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迷茫时刻,广州迎来大利好……

subtitle
博闻财经 2021-01-23 16:30

文/刘晓博

2021年1月22日晚上,证监会通过官网宣布了一个大消息:批准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对于GDP刚刚被重庆超过的广州来说,堪称一剂“强心针”。

毋庸讳言,最近几年广州有点“迷茫”,有点“难”。2017年末,广东省公布了重新核定后的2016年度的GDP,广州首次被深圳超过,失去了“GDP第三城”的桂冠。

很快,源自北京一些经济学家的说法开始流行:大湾区将进入以深圳为中心的时代,香港、广州都将沦为“环深城市”。深圳随后获得“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定位,以及获得更大的改革开放授权、立法授权,似乎也坐实这一点。

与此同时,杭州的发展势头也咄咄逼人:无论是上市公司总市值、独角兽企业数量都超过了广州,至于两个城市汇聚的“资金总量”,也在不断拉近。

正当广州为杭州步步紧逼而烦恼的时候,另外一个城市突然在2020年实现了逆袭,这就是重庆。

2020年前三季度,广州的地区生产总值为17475.86亿元,同比增长1.0%;重庆的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了17707.10亿元,同比增长2.6%。

近日,重庆统计局公布:2020年,重庆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5002.79亿元,比上年增长3.9%。广州的准确数据尚未公布,但广州媒体报道说,2020年,广州地区生产总值预计在2.4万亿元以上。

也就是说,重庆GDP在2020年超过广州已经成为定局。这意味着,在2016年广州丢失“老三”地位之后,2020年又失守了“老四”的位置,成为GDP第五城。

在这样的时候,广州显然需要一个大利好。

此前,广东省曾在宣布全力支持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时候,宣布以同等力度支持广州。

但那毕竟是广东省的态度。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则代表了中央的支持。

要知道,这个期货交易所的设立是非常不容易的,堪称27年来首次“破天荒”。

改革开放初期,在全国各地涌现了很多证券交易和期货交易场所。那个时期,中央的态度是“让子弹飞”一阵,然后观察利弊、做出取舍。

一个国家有太多的证交所和期交所,显然是不行的,会带来恶性竞争,酝酿金融风险。比如在上交所、深交所归地方管理的时代,上海和深圳就曾展开过激烈的竞争,最终导致了证监会扩权和印花税收归中央。

期货交易所的大整顿从1993年开始,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制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通知》,把全国50多个期货交易所合并为15家。

到了1998年,中央再次痛下杀手,把15家期交所合并为3家。也就是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和大连商品交易所。

从1993年至今,国家只在2006年在上海设立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除此之外,一直没有新的期交所诞生。

上海的地位非常特殊,是国家确定的内地第一大金融中心。对于上海以外的城市来说,增设类似期交所这种“全国性金融市场”,是过去27年都没有过的事情了。

至于新三板从深交所剥离出来,迁移到北京,只能算增加了“半个全国性金融市场”。

那么问题来了:国家为何要设立广州期交所?这个交易所将交易什么?它将给广州带来什么级别的利好?

在证监会关于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的新闻通稿里,有这样一段话:

广州期货交易所立足服务实体经济、服务绿色发展,秉持创新型、市场化、国际化的发展定位,对完善我国资本市场体系,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和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其中后半段,可以看作是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的原因,也就是——完善我国资本市场体系,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和国家“一带一路”建设。

从战略布局上看,内地原有的4家期货交易所,2家在长三角,1家在东北(大连),1家在中部(郑州)。之所以这样分布,跟当时的分工和历史条件有密切的关系。但很显然,代表南方的大湾区缺少一家。

但说到底,地域布局不是关键因素,因为期货交易都在网上进行。我觉得更实质的因素,是国家在力挺广州,不愿意看到广州从一线城市里滑落出去。

广州作为广东省省会城市,对于全省财政支持力度非常大,而广东是中国城镇化最大的熔炉,实际生活人口可能已经接近1.5亿人。即便不算深圳,也远超1亿人。

广东省内发展很不均衡,深圳的财税收入又主要支撑中央财政,所以给广州更多的利好,稳住广东的发展大局就显得很有必要。

我个人认为,这恐怕才是国家设立广州期货交易所的根本原因。

广州设立期交所,对于广州乃至整个大湾区,都是较大的利好。

跟北上深杭等城市相比,广州最近几年发展为何显得有点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金融和高科技两大核心产业上,广州都存在明显短板。说白了,广州的产业偏旧,转型偏慢。

设立期货交易所,有利于补广州的金融短板,增加资金的吸纳能力。至于高科技,广州则希望通过建立广深港科技走廊来撬动。

广州期货交易所的选址,基本确定在南沙的横沥岛尖,也就是广州的“国际金融岛”。

上图:广州南沙新区的核心区。

广州南沙区政府在2020年工作报告里明确提出:

加快现代金融要素集聚。高标准建设国际金融岛,推进国际金融论坛(IFF)永久会址、汇丰全球培训中心、国际风险投资中心等重点平台和项目建设,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和广州期货交易所落地。争取设立港澳保险服务中心,支持外资投资机构在南沙设立证券、期货、基金、保险公司,鼓励港资、澳资银行在南沙新设分支机构。

很明显,未来广州增量的金融资源,基本上都放在了南沙。

从上述地图可以看出,南沙(广州期交所)距离深圳前海直线距离只有40公里,而距离广州传统中心城区则超过了50公里。广州向南发展,实现跟深圳、香港的联手,态势非常明显。

广州期货交易所将交易哪些品种?目前尚未公布。

在中央2019年初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里,是这样提到广州期货交易所的——“研究设立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但后来生态环境部认为,目前碳排放现货市场尚未启动运行,推出碳排放期货条件不成熟。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国家希望在广州围绕期交所探索“绿色金融”。也就是跟环保、绿色发展有关。也有媒体猜测:大宗商品指数和电力指数等品种成为广州期货交易所首先上市的备选品种。

上图:由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与英国智库Z/Yen集团共同编制的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报告(GFCI 28)”,广州位居全球金融中心第21位。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期货交易所汇聚资金、拉动经济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我个人的观察是,虽然期货交易所在风险管理、价格发现、定价权上意义重大,但对于汇聚资金、拉动经济来说,明显不如证券交易所。

比如大连,虽然过去27年来一直拥有期货交易所,但跟东北其他四大城市相比,地位反而有所下降。

上图是大连资金总量跟东北其他3个大城市的比较,2016年之后大连汇聚资金增速明显放慢,被沈阳显著超过,也被长春、哈尔滨逼近。

另外一个设立了期交所的郑州,在汇聚资金方面跟西安和武汉的相比:


可以看出,郑州也没有获得什么优势。尤其是在跟西安的竞争中,始终不分伯仲。相对于武汉,差距最近几年反而有所拉大,而西安和武汉没有期交所。

所以,虽然广州拿下了期货交易所,但很难“躺赢”。要增强实力、竞争力,还是要在经济转型、高质量发展上下苦功夫。

上图:过去23年四大一线城市汇聚资金总量走势,广州增长最慢。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除上海、深圳、香港、台北之外的第五家证券交易所——澳门证券交易所,也在酝酿之中。这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可能略微偏重债券,未来可能设在珠海的横琴。

随着广州期货交易所、澳门证券交易所的陆续设立,大湾区在中国金融版图中的权重将获得全面提升,其功能之完备将超过长三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