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职称落选,质疑“人际关系”的女教师后续:她又把教育局给告了

subtitle
解惑大师 2021-01-23 05:30

文|诚言诚

一个多月以前,有位河南焦作的姚老师“火”了。

让她火起来的原因,倒也没有多新鲜。

就是在多项考核中名列前茅,但却最终落选了教师副高级职称评选。

于是,便把自己的质疑录成了视频,传到了网上。

说实话,只要是牵扯到教师职称评选的话题,一直都挺受关注的。

尤其是当姚老师把矛盾的焦点对准了“人际关系”时,更是很容易让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感同身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职称落选,“人际关系”背锅?

踏实做事的老实人,不该受欺负。

不过之前,我也深挖过整个考核的过程。

发现她的落选,并非输在了人际关系上。

在5个大项13个子项的评选中,姚老师在职业道德、工作量上与其他参选的16位老师不分伯仲。

毕竟要是连这两项都被拉开了分差的话,那也压根就够不上评选的资格。

在荣誉资历这一项中,她的评分通过附加分,拿到了第二名。

客观地说,这就非常不错了。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与荣誉资历强相关的教学成绩这一项,她却位列倒数第二。

再加上在最后的民主测评中,三轮投票的分数只有校领导测评里进入了前六。

最终,在取前六名的副高级职称评选中,她排在了第七。

我不明白姚老师为什么要把矛头对准“人际关系”。

因为她排名倒数第二的教学成绩这一项,本身也是一线教师的核心价值所在。

但凡能在这一项中提高一点分数的话,也不至于落选。

毕竟她和第六名的总分差距,是微乎其微的。

落选?这事还没结束

职称评选结束后,姚老师的视频,火了。

而当地的教育部门也迅速成立了相关的调查组,对事情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检查。

分数不会说谎。

而检查的结果,显然也是不存在违反规定的行为。

说实话,我还在姚老师的视频下方留过言,劝她回归教学本质,鼓励她再接再厉,下次一定能行。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事才刚消停了一个月,前两天,她反手又去把当地教育局给告了…

理由是自己递交了申诉书,但当地教育局未在30日内回应。

在教师法里,是确有相关规定的。

所以姚老师以此状告教育局,也是有理可寻。

但我觉得这么做,可以倒是可以,但没有必要。

因为之前的调查组得出的结论,已经充分说明了她的落选虽然遗憾,也完全符合规定。

而未对她的申诉做出回应,只能说是程序上的问题罢了,与评选结果是否公正无关。

所以即便是这次上诉有了结果,也顶多只能是给自己讨个说法,无益于最终的评选结果。

姚老师质疑“人际关系”的因素导致自己落选,我想这种观点不太站得住脚。

毕竟一方面,投票环节的权重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而另一方面,虽然各地的评选标准不尽相同,但是教师职称的评选制度,或多或少地,都会带有一些主观因素在其中。

因为教学能力的考察,本身就难以完全用量化指标来衡量。

而且加入主观评判的因素,也是为了让结果更客观。

或许姚老师通过反思教学成绩的评分,会对下一次评选有更积极的意义吧。

职称,教师的心坎

对于姚老师的做法,我不想妄加揣测。

但客观地说,她有一句话,说到了老师的心坎里:

“我已经连续评了8年了,年年都被投票投下来,人的一生中,有几个八年呢。”

客观地说,职称评选有它的积极意义所在。

多年来,这一直是鼓励教师提升教学水平的有效办法。

况且,即便是刨去个人荣誉不谈,它至少也跟工资待遇直接挂钩。

所以教师职称的存在,无可厚非。

然而,高级职称的名额是有限的。

我所说的这个“有限”,指的是过于稀缺。

就像姚老师说的那样,自己已经为了一个职称连评了八年了。

但是事实上,甭说8年了,那些18年,甚至到退休都没评上的,也不是说没有。

附着于职称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而这样的职称,对于教师的重要性,也似乎有点过于高了。

当一项评比趋于白热化的时候,或许我们也要考虑到激烈竞争背后的弊端。

毕竟围绕着职称上的非教学工作内容,也不在少数。

而这样上不封顶的比较,很容易脱离教学的本质。

这两年,有人建议取消中小学教师职称。

我觉得相比于一刀切式的取消,不如适当地放开名额,降低门槛。

毕竟教师的本职工作是教学,而我们,也不该让一纸职称成为教师心中的一道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