织、三权分立的设计较为模糊,导致了政治运行中的权责不明、党阀纷争等问题。蒙古国民主转型后实际上形成了总统拥有相当权力的议会制。相较于美国的总统制,蒙古总统受到的限制更多;相较于欧洲部分国家的议会制,总统相对议会及其产生的内阁的权势较大。这种先天失衡的“总统-议会制”保障了少数特权阶级的利益,但是有很大隐患。

2020年5月25日,经过公投,修订的蒙古宪法生效。6月24日,蒙古人民党在大呼拉尔(议会)选举中获胜,乌·呼日勒苏赫继续担任总理,并组建新政府。这是蒙古国首个由总理直接任命的政府。隐藏在暗处的特权阶级不能接受这一改革,于是不排除其在政府遭到信任危机时雷霆出击的可能。

另外,蒙古民众对政府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而政府引咎辞职无疑是最好的镇静剂。在三项新惠民政策中,蒙古政府提出要将居民用煤价格下调75%。这侧面反映出了经济不景气的形势已经极其严重,群众甚至连过冬的煤炭费也支付不出了。虽然政府辞职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矛盾,却可以暂时缓和矛盾,保证人民党不失去民心。

基于此次集体辞职前后种种迹象,蒙古国内外均有媒体推测,这次内阁的辞职很可能是以退为进的“假辞职”。新任总理奥云额尔登是人民党领导委员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的唯一人选,这位政治新星是一名80后,从县主任办公室基层职位一路干到政府办公厅主任,是一名典型的技术官僚。此次从一名主任“一步登天”成为蒙古政坛“三巨头”之一,结合蒙古的“门阀政治”特点来看,他很可能只是一位利益代言人。

奥云额尔登表示,将会继续遵循和延续贯彻执行上一届政府制定的大政方针。由于以乌·呼日勒苏赫为总理的上一届政府执政仅半年,外加新冠疫情的紧张局势,新一届政府和内阁组成人员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有长期专注于蒙古研究的人士预测,除了前总理乌·呼日勒苏赫和前副总理索德巴特尔之外,上一届政府的其他阁员很可能在新政府原班人马归来。换句话说,蒙古的内阁辞职风波不过是为了缓和矛盾而进行的“新瓶装旧酒”。

蒙古国总理辞职风波,到底是“洗心革面”还是“以退为进”?说到底,新冠疫情也好,制度欠缺也罢,都是作为一国政府绕不过去、必须解决的问题。如若只是为搪塞人民关切而想演一出“苦肉计”来蒙混,就算民愤可平,只怕危机难过。只有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和决心,刀刃向内切实改革,积极响应国际合作,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两手抓,蒙古国政府才能真正带领人民渡过难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17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