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非新冠变异病毒有多厉害?我们将要打的疫苗还有用吗?

subtitle
常笑健康 2021-01-22 16: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新冠病毒在不停地突变之中,科学家们也在不断地发现新冠突变株,好在这些突变株只是提高了传播能力,似乎并未增强致病性,也没有对疫苗效果产生影响。

然而在2020年12月18日,南非检测到一种新冠病毒变体——501Y.V2变体,该突变株含有K417N、E484K、N501Y三个关键突变,目前南非突变株已经传播至20个国家,我国也曾报道过该突变株境外输入的病例。

更不幸的是,2021年1月19日,美国洛克菲勒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等研究团队合作,发表最新研究:新冠疫苗对南非突变株——501Y.V2变体的防护能力可能有所下降,从接种mRNA疫苗的志愿者体内分离出的中和抗体,其中26%的中和抗体(22个)对突变毒株的中和活性下降超过5倍。

这无疑敲响警钟:病毒突变形势严峻!那么,我们依赖的“究极武器”疫苗面对如此狡猾的病毒,效果是否会大打折扣呢?

南非毒株为什么恐怖?

南非毒株的恐怖要从新冠病毒的结构说起。新冠病毒的遗传物质位于病毒的内部,组成病毒的核心。而蛋白质则围绕在遗传物质的外侧,形成衣壳,又称为壳体。

新冠病毒具有包膜结构,上面有三种蛋白:刺突糖蛋白(S,Spike Protein)、包膜糖蛋白(E,Envelope Protein)和膜糖蛋白(M,Membrane Protein)。

其中,S蛋白在识别并结合宿主细胞表面受体,并介导病毒包膜与细胞膜融合的过程中起到关键性作用。

而疫苗一个防护策略就是针对S蛋白,诱导人体B细胞产生中和抗体,阻止S蛋白与宿主细胞表面受体的结合,进而有效地保护宿主不受新冠病毒的入侵。

这里会出现一个危险的局面:如果病毒S蛋白发生突变,就意味着此前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可能会无效,这也是美国团队研究发现部分中和抗体面对突变毒株的中和活性大大下降的核心原因。

而南非突变毒株涉及到3个位点的变异:K417N、E484K、N501Y三个关键突变,其中E484K就影响到了S蛋白,这就会对现有的疫苗方案产生挑战,同时S蛋白上出现了一个备受关注的变异位点,可能让病毒更容易入侵细胞。

因此,南非突变毒株的另一显著特点是传播异常迅速:从发现之后短短几周时间,就成为南非的主要毒株。这意味着该毒株S蛋白变异后传播能力确实大大地提高!

南非毒株有怎样的影响?

美国洛克菲勒大学、加州理工学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三个研究团队,是全世界最顶级的病毒学、免疫学和结构生物学实验室,三者通力合作就是想破解南非毒株突变后对于疫苗防控策略的影响。

研究的思路就是提取接种mRNA疫苗者的血清,研究疫苗接种者血清对于南非毒株的中和活性是否发生改变。

一共从疫苗接种者血清中分离出86种中和抗体,然而不幸的是,26%(22/86)从疫苗接种者体内分离出的中和抗体对于南非毒株的效力下降了5倍以上。

这里值得重视的有两点:

首先,不是所有的中和抗体的效果都大打折扣,仅仅26%的中和抗体效力下降5倍以上。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意味着mRNA疫苗接种对于南非毒株的中和活性可能会下降,但下降程度有限。

其次,针对的人群是接种mRNA疫苗者,而我国主流的新冠疫苗方案是采用灭活工艺制成的,南非毒株对于灭活疫苗是否会有影响,这篇文章没有给出解释。

然而,1月15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董事长杨晓明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表示,研究人员已经对不同地区来源的各种变异毒株,进行了实验,对I、II期临床试验志愿者免疫以后的血清,也做了综合实验。

有明确数据表明,疫苗对各种变异株都有预防作用。灭活疫苗免疫以后,对包括英国突变的毒株和以往全球分离到的大概八九株的不同的变异株都有中和效果。

因此,我国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是广谱保护的,对来自全球不同地区的毒株都有很好的交叉中和。

虽然南非毒株在核心位点E484K发生关键突变,导致mRNA疫苗产生的部分中和抗体效力大打折扣,但影响是有限的。

最后,美国团队的研究人员建议:疫苗接种依然对于南非毒株有效果,因此扩大疫苗接种至关重要。

万一病毒严重变异,

疫苗可有防控策略?

虽然南非病毒发生3个关键位点变异,导致部分中和抗体效力大打折扣,影响是有限的。如果新冠病毒继续变异,万一能够完全脱离现有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效力,那么我们可还有合适的应对措施呢?

其实,病毒变异在自然界真的非常常见,大家不要一提到“变异”就感到恐慌。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熟悉的流感病毒,就是一直在发生变化的“变色龙”。

今年盛行的流感病毒跟去年可能完全不一样,但这并不妨碍流感疫苗的效果,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当下盛行的几种毒株,制作三价甚至四价的流感疫苗,从而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因此,对于新冠病毒的变异,我们完全可以采取与流感疫苗一样的策略,制作多价的疫苗,真所谓“敌变我变,因敌制胜”。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流感疫苗是采用的灭活疫苗方案,而我国主流的新冠疫苗方案是采用灭活工艺制成的,这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们在最早开始设计新冠疫苗,就已经为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做了充足的准备!

即便未来疫苗路线之争出现分歧,我们也是立于不败之地,我们不仅拥有自主生产的灭活疫苗,同时我国复星医药与德国的BioNTech合作并切入mRNA赛道,这也正是美国辉瑞mRNA疫苗的同款!

虽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新冠疫苗可以“敌变我变,因敌制胜”,同时我们拥有灭活疫苗和mRNA疫苗双赛道,完全可以在纷繁变化的局面中笑傲群雄。

穷人才吸烟!富人都戒烟续命了!

2021-01-21

体检发现肺结节,科学对待莫纠结

2021-01-21

关于「月子餐」,这些“经验”别轻信!

2021-01-21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