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今天,这位美国版钟南山笑得像个孩子:“我解放了”

subtitle
国防时报看点 2021-01-22 15:14

当地时间2021年1月21日,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白宫简报室出席新闻发布会。会上,福奇笑容满面,显得非常愉快,与特朗普在任时常常出现在镜头前的愁容呈现出戏剧性的差异。

台下记者问,你今天已经开了好几次玩笑。你觉得在这届政府和上届政府当疫情问题的发言人的不同,能谈谈你现在感觉多自由吗?

福奇开怀大笑,说道,我很认真的,我没有在开玩笑。其实我不想往回看。但不管是关于羟氯喹还是其他类似的东西,都让人很不舒服,因为它们没有科学依据。我一点也不喜欢跟总统唱反调。但你可以站在这里,谈论你所知道的,谈论科学,让科学说话,这确实让人感觉解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福奇还表示,在前总统特朗普离任后,他觉得自己可以坦诚地谈论新冠疫情。拜登政府致力于“完全透明、开放和诚实”,这与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截然不同。

安东尼·福奇博士是美国科学院院士,也是一位顶级传染病专家。自1984年起一直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曾获总统自由勋章、美国国家科学奖章等。

在网络上,常常有人把他和钟南山对比。虽然同为国家抗疫“关键先生”,比起钟南山在中国受到的敬重,福奇可就惨得多了。

在新冠肺炎暴发初期,美国政府将疫情问题政治化,刻意淡化疫情造成的社会影响。尽管福奇不断向公众呼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但在特朗普等政客的刻意引导下,他的声音得不到重视,连戴口罩都很难成为社会共识。

特朗普还经常在新闻发布会上抛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引起福奇一度在发布会时失笑,可能是因为笑得太夸张,他不得不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这张照片经媒体公布后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我总不能跳到麦克风前面把他推下去。”福奇用这句话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为了向美国民众传达正确的信息,福奇一次次挺身而出,跟总统唱反调。

比如2020年3月初,白宫自信地表示美国试剂盒充足,公众想检测就能检测。但3月12日,福奇却诚恳地承认,目前检测能力满足不了检测需求。

再比如,特朗普前脚告诉美国民众,羟氯喹与阿奇霉素配合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后脚福奇就立即辟谣:“这都是传闻,如果你真的迫切想知道药物是否有效,那就必须要进行足够的实验。”

特朗普四处“泼脏水”,故意把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还试图拉拢福奇,让他承认,中国早该在去年11月就把疫情报告给美国。但福奇有自己的判断,他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早就知道疫情,这有悖事实。

当《科学》杂志的记者采访福奇时问他:“你没有用过‘中国病毒’的说法,是吗?”

福奇回答:“从不。”

“您永远不会这么说,是吗?”

“是的。”

尽管特朗普一直没有弃用福奇,但他对福奇的一次次打压,也带动他的狂热支持对福奇攻击升温。福奇和他的家人被一些极右翼分子和阴谋论者盯上,并向他发出死亡恐吓,福奇不得不雇佣保镖来保护家人的安全。

对自己、妻子和3个成年女儿被外界骚扰,福奇感到非常惊讶。这位80多岁的老人直言,美国存在某种程度的“反科学”情绪,“我认为这不仅仅与科学有关,也与权威和对权威的不信任有关。”他在CNN节目中谈及这件事的时候,忍不住发问:“这还是美利坚合众国吗?”

2020年8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用3句话道出了上述两位科学家“天差地别”的境遇:“中国版的‘福奇’、钟南山博士因抗击新冠疫情作出的杰出贡献被授予‘共和国勋章’。他是第一个发出(新冠病毒)人传人警告的人。而福奇博士则被骚扰甚至收到死亡威胁,我们感到很难过。”

对比之下,哪个国家尊重科学家,哪个国家反智,一清二楚,也难怪美国如今陷入疫情的泥沼里难以自拔。

如今,新总统拜登上位,立马下令把美国“拉回”世界卫生组织(WHO),更派出首席医疗顾问福奇率领美国代表团,参加正在举行的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会议。

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对抗击疫情态度可谓180度大转弯。美国疫情的“吹哨人”福奇也重新得到了肯定与重用。


新闻发布会上福奇的满面春风,只是接下来要面对的美国疫情现状依旧让人头疼不已。希望美国能正视自己在去年犯下的种种错误,与中国,与世界重新携手,积极参与到全球抗疫斗争中来。(海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