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何世卫组织只为辉瑞开了“绿灯”而没批准俄罗斯疫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卫组织负责人表示,新冠疫苗现有供应绝对不足。富裕国家现有3900万剂疫苗可供支配,而贫穷国家只得到25种疫苗。

然而,世卫组织只批准了一种疫苗——辉瑞/Biontech疫苗。俄罗斯和中国研发的疫苗均未得到批准。这实际上是在将美德研发的辉瑞疫苗强加给各国,而不顾使用这种疫苗引发死亡和并发症的情况每天都在增加。

辉瑞/ Biontech疫苗早在研发出来前很久就已有人为其买单。有人在各国政府高层游说使用它。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本人坚持要求在欧盟早日批准该疫苗。而辉瑞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开发疫苗的经验,却有许多臭名昭著的丑闻。

其中最令人恐怖的一个丑闻就是,有人指控辉瑞在90年代中期对尼日利亚儿童非法测试一种新的抗生素。大约有200名儿童死亡,测试对象对测试一无所知。对尼日利亚当局的审判拖延了多年。后来还有针对辉瑞公司研制的其他药物的诉讼案件。

因此该公司决定此次给自己的新冠病毒疫苗上保险。辉瑞公司坚持认为,与欧洲药品管理局的协议并未说该公司对其疫苗副作用负责。

这种做法在美国很普遍,但是对于欧洲监管机构来说简直难以想象。通常他们都是严格执行所有规定并对制造商进行严格检查。

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目前就在接受这种严格检查。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加马列亚科研中心负责人亚历山大·金茨堡告诉记者:

“在普京和默克尔就联合生产‘卫星-V’疫苗达成的协议中,我们(加马列亚)被问到我们是否具有生产疫苗的所有条件。这种监控要比对辉瑞公司进行的检查更严格,更复杂。欧洲监管机构对辉瑞所做的一切都与世界惯例背道而驰。免除了制造商的所有责任。”

辉瑞/ Biontech疫苗引起的并发症和死亡归因于RNA技术的使用。迄今为止这种疫苗仅用于动物,它们从未对人使用过。RNA疫苗的所有副作用尚未研究且无法预测。

该方法的实质如下:将一小部分新冠病毒RNA注入人体。

从理论上讲,人体应通过制造抗体和获得免疫力来做出反应。但是根据专家金茨堡的说法,主要问题是RNA不断变化,而且这也可能在生产过程中发生。一旦进入人体,这种降解的RNA可能导致不可预测的后果。

金茨堡说:“在以色列,患者得了面瘫——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体内可能发生的其他并发症。例如,它可能是食道肌肉组织瘫痪或心脏神经麻痹。因为它负责心肌的活动......”

金茨堡说,至少有30-40%的人被禁用辉瑞疫苗。他们都是过敏症患者、老年人。欧洲人自己也很害怕,辉瑞疫苗在临床试验中的成分与后来投入商业生产的成分不同。人们根本不清楚他们将被注射什么,之后他们会发生什么。

与此同时,尽管“卫星- V”疫苗是根据已经成功使用了半个多世纪的传统技术开发的,但仍在针对俄罗斯疫苗进行信息战。

不是Twitter(似乎是无意的)暂时阻止了“卫星-V”帐户,就是华盛顿禁止乌克兰人购买俄罗斯疫苗,或者布鲁塞尔禁止匈牙利人购买。提出了给接种瑞辉疫苗的人发放“健康护照”的建议,那些没有这种护照的人就不能进入欧盟。微软突然也编造了一个有关俄罗斯黑客的“故事”,似乎俄罗斯试图从西方开发商那里窃取有关疫苗的信息。

如果在此之前俄罗斯就已经研制出“卫星-V”疫苗,为什么黑客还需要未完成的研制工作的数据,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此外,去年在研制阿斯利康疫苗方面遇到问题的英国同事向加马列亚中心寻求帮助。如果没有俄罗斯的技术,英国到现在也不会看到自己的疫苗。

然而今天没有谁还记住这一点。没有人承认俄罗斯人取得了又一项科学突破,现在正慷慨地帮助所有人。

取而代之的是一场疫苗战。

从各方面看,辉瑞公司管理层起初已经意识到了使用自己疫苗会引起的问题。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伯拉(Albert Burla)就在临床试验结束当天,公司股票飙升15%之时,抛售了自己在公司里的550万美元股票。执行副总裁抛售了220万美元的股票。

测试任何疫苗的主要阶段都是大规模的人体试验。辉瑞顺利地躲过了这一阶段。今天他们使用疫苗的方式看起来更像是在进行大规模测试——无需警告患者,无需承担风险,完全置人们的生命和健康于不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