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子乏力以为感冒,病情急转直下,家属准备放弃时,医生:有惊喜

subtitle
听李医生说 2021-01-22 20:00

58岁女子,姓姜。没错,姜子牙的姜。

姜女士身体一直很好,直到去年单位体检发现了肺癌,幸亏发现的是早期肺癌,在医生的建议下,动了手术,切了。

一切顺利。

手术后姜女士一直担心肺癌会不会复发,最初几个月都是忧心忡忡。幸运的是后来几次复查都提示肺部情况良好,没有转移迹象。姜女士才总算舒了一口气。

人能健康地活着,才知道生命的宝贵。

姜女士说,赚再多的钱,如果健康没有了,都是虚的。

话刚落音,命运又捉弄起姜女士了。

1个多月前,姜女士开始出现嗓子疼,乏力,畏寒等表现,起初以为是普通小感冒,自己泡了些中成药喝了,按平时的经验,三两天就好了,但这次,硬是拖了一个星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甚至开始有恶心、呕吐了,姜女士才开始着急起来。按理来说不应该啊,姜女士是死里逃生的人,应该更警惕啊。但谁也不能事后诸葛亮。谁就知道这么一个小感冒能捅出篓子来呢?

姜女士这回才开始慌了,普通感冒哪能拖这么久啊,而且还呕吐,全身乏力,这还得了。肯定是得了什么病了。

赶紧往医院跑。

到了医院一查,除了抽血,还做了胸部CT,胸部CT看到有点轻微炎症,但不像是肺炎导致的症状,肺炎多数会有明显的发热、咳嗽、咳痰、胸痛的啊,但姜女士都没有。

你哪里最不舒服?医生问。

就是累,没力气,而且畏寒,这两天还有恶心、呕吐。姜女士愁眉苦脸地说。

抽血结果也出来了,其他指标倒还好,有一项让医生大吃一惊。

血小板只有20x10E9/L(正常100-300),眼前这个病人血小板计数只有20,这是非常低的了。

你身上有没有出血啊,有没有什么瘀点瘀斑的?医生撩起姜女士的裤腿问,试图看看她什么有什么出血没有。毕竟血小板属于凝血系统的一个关键因子,如果血小板很少,那人体是可能出血不止的。

问题是,为什么姜女士的血小板这么低呢?

不知道。医生很老实,直接说不知道,不好说,可能是感染导致的。

于是建议去血液内科看看。

就在姜女士准备去血液内科看的时候,病情就加重了。

姜女士感觉全身更累了,全身像虚脱了一样,连上个厕所都困难,都要家里人搀扶着。这肯定不是什么小病啊,哪有人生病会这么虚的啊,好像大病了一场一样。姜女士老公发牢骚说,应该早一点来看,你看都拖成什么样儿了。

不行,得转院,在这里耽误了几天了,我这个力气一天不如一天,感觉快死了。姜女士抬起头,有气无力地告诉丈夫。

转院!

一想到姜女士既往有肺癌病史,她丈夫就头痛,别搞不好是肿瘤复发啊。可是胸部CT也做了,没看到肺癌复发啊,医生也说了不大像肿瘤的问题。

别想那么多了,先往大医院转过去再说。儿子说。

当天晚上就办理了出院,联系了大医院的急诊科,直接驱车前往。

在救护车里面时,可能是环境幽闭还是别的原因,姜女士开始觉得有些胸闷,甚至有些气短,总感觉说话上气不接下气。丈夫也看出这点来,寻思着,难不成这病进展这么快啊,才几天时间就这么严重了。只好嘱咐夫人少动少说话,别浪费气力。

届时,姜女士自己想喝口水都困难了,都需要旁人帮忙。

到了医院急诊科时已经是凌晨1点了。

可能是吹了风还是咋地,姜女士越来越觉得呼吸不够气了。急诊科医生一看这个阵势,患者从别的医院转过来,一下车就是呼吸困难表现,立即给安排了心电图检查,不管是不是,首先得怀疑心梗。

有没有胸痛?医生问姜女士。

没有胸痛,就是觉得气不够用。姜女士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人憔悴了许多,感觉这几天来老了几岁一样。

既往有没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的?医生再问。

都没有。

心电图出来了,正常的,就是心率快一点,100次/分,其余无特殊,不是心梗的图形。

心电图等下还要再做一遍的,还要抽血,化验血常规、心肌酶、肌钙蛋白、肝肾功能等等常规项目,今晚住院部没床,今晚得住急诊留观,明早有床再转上去。医生说。

能来到大医院已经不容易了,待在急诊科都好过老家的医院。丈夫说。

很快抽血结果出来了,血小板还是低,但是比之前好一些了,升高到了80,这都得益于之前老家医院的功劳,人家用了一些升高血小板的药物。医生解释说。

心肌酶、肌钙蛋白几乎都是正常的,所以不支持心肌梗死。心肌酶、心肌钙蛋白都是心脏肌肉里面的组织,一旦有心肌梗死,这些组织就会释放出来到血液中,如果它们正常,基本上意味着没有心肌梗死。

但是有一个指标非常非常高,高到医生都后背冒冷汗了。

脑钠肽!脑钠肽非常非常高,检验科只报告了它大于检测值,也就是说,高到爆表了!

医生把这个化验结果告诉姜女士时,姜女士一家人都害怕了,问医生这意味着什么。

急诊科医生说,这意味着你可能是心力衰竭。你这个胸闷气短应该是心力衰竭引起的。脑钠肽这个东西,也是心脏组织释放的,一般它的升高意味着心衰。

好端端的我怎么会心衰呢?姜女士很疑惑,但此时她真的是差点喘不过气了,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自己的病情了,医生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一般人呼吸困难不外乎心脏和肺脏两个问题,你之前做过胸部CT而且是增强CT,只看到轻微的肺炎,没有严重的肺炎,也没有肺栓塞等情况,也没有肺不张、气胸等,所以不大可能是肺部疾病导致的呼吸困难。那就只剩下心脏的疾病了,这么高的脑钠肽,很容易就联想到心衰。

至于什么原因导致心衰呢,目前暂时不知道,最常见的就是心肌梗死,你现在的心电图不像心梗,但不排除等下就会加重了,所以必须得密切监护,动态观察心电图和复查心肌酶等指标。

医生说话这段话,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

原本就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姜女士也吓得魂不守舍。自己躲过了肺癌那一劫难,没想到今天还会再次直面死亡。

心脏都衰竭了,人还能活么?丈夫战战兢兢地问医生。

难讲,得看情况,有些心衰去掉了病因可以恢复,有些不能恢复,有些甚至会猝死。医生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同时给姜女士用了面罩吸氧,抽血查了动脉血气,氧分压只有70mmHg,这算是比较严重的缺氧了。

再严重下去的话,可能就要气管插管接呼吸机了。医生提前跟姜女士丈夫说。

这句话彻底把姜女士丈夫的情绪推到了冰点。

一家子感觉死亡随时会笼罩过来,了无生气。

2个小时后医生又复查了一个心电图,依然没有看到心梗的表现。

如果不是心梗的话,可能会是什么原因呢?急诊科医生自己也头大。这么高的脑钠肽,必定是心衰的了。关键是为什么会心衰。这是个疑问。急诊科医生自己也不想多思考了,赶紧让心内科医生下来会诊,如果有床,最好收上去密切监护。

心内科医生闻讯赶来,同意心衰的诊断。

至于什么病因引起的心衰,恐怕等进一步检查,比如先做了心脏彩超再说。

就在他们俩讨论姜女士病情的时候,姜女士的状况更差了。

护士出来喊,医生,病人呼吸困难加重了,要抢救!

这一喊,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急诊科医生三步并作两步冲入了抢救室,见到姜女士端坐在病床上,气喘吁吁,脸色发绀,眼神都迷离了.....一旁的心电监护看到心率快到130次/分,血氧饱和度掉到了80%。

要知道这是高流量面罩吸氧了啊,患者严重缺氧啊!

立即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医生下了决断。家属刚刚已经签了字了,同意插管上呼吸机,也同意进入ICU进一步治疗。

患者此时缺的是氧气,氧气进不来肺脏,患者自然会缺氧。这时候如果能接上呼吸机,让呼吸机给患者打气,打入氧气,或许可以改善缺氧的问题。

没有丝毫犹豫,急诊科医生立即找到了抢救设备,气管插管箱。几个手脚麻利的护士也准备好了相关的药物,还有人推了呼吸机奔驰过来。

一切准备就绪!

急诊科医生三两下就用药物放倒了姜女士(镇静),然后经口插入了气管插管。

接上呼吸机!

先给100%氧给她吹一吹!急诊科医生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边调整呼吸机参数。

情况终于逆转过来了。

经过抢救后,姜女士的血氧饱和度迅速升至100%,心率也逐渐慢至100次/分,血压却低了下来。

给她用一管去甲肾上腺素,提升血压。急诊科医生开了医嘱。一般用了镇静药的患者,再加上呼吸机的使用,血压都会低下来,这时候用点升压药是对的。

姜女士暂时稳定了。

但她老公和儿子却吓得够呛。

他们刚刚目睹抢救的这个过程。

本来医护人员抢救,家属不应该目睹的,但刚刚情况太突然,护士没有及时把他们请出抢救室,那个时刻谁也顾不上他们了。所以他们就怔怔地站在门口,看了这一切的发生。

谢谢医生。丈夫红着眼睛说。

什么都别说了,先去ICU吧。病情太重,估计心功能很差,需要进一步检查。而且随时可能不行。要有心理准备。医生缓缓地说。

此时此刻,除了答应去ICU,没有别的办法。

签字同意。

当晚就送入了ICU。

此后几天,姜女士就住在ICU了。她一天都没有醒来过,因为医生一直用着镇静镇痛的药物。ICU是特殊的,可能会打各种针,各种穿刺,病人一般比较疼痛,清醒的病人会感觉到害怕,这是正常的。所以对患者实施镇痛镇静是必要的。

期间姜女士的病情感觉好了一些,但是一旦脱离呼吸机,她整个人就不好了,呼吸变得非常急促。没办法,只好重新接回呼吸机。

医生再次做了心电图,还是没有心梗。

也推出去做了心脏彩超,本因为心脏彩超能看到一些病变,毕竟患者考虑是心衰啊,可是彩超结果赫然打脸了,患者心脏跳动好着呢,心室壁运动也非常好,看不出一丁点心衰的迹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脑钠肽这么高,提示心衰。可是心脏彩超却说没有心衰。信谁?

都信,也都不信!医生解释说,临床医生不能光看一个指标,要综合起来看。否则还要临床医生感冒,直接用机器人替代算了。

你夫人这个呼吸困难,除了要考虑心脏问题,还要警惕肺部问题,毕竟还是有肺炎的。有些人CT看起来肺炎不严重,但可能症状比较明显,不排除是这种情况。ICU的主任跟家属解释。

另外,她毕竟有肺癌病史,搞不好有癌症转移了,甚至说转移到心脏都是有可能的,心脏彩超也不是说看得100%准确。

如果真的有肺癌转移了,那就属于晚期癌症了,那治疗好转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医生说。

那现在看起来有转移的证据么?姜女士丈夫都快哭了。他也根本没有想到过病情会这么严重,不就是一个感冒么,怎么越搞越多问题呢。他到现在都还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医药催费单却在时刻提醒着他,这就是真的。

现在还不好说一定是转移,等病情好一点,我们推病人出去做个全身CT,看清楚一点再评估。主管医生说。

又治疗了3天,依然一点起色没有。

医生说,患者情况不容乐观,治疗效果不佳,家属需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姜女士丈夫急了。

儿子也着急了。

俩儿子也踌躇商量着:老家讲究落叶归根,万一情况越来越差,他们就放弃治疗,让老妈在家里度过最后的时光。

这些决定只能背着老父亲偷偷商量着,即使家里后事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姜女士丈夫眼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关键是病人一直困在ICU,每天只能探视20分钟,不能时时刻刻陪着。这边有时候想找医生也找不到,实在是干着急啊。很多问题想问医生也没找对人,都是吃闭门羹!

转院?

再次转院?

父子俩做出这个决定前,他们纠结了很久,一方面是刚提出转院时患者的情况愈来愈差,二是实在不知道决定是否正确:是转回家还是转院拼一拼?

在姜女士丈夫的坚持下,父子俩一跺脚,转!

这话得从另外一边说起。姜女士的儿子认识一个医生,是当地另外一家三甲医院的ICU医生,我们给他一个名字吧,就叫华哥。

姜女士的儿子把她妈妈的病情跟华哥说了,差点哭了,说希望能到华哥的医院接着治疗,死而无憾。

华哥说,你现在所在的医院已经是比较厉害的医院了,危重病人转运可是有风险的啊。

我不管,死就死了,我也要死在你医院。姜女士儿子说。

好吧,那就过来吧。

联系好了120车,评估了患者情况,还行,当天就办理了转院手续。

到了华哥的医院,姜女士的儿子终于松了口气,一见面就坦诚交代,这几年做生意赚了点钱,本来想盖房子的,现在一看算了,能把我妈治好,这几十万都花了也无所谓。

华哥觉得有压力,但也是动力。既往朋友这么信任,除了全力以赴,没有他法。

主任也提前知道了这个病人,因为华哥已经打过招呼了。

病人一过来,科室就开始讨论了。诊断什么呢?真的是心衰么?

姜女士此时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镇静药持续用着,升压药用着,呼吸机打着.....她当然不会知道病房其他人在干什么。

有人发言了,患者既往没有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等基础病,突然发生心衰的可能性太低了,心衰得有病因啊,心脏彩超不是也做了嘛,都正常的啊。

这个逻辑是没问题的。主任说,但怎么解释患者那么高的脑钠肽呢?这个指标高到爆表还是有显著意义的啊。

会不会是心肌炎呢?有年轻医生提出。

那不会。有人马上反驳了,心肌炎得有炎症吧,心肌细胞的炎症会导致心肌酶显著升高的,但那边医院多次复查都是基本正常的啊。而且心脏彩超也没有看到心肌活动障碍啊。所以心肌炎的诊断不成立。

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那会是什么原因导致心衰呢?甲亢?高血压?内分泌系统其它疾病?有人又问。

我们先别纠结什么原因,先看看到底是不是心衰吧?主任发话了。

我们自己再次给病人做个心脏彩超看看,其它指标都复查一遍再说。

当天就做了心脏彩超,基本上还是正常的。

患者真的不像心衰啊。

可话刚落音,患者蒋女士突然又呼吸急促起来了!

什么情况?华哥过去一探究竟。

护士说可能是镇静药剂量小了,患者有点醒了,刚刚吸完痰患者就呼吸急促了。而且大汗淋漓。

华哥用听诊器靠近姜女士肺部,一听,满肺都是湿罗音。

这就是典型的心衰发作表现啊!!

华哥也纳闷了。

同志们,我们不要专门盯着患者的心脏和肺来看了。主任又说了,看看患者的四肢肌肉力量吧。兴许会有新的发现。我看患者病史汇报,一开始患者就有非常明显的乏力.....

家属说的乏力,你们想到的是什么?主任微笑着说。

四肢无力。华哥挠了挠头,豁然开朗。

一般人可能会以为生病都会有乏力,这很正常。其实这是非常不正常的,再难受的疾病都很少会导致虚弱到走不了路的.....主任顿了顿,接着说,除非本身就是神经肌肉方面的疾病。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主任说的是对的,病情得多重才会走不了路啊。除非一开始就是神经肌肉的问题,肌肉没有力气,才会走不了路。

脚没力气,走不了路。手没力气,吃不了饭。那如果是呼吸肌肉没有力气呢?主任问。

一旁的规培生低声说,会呼吸困难。

答案是很明显的。

病情分析到这里,主任若有所思。

但为了尽快查明病因,还是得找专科医生会诊,主任说,我们ICU不能什么都大包大揽,要知道术业有专攻,还是得请神经内科老师过来会诊,看看是什么病,比如说会不会是吉兰巴雷综合征可能。

华哥赞叹主任的思维,似乎已经水落石出了。

吉兰巴雷综合征?有人疑惑。

是的。主任点点头。这个病的本质就是周围神经发炎,导致患者四肢肌肉无力,甚至呼吸肌肉也没有力气,呼吸肌肉如果没有力气,会表现为气短、胸闷,严重就是呼吸衰竭了。患者现在看起来不支持心脏、肺脏的疾病导致,那就要警惕这些神经系统疾病了,此外还要考虑重症肌无力、脊髓炎等可能。

反正就让神经科医生看看吧,他们更专业,他们说了算。

华哥第二天就请了神经内科医生过来,他们评估了病情,认为的确要考虑神经系统疾病可能,这个吉兰巴雷综合征首先要考虑。

完善些检查吧,腰椎穿刺化验脑脊液,还有肌电图,如果家属经济可以,可以抽血化验一些特异性的抗体,对这个病诊断比较有意义,就是价格比较贵,要送到外面公司检查的。

这些检查做下来,如果都阳性,诊断就八九不离十了。会诊医生抛下这句话就走了。

华哥把这话带给了姜女士的儿子,他很开心,以为马上就找到了病因了,花多少钱都愿意。

华哥为了不把话说死,加了一句,诊断只是最初考虑,不一定就是,即便明确诊断,治疗效果也未必非常好,毕竟耽误了一段时间,得边走边观察。

明白明白,尽力就好。她儿子说。

第二天上午,华哥推着病人,戴着呼吸机,静脉泵着升压药、镇静药,浩浩荡荡就出去做肌电图检查了。


转运风险的确存在,但如果不做肌电图,难以明确检查。

所以姜女士儿子还是很果断签字了。

华哥也是做好了随时抢救病人的心理准备。

还好,前后花了30分钟,肌电图做好了,总算安全回到病房。做检查期间,肌电图医生就说,这个肌电结果很符合吉兰巴雷综合征,估计就是了。

这句话让华哥高兴了很久,这是一个惊喜的诊断。

抽血结果还没那么快出来,要不要先治疗?华哥跟主任说。主任又找了神经内科的医生一起沟通。决定是,应该就是这个病了,可以先治疗。治疗方法就是让家属去外面药店买丙种球蛋白,都是自费的,一天用10支,接近7000元。

这就叫做丙种球蛋白冲击治疗。

吉兰巴雷综合征的本质就是周围神经发炎,用丙种球蛋白或者大剂量糖皮质激素都是可以的,但首选还是丙种球蛋白,虽然贵,但是有贵的道理和疗效。

用了3天药,华哥观察到蒋女士的脚开始能动了。

这时候抽血结果也出来了,抗体是阳性的。这更加佐证了诊断。大家对吉兰巴雷综合征诊断更加深信不疑。

继续用药。

到用第5天药时,姜女士的呼吸肌肉力量有所恢复了,表现为吸痰时会有轻微的呛咳动作了,而在这之前,姜女士一丁点呛咳反应都没有,就好像一个死人一般,怎么刺激气管都不会呛咳。

不会呛咳,意味着呼吸肌肉一丁点力气都没有。

住icu2周,姜女士的呼吸机终于脱掉了。

那是因为她的呼吸肌肉力气恢复了,能咳痰了,肺炎也改善了,自然就脱掉了呼吸机。

她终于活了过来。

心脏功能自始至终都是不错的,后面复查的CT也没有看到肿瘤转移迹象。

为了这个疾病,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从入院到病例讨论,从调整用药到最终诊断,从今以后,大家记住了一个神经内科的疾病。从今以后,大家记住了一个神经内科的疾病。

吉兰巴雷综合征。

(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