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才是狐假虎威的最高境界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1-22 20:00

文/林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福康安,姓富察氏,字瑶林,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傅恒之子,富察皇后之侄,历任云贵、四川、闽浙、两广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

曾参加平定金川、廓尔喀、苗疆等多次大小战役,为维护大清一统立下不朽功勋。

嘉庆元年(1796年),福康安受封贝子爵位,当年五月病逝,被朝廷追封嘉勇郡王,享受入祀昭忠祠、贤良祠特殊待遇。

福康安因战功卓著,地位不断攀升,免不了脾气见长,喜欢摆谱。

《清代之竹头木屑》记载:清代武官没有坐轿子的先例,福康安则属于例外,而且出行时排场不小,轿子需轿夫三十六人,这些轿夫分成四班,轮流值班,换班后就骑着马跟随后边,随时轮换。

每一名轿夫都配有良马四匹,以保障抬轿的时候体力充沛,健走如飞,一天可以奔走一百多里,保障将军督战。

《栖霞阁野乘》记载:福康安效仿南梁名臣韦睿,督战的时候,从不骑马,而是乘坐轿子,正因如此,他手下的轿夫都非常豪横。

嘉庆元年,廓尔喀匪徒入侵藏区,福康安奉诏出击。

这一时期,福康安部下一个轿夫小头目,抢夺一个当地女子的首饰,当地巡视都司徐斐闻讯后前往处理。

按照当时的律法,军中的人犯法,地方官员无权处理。

徐斐只是进行劝阻,却被轿夫头目拖下马,暴打了一顿,衣服都撕破了。

当时,和福康安一起出征的川北道道员杨荔裳有个副手,叫姚亦如,此人性情刚直,嫉恶如仇,做事情勇于承担责任。

杨荔裳不想参与其中,怕福大人怪罪,而姚亦如则不信邪,他派人将那个轿夫头目抓起来。

轿夫头目有恃无恐,依旧咆哮不已。

姚亦如大怒,喝令手下:“用棍子削他!”

众人早就看不惯这些轿夫专横跋扈,此刻得令,一通狂殴,打到四十下的时候,才停下来,人们发现,轿夫头目已经一命呜呼了。

姚亦如随即前往福康安行营报告,福康安还算大度,说:“抢夺斗殴,依照军法是应该从重。”

几天后,其余的轿夫们不干了,他们不出来抬轿子,搞罢工。

有人向福康安抱怨说:“我等舍命跟随大人,而如今大人的属下就能随便杀我等,我等性命不保,请将军大人给我等做主!”

福康安见众怒难犯,于是就问:“是谁下令处死轿夫头目的?”

姚亦如回答说:“是下官命令的,和杨大人无关!”

福康安怒斥道:“为何不事先向本官报告?”

姚亦如说:“一点琐事,一个贱人,不敢因此打扰大人。”

福康安不得已说了一句:“你责罚此人没毛病,把人活活打死就太过分了!”

福康安随即免去了姚亦如的官职,福康安这么做,无异于纵容属下。

清人李伯元曾评价福康安:“恃功而骄,往往擅窃威柄,大军所至,勒令地方官盛饰供张。偶不当意,必取马捶击之,若挞羊豕。”

这话的意思就是:福康安仗着有军功,骄纵跋扈,所率大军沿途搜刮官吏,满足其奢侈铺张,稍不如意,就对州县官吏殴打,如同殴打猪羊一般。

嘉庆帝曾斥责道:“自福康安屡次出师,始开滥赏之端,任性花费,毫无节制……向各省任意需索,供其支用,假公济私,养家肥己,其后各军营习以为常!”

福康安在任时期,军中腐败成风,勒索地方滥赏、将士,纵容属下多行不法,作为清军最高统帅,他难辞其咎,在其一生的功劳簿上,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