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西临汾特大绑架杀人案 正邪的较量

subtitle
王洋看体育 2021-01-24 05:36

2007年1月9日晚,夜幕早早地就笼罩了古老的平阳大地,街上花灯绽放。随着专案组指挥部的一声令下:“收网”。只见公安干警如箭簇离弦,像猛虎下山,一扫连续四天四夜蹲点守候的疲劳分三组向目标扑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组在临汾城东临钢附近一饭店内将犯罪嫌疑人董兴记(男,36岁,洪洞县万安镇万安村人),宋安平(男,31岁,洪洞县万安镇西漫底村人),董国平(男,40岁,洪洞县万安镇万安村人)抓获,一组在临汾市平阳南街一茶屋将犯罪嫌疑人刘勇(男,33岁,四川省广元市人),李德光(男,37岁,四川省广元市人)生擒,一组在洪洞县万安镇万安村家中将董北生(男,34岁,洪洞县万安镇万安村人)收网。至此,发生在2006年12月12日的特大团伙抢劫杀人案经公安干警的奔波和辛劳一举告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祸起萧墙

事情还要追溯到2006年初夏的一天。37岁的霍列成(洪洞县左木乡霍家庄村人)参加一朋友的宴席。席间,遇到了久未谋面的朋友董兴记,觥筹交错中,两人攀谈起来。闻知董兴记的洗煤厂要对外承包,霍列成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向董兴记详细询问了承包详情,有意承揽该洗煤厂。

回到家中,霍列成经过反复思考,权衡利弊,决定承包董兴记的洗煤厂。此时的霍列成自从2002年把煤矿出卖后,一直在家赋闲,但毕竟年轻,耐不住寂寞,因各种原因,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项目,董兴记的出现,犹如天降祥云。霍列成决定重新出山,再创一番事业。于是给董兴记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霍列成自称卖煤矿手头有几百万元,叫董兴记不要担心承包款,两人还商定了在2007年正月初六由霍列成承包董兴记的洗煤厂。

而此时的董兴记一听说霍列成有几百万元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左右不是滋味。董兴记,在洪洞境内也堪称是个人物,由于起步发家早,在别人还在苦苦为生计奔波时,他已是当地富甲一方的人物了。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号称百万富翁的人,发家后不是积极经营好企业,而是沉迷于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整天沉迷于赌博场合,一输就是几万几万的人。再大的家业也撑不住他的如此折腾。因疏于管理,洗煤厂到了破产的边缘,渐渐地他感到吃力了,曾经的有钱人逐渐变的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但为了维持自己的有钱人形象,他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如今看到以前不如自己的比自己过的滋润时,心里极端的不舒服。闻知霍列成有钱,一个罪恶的念头在董兴记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很快联系到了在西安的堂兄董国平商量共同发财一事。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实施绑架勒索计划。为了确保绑架成功,董国平又联系了堂弟董北生,由董北生联系了其内弟宋安平,由董国平介绍,一名四川籍网上逃犯刘勇也被接纳进来。至此一个臭味相投,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形成了。

人员纠集起来后,董兴记他们一方面积极准备作案工具,在西安购置了枪支、刀具、手铐、警棍、头套、假发、蒙汗药、公安制服、交警制服、武警制服等,并将作案工具放置在临汾市租住的房子里。另一方面跟踪踩点,摸清被害人的活动规律,等待时机。

2006年12月12日,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犯罪嫌疑人董兴记、宋安平、董国平、董北生、刘勇五人驾车来到洪洞县左木乡霍家庄村,由刘勇望风,其余四人身穿警服,手持警棍、手铐等物,带上事先准备好的蒙面头罩翻墙进入霍列成家,将霍列成、兰姣爱夫妇捆绑铐牢,将夫妇二人的头眼蒙住,嘴用胶带封住,四人便开始在霍家搜寻值钱物品,将家中的现金、存折、相机、牡丹卡、手机等洗劫一空后,将霍列成、兰姣爱夫妇二人拖至院中停放的霍列成的广州本田轿车上,由犯罪嫌疑人驾车带到临汾市区临钢附近的出租屋内,对夫妻二人进行严刑拷打,逼问存折和牡丹卡密码。

2006年12月13日四川籍犯罪嫌疑人刘勇在运城绛县一邮政储蓄自动取款机处按照从霍列成、兰姣爱夫妇嘴里逼出的密码用牡丹卡取出现金5000元。随即向留在临汾出租屋里的董兴记汇报。在验证密码无误后,董兴记指使董国平、董北生、宋安平用早已准备好的铁丝扣住霍列成夫妇二人的喉咙将二人活活勒死。

2006年12月14日凌晨四名犯罪嫌疑人将用铁丝捆绑好的受害人尸体抬到受害人的广州本田车的后背箱里,计划与另一辆无牌照的桑塔那2000同时开往黄河边,抛尸黄河(桑塔那2000的后背箱中放着早已准备好的两个分别重达50公斤重的铁篱,准备将铁篱挂在捆尸体的铁丝上沉入黄河。)然而,也许是天意,无牌桑塔纳轿车在通过山西与河南交界处的风陵渡关卡时,因无牌无手续而被当地派出所扣押,见势不妙,几人遂商量留下宋安平一人在当地处理,其余人不敢停留,驾车直奔河南,然而由于铁篱不在无法往黄河投尸,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埋尸地点,最后,将受害人尸体胡乱抛弃在河南灵宝市郊区的一个生活垃圾场内。

为毁尸灭迹,销毁物证,抛尸后,犯罪嫌疑人又将受害人的广州本田轿车藏匿在河南省洛阳市西客站的停车场内,车钥匙弃于一辆河南出租车车座下。随后在洛阳、西安、兰州等地乔装打扮,从受害人霍列成的牡丹卡上取走5万余元大肆挥霍。为避人耳目,董兴记、董国平、董北生、刘勇分别乘座大巴车从洛阳返回临汾。

为了进行下一场更加诡密的绑架行动,该团伙又召集了四川人李德光加入。据嫌疑人交代,下一个绑架对象是洪洞县

亮剑出鞘

2006年12月17日,在霍列成夫妇失踪5日后,霍列成的哥哥霍列平前来洪洞县刑警三中队报案,称其弟霍列成和弟媳兰姣爱自12月12日后就不知去向,他们的一辆价值20余万元的广州本田轿车也不见了踪影,开始疑其夫妇外出旅行,但在此其间,霍列成的父亲过寿、弟弟住院,都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刑警三中队队长刘果明凭着职业的敏感性和多年的办案经验,很快认定这绝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随即向刑警大队队长林旭、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郭文华和局长荀玉生做了紧急汇报。

案情就是命令。此案引起了洪洞县公安局领导的高度重视,迅速组织精干警力成立了“12.12”专案组,局长荀玉生、分管刑侦的副局长郭文华、刑警大队队长林旭以及主办案件的负责人刘果明中队长多次碰头召开案情分析会,研究侦破方案,专案组根据此案中失踪的夫妇二人失踪长达五天,但其家属却没有接到过任何的勒索电话推断,以及失踪人家中有被翻动过的痕迹表明,霍列成、兰姣爱夫妇很可能是被绑架了,而且人质很有可能已经死亡。

由于此案涉及两条人命,关系重大,而且罪犯做案手法娴熟、技术老到,考虑缜密,留下的有价值线索很少。面对严峻的现实和狡猾的罪犯,局领导和专案组的压力非常大,谁是这一恶行的罪魁祸首?如何尽快缉拿犯罪分子?摆在公安机关面前的任务异常艰巨。

为了尽快侦破此案,专案组干警们自接案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回过家,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日和节假日,全力投入到侦破工作当中,按照制定的侦查计划兵分三路开始了大量的排查、走访和技侦取证工作。一路直奔北京与公安部联系,并与北京牡丹卡虚拟网址联系调取银行卡的现金走向;一路迅速取道河南洛阳、临潼、兰州等地调取银行监控录像;一路留守原地收集线索。留在当地的干警重点对霍列成的亲戚朋友进行了走访,并对其经营煤矿期间是否有经济纠纷进行了摸排,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为了尽快侦破此案,干警们常常是整天整夜的不休息连轴转,两眼熬得通红。但警员们的精神一刻也不敢放松。由于办案经费紧张,侦察员们常常是渴了就喝一瓶矿泉水,饿了就啃一个干饼子,更别说有时间能见上家人孩子一面。

在查缉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专案组民警们夜以继日,连续作战,付出了极大的艰辛。他们在火车站、汽车站等处,以及长途客车上认真组织搜捕,对辖区内的重点部位和场所,进行反复清查。为确保查捕行动的各项措施得到贯彻落实,洪洞公安局局长荀玉生、副局长郭文华、刑警大队长林旭等领导也与办案民警吃在一起、行在一起,常常是坐在车上就沉沉睡去。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身体极度疲劳,中队长刘果明更是心急如焚,病倒在指挥岗位上了,都顾不打点滴输液,只是简单地买些药吃。

经过公安人员艰苦的侦破工作和缜密的调查分析,犯罪嫌疑人的马脚逐渐显露出来:办案民警发现霍列成的牡丹卡被陌生人从河南洛阳、新疆等地取走现金5万余元,但是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却发现取款人并非霍列成本人。

2006年12月24日,专案组成员通过技侦手段发现一个叫宋安平的人在14日时用过受害人的手机,通过对其使用的手机卡号监控发现,其与洪洞万安镇的董北生通话时间较长,随后又有几个频频联络的电话号码进入了警方的视线,这一信息使几日来疲于奔波的办案民警们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通过设点布控、排查,掌握了六名犯罪嫌疑人的动向后,2007年1月9日,临汾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段波一声令下,各抓捕组一齐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这张无形的天网。至此,制造轰动洪洞县城的“12.12”重大绑架杀人案的全部案犯被我公安民警一网打尽。

经连夜突审,警方得知霍列成、兰姣爱夫妇已被灭口,尸体被抛弃在河南省灵宝寺附近一生活垃圾场,主办此案的洪洞刑警三中队队长刘果明迅速抽调警力连夜奔赴河南寻找受害人尸体。至此震惊槐乡大地的12.12特大抢劫杀人案水落石出。

一个贪婪的欲望,带来的是七个家庭的毁灭,这血淋淋的事实再一次给善良的人们以心灵的震颤,给心存邪念的人敲响了警钟。古人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若是采用惨绝人寰的手段非法掠夺,带来的只能是万劫不复的后果。

来源:法制生活日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