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郑鹤声:洪秀全究竟有没有胡须?

subtitle
明清史研究辑刊 2021-01-22 09: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编者按

1951年5月1日《文史哲》杂志创刊,其中刊有郑鹤声先生《天王洪秀全状貌考》一文,此文原是应南京博物院之约而作,其时该院正筹备太平天国革命纪念展,拟为洪秀全画像。文中对洪秀全长没长胡子进行了详细考证。1958年“史学革命”期间,该文却被作为烦琐考证路向的代表,屡遭讽刺、挖苦和批判。范文澜、翦伯赞、黎澍等史坛领导人及一些史学名家,都曾对这一问题发表过意见。本期推送该篇富有象征色彩和标志意义的文章,以供读者了解此一公案的源头,并纪念郑先生120周年诞辰。

作 者| 郑鹤声(1901-1989),著名历史学家、文献学家,山东大学历史系教授

原 载|《文史哲》1951年第1期,第44-47页

原 题| 天王洪秀全状貌考

清季革命党人创办《民报》于日本东京,揭载天王洪秀全像(《民报》第五号起),民初某君译日人稻叶君山《清朝全史》,亦插洪秀全像(《清朝全史》下册)。国人不察,转相流转,以此为天王本来面目。凌善清撰《太平天国野史》,卷首亦采用其像,并为之说明云:“洪秀全,广东花县人,身材适中,美秀而文,两目斜上,严重有威。”(《太平天国野史》卷一《天王本纪》)

此种谬传起于日本人的误会,中国人的误信,这是我国清末民初一般学者“读书不求深解”的毛病,也是我国学术幼稚没有独立的一种象征。因为当时学者只知稗贩,不加研究,不独洪秀全一像为然。至于近年,大家才知道这是“天德”的像,法人卡勒和伊凡(Callery and Yvan)著《中国叛党起源志》(L'lnsurrection En Chine:Depuis Son Origine Jusqu'á La Prise De Nankin)说:“金田起义时,两广天地会,纷纷起义,宣布他们的皇帝名天德……且将画像广播于众,其目的在示人民以恢复明朝衣冠。”而非天王洪秀全的真像。

关于洪秀全状貌,诸书记载颇多,以天德王像为天王像一事,凡研究太平天国史事者,类能言之。一九四五年萧一山撰《洪秀全在花县水口庙题诗跋》云:

本件上有红须两字,极可注意。洪秀全之相貌,据《贼情汇纂》,谓身材魁硕,赤面高颧,有须。此诗又注有红须二字,与《汇纂》合,是秀全必有须无疑。《太平天国野史》谓其身材适中,美秀而文,两目斜上,严重有威,而不言有须,实为揣想之辞。其卷首所摹天王画像大约取自《清朝全史》,而《清朝全史》又取自法人Callery and Yvan之《中国叛党志》(有英德文译本)。然《叛党志》所揭天德画像,画中述天德事迹及口供甚详,则洪大全也。大全曾称天德王,与秀全并起,实为天地会之首领,因此托于明裔,故服明朝衣冠,被俘时年方三十岁,与画像壮年之貌及龙袍高冠者相合。若是秀全,则应有须而载风帽矣(俞大纲君论洪大全事迹见三十三年九月一日《大公报》图书副刊,可参看)。故世人以为洪秀全者皆误也。”(《非宇馆文存》卷七)

又云:

近人书中所载之洪秀全像,完全是不对的,此像初见于法人的《叛党志》,署名天德,谓系天德皇帝,到处发布,以题示明朝衣冠者,年貌都和洪大全相合。假如是洪秀全,就必戴风帽,有胡须。是一个40岁以上面阔高颧的人,而绝非穿戴明朝衣冠三十岁左右面貌清秀的人,那无疑的是洪大全的像了。(《清代史》第六章第二节《太平天国之前驱》)

一九五〇年北京举行太平天国金田起义百周年纪念会时,刊布《太平天国革命运动论文集》,前面虽插入此图,而声明为天德像,并说明:“此像从1906年《民报》第五号起,就误为洪秀全像,据《贼情汇纂》《蛮氛汇编》《粤匪杂录》等书记载,都说洪秀全有须,可见不是洪秀全。”

此以无须有须分别天德与洪秀全两像的不同,不过就其大概言之,其实据诸书所载,天德与洪秀全状貌,根本就不相同。照《中国叛党起源志》上所采天德像乃系一个瘦削清癯的人物,而洪秀全乃是一位魁梧奇伟的人物(见下文)。且其所着冠服,亦与太平典制不符,天王帽额式样,见《贼情汇纂》卷六《贼帽额图》,上有“天王”二字。

因此,这次南京市举行太平天国起义百周年纪念展览会,由国立南京大学艺术系诸位先生依据各种记录绘了一副“魁硕”的画像,才算是一种创作,可以纠正从前天德为洪秀全的谬误观念,是这一次举行太平天国起义百周年纪念中所应有的事。但是否逼真,乃又不敢决定了。南京泮池书店主人张舜铭君藏有洪秀全半身画像真本,题Hung Siu Jshucn The king of Great Peace字样,云得自前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之手,为陶氏所藏中国伟人画像之一。传说为洪秀全出发到湖南时真相,高颧方面,态度轩昂,短须微髭,具与记载相符,视为真件。但据罗尔纲先生说,其服装似尚有问题。现在且把中西各书记载洪秀全全貌的文字,摘录如下,以供参考。

一、太平及其友党人士所记的洪秀全

与秀全关系最亲密者,莫如干王洪仁玕(秀全从弟)。仁玕尝述秀全的病后状貌云:

秀全病既愈,其躯干益雄伟、操行亦纯谨,其友见之者,谓其躯长大,面微圆而白,鼻高耳圆而小,其声音响亮而沉重,笑时屋为之震,发黑须长,有极大之臂力与极敏捷之知觉,善人见之自亲,恶人见之自远。

又云:

秀全幼严正,而性情极和平亲爱,善诙谐而人不厌,及病后,则庄重宁静,与前判若二人,坐时体直容端,双手置膝,历数小时无惰客,步履不疾不徐,常露一种尊严态度。寡言鲜美,自治极严,而面折人过不稍让。善人虽贫,与之言终日不倦,恶人虽富且贵,去之若将凂也。(林利《太平天国外纪》卷上)

此述洪秀全状貌极为详尽,虽或不免有夸大的地方,但仁玕自幼即与秀全比邻而居,所见所闻,较为正确,且此等事情,为当地人所尽见尽闻,仁玕亦不能向壁虚造,故可信之成分,当属不少。

洪秀全画像

其次太平天国友党天地会统理军机都督大元帅万大洪会在九江府外贴出晓谕,末列洪秀全、萧朝贵、杨秀清、冯芸山(即冯云山)、石达开等年貌籍贯,其描述洪秀全年貌籍贯云:“洪秀全身高面麻,黄须,年四十一岁,广东花县人。”(《太平天国史料·太平天国文书》卷四)又满清咸丰二年夏季剿捕档内载洪大泉(全)于咸丰二年三月二十四日辰时在信阳州所为“供出盗营逆匪名单”,第一名为洪秀全,其原文云:“洪秀全年四十一岁,身高面赤,微麻黄须,广东花县人,自封伪太平王。”(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藏)此两种简历,所述洪秀全状貌大体相同,当非虚言,洪大全供词,真伪虽不可知,但万大洪晓谕,确是千真万确的。

二、满清方面所记的洪秀全

《贼情汇纂》总纂官清六品衔湖北即补府经历县城张德坚编纂《贼情汇纂》一书,记述太平朝史事,其书首载“剧贼姓名”,自称“详序里居、出身、官职,曾犯何处,现居何处,并及其性情状貌,俾我官军得以辨职,愈易歼灭云。”其最注意者,当为天王洪秀全。其述“首逆伪天王洪秀全”状貌云:“秀全实广东花县籍,现年四十三岁,身材魁硕,赤面高颧,有须,粗通文墨,素无赖,日事赌博。”注云:“年貌一节,程奉璜说。”(《贼情汇纂》卷一《首逆事实》)案,程奉璜系清六品江苏上元县(今南京)文童生,为《贼情汇纂》的分纂官,原在太平军中服务而投降清军者,故对于秀全状貌,言之当较为可信。又清方探报得洪秀全、杨秀清、萧朝贵、冯云山、韦正、秦日昌、石达开等年貌籍贯,有所谓“贼头目姓名籍贯单”者,叙述洪秀全的年貌籍贯云:“洪秀泉(全)伪称太平王,四十一岁,身高面赤,微黄须,花县人。”注云:“此姓名系伪记,不是真的,官兵查访不定。”(《天平天国史料》第三部分《清方文书》之三《探报》)与程奉璜所说,亦属相合。

除此而外,清人记录洪氏状貌者颇多,例如王韬云:“距金田数十里,有剧盗,伪号天德,素在大黄江口劫行旅,拥众积赀自雄,官军无如何,洪逆遂往投之,奇洪逆状貌,与之歃血订盟,结生死交。”(《瓮牖余谈》卷六《洪逆颠末记》)黄钧宰云:“秀全少尝读书,粗识文义,顾体质肥钝,了无异人处。”(《金壶七墨》卷四《洪秀泉》)李圭云:“秀全本郑姓,原籍广东花县,生于嘉庆十七年壬申,身痴肥,略识字。”(《金陵兵事汇略》卷一)樗园退叟云:“洪秀全者,广东花县人,生于嘉庆壬申岁,长须蜂目,面阔身肥。”(《盾鼻随闻录》卷一)谢稼鹤云:“粤逆洪秀全,广东花县人,约四十余岁,面阔须长,身极肥,稍知盲词笔意。”(《金陵癸甲摭谈》)等皆是。其余如杜文澜所撰《平定粤匪纪略》,白云山人所撰《荡平发逆图记》,记录秀全状貌,与李圭所说,完全相同。无名氏所撰《太平天国轶闻》,记录秀全状貌,与黄钧宰所说,亦不稍异。皆得之于辗转传述者。

三、外国书籍所载的洪秀全

太平军中往来外国人士甚多,洪秀全对于外籍人士接触亦频繁,然与秀全关系密切而能记载洪秀全状貌者,一见于瑞典人韩山文(Theodroe Hamburg)所著《洪秀全之异梦及广西乱事之起源》(The Visions of Hung-Siu-tshuen and Origin of the Kwang-Si Insurrection)一书(一译《太平天国起义记》)。再见于罗孝全(Roberts)所著《洪秀全革命之真相》,三见于福勒斯特(Forest)所著《天京游记》(见The Yangtze Chapt III)。

外国人画笔下的洪秀全

据《太平天国起义记》云:

秀全之健康,既已恢复,其人格与外貌均日渐改变。彼之品行谨慎,行为和蔼而坦白,身体增高增大,步履端庄严肃,其见解则宽大而自由。彼之友人后来述其状貌,谓秀全身材高大,面部椭圆,容颜甚美。鼻高,耳圆而小,声音清晰而洪亮,每发笑则响震全屋。发黑须长而作砂红色,体力特伟健,知识力亦绝伦,恶人避之若凂,而忠诚者则趋与交游。(《太平天国起义记》四《洪秀全之改变》)

又云:

洪秀全自幼即得人亲爱,以其品格坦白而正直故。彼性情活泼而友善,但不流放恣,因其才能优越于同窗学友,每以诙谐之言,向人调侃,常令人深觉其谑,但其友人仍甚喜听其所言,以其言每含有真确而高尚之思想,不得不承认其聪明特出也。自一八三七年得病后,彼之人格,乃完全改变,其态度高尚而庄严,坐时体直容壮,双手置膝,两脚分列而从不交股,辄正襟危坐,不俯不仰,亦不斜倚左右,如是者历数小时无倦容。彼目不斜视,亦不反顾,行时步履,不疾不徐,常现庄严态度。自后寡言鲜笑,多人觉其性情迥异前时,则每讥笑之,其行为奇怪异常。(《太平天国起义记》八《洪秀全之品格》)

《洪秀全革命之真相》云:“洪氏像貌如常人,身高约五呎四五吋、体格伟大,面圆,身材各部端正,颇美观,年龄约在中年,态度行动,雍容有君子风。”(简又文译载《逸经》第二十五期)罗氏于一八四六年(道光二十六年)在广州传教,为美国南方浸礼会牧师,秀全从其受洗。韩氏于一八四七年来华传教于广东东部南部客家人之间,与洪氏戚友颇多认识。两氏对于天王洪秀全见闻较为确切,其记录亦较为可信。《天京游记》称:“天王今年五十一岁,身材高大,体格壮健。”(《天京游记·天王宫》)凡此所记,无论是直接间接,都与太平人士所记录者,相差不远,亦可以见其正确的程度。

四、民国前后所记的洪秀全

满清时代对于太平天国行事,每多诋斥之词,故不足信,民国前后提倡革命,往往过于推崇,装饰面目,亦有向壁虚造之弊。关于洪秀全状貌的记录,不能例外。例如刘成禺(汉公)云:

洪秀全身干长大,富雄姿,豪迈博学,治《春秋》《汉书》。(《太平天国战史》)

李法章云:

吾闻天王魁梧而头童,眉目长细,美髯大口,类关羽状貌,天王岂其后身欤!(《太平天国天王列传》)

简又文云:

洪秀全体格形貌及风度,据中西人之可信的记载综合起来,可绘成肖像如下:身高约五呎四五吋,体格魁梧庞大(据罗孝全《洪秀全革命之真相》)。全身肥痴(据清官书)。国字面口(传说)。面长而阔(近椭圆形)。目大而光,耳圆而小,鼻高须长,发白发黑,臂力极大而知觉敏锐,其声洪亮而沉重,笑时声振屋瓦(见《起义记》)。手垂过膝(传说)。五官各部端正,颇为美观,“态度行动雍容,有君子之风”(据罗孝全说)。而最奇者,则据各种记载及传说,均一致无异的谓其有红须(如《天平天国诏谕》载秀全题壁诗附云“真主四十二岁红须”,按此指其入天京后之年岁也。沈懋良《江南春梦庵笔记》谓其“高颧黄须”。洪仁玕谓其砂红须,Sandy,又据洪族遗老曾于十三岁时亲眼见过秀全者,亦言其有红须,国字面口,此由洪显初君转述。又宋居仁老者亦云:“天王面长丰满,红须,身高,手垂过膝。”此由洪全福转述。)夫粤人甚至国人,须发每有作赭黄色或砂红色者,则洪氏须红之说,不足为异,矧证据确凿,则殊可信矣。(《太平天国广西首义史》卷五《金田起义记》)

凡此诸说,皆以民国革命家的口吻想象或综述之者。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到洪氏状貌的一个轮廓,但洪氏之有须,实为其全部状貌的一种特征。此种特征,似出于其父祖的遗传,其“耿直”“慈善”“勇于任事”的性格,似亦出于父祖的遗传。韩山文称:

秀全若祖若父,类皆德行甚佳,且得享遐龄者。高祖贤伦,以慈善名,赐济全族,享寿九十六岁,其曾祖父享寿九十余岁,其祖考亦享寿八十岁,秀全之父,年高德劭,有长须,为人公正耿直,受族人推戴,司理祖宗田产。(《太平天国起义记·洪氏之世系》)

亦为研究洪氏状貌所应了解的。

批判繁琐考证漫画

天王的状貌与其性情,似有相当的关系,洪秀全是太平革命的领袖,虽为书生,其报负自属不凡,生平最爱吟咏以发抒其志气,所以在他的诗文当中,就可以见他的个性。他在大病四十多天的时候,梦见各种幻象,一老人“遣天使接天王升天,命诛妖,复差天王降凡救人,”又朱书“天王大道君王全”,他觉得这是受天之命,要做人王,因改名秀全,并作诗一首说:

手握乾坤杀伐权,斩邪留正解民悬。眼通西北江山外,耳震东南日月边。展爪似嫌云路小,腾身何怕汉程偏。风雷鼓舞三千浪,易象飞龙定在天。

又说:

手持三尺定山河,四海民众共饮和。擒缚妖魔投地网,摧残奸宄入天罗。东西南北归皇极,日月星辰奏凯歌。直捣黄龙须尽醉,太平一统乐如何?

在此可以看出他的气概不凡,抱负远大,为后来建立太平天国的张本,与画像轩昂之气概,颇相符合。但秀全虽是广东花县官禄㘵人,但他的先世是潮嘉一带的“客家”,客家原是中原汉族避异族之乱南迁的,他们保持着强固的民族思想,因聚居山地,有坚毅勇敢勤苦耐劳的性格,常和本地人发生冲突,甚至械斗,所以秀全表面上虽属文雅一流,而性气亦颇暴躁。东王杨秀清常诡称天父下凡,至洪处问曰:“你与兄弟同打江山,何以杀人不与四弟(杨秀清)商议?须重责。”秀全跪求,北王翼王愿代受责,再三始罢。既上奏章云:“二兄性气太暴,王娘有孕,不宜用靴骤踢,虽是天父性气本暴,二兄行为果像天父,但须学天父有涵养。幼主亦像天父,然小时须教导,不宜由他毁坏物件,怒骂王娘。”秀全下旨奖誉,谓此语非四弟不能直说,当颁示天下万国,见我君臣契合好处”,遂刻天父下凡诏书散人。(张汝南《金陵省难纪略贼呓语》)洪仁玕尝谓:“天王论时势则慷慨激昂,独恨中国无人。”(《英杰归真》)亦可见其为人了。

天王状貌传说所以歧异,实由一般人士无缘识其真面目。天王自金田出发,道经两湖,尚不甚回避,故其真像尚能偶传人间,陶德曼所藏天王像,闻即在湖南道中所绘者。及到天京:禁人窥探,即入天王府,不甚出行,与人民大众,无接触的机会,甚至发生有无其人的疑问。据张汝南称:

洪贼由水西门(南京)坐黄轿,护拥人甚众,令路人跪迎,不许仰视。女人艳妆骑马,纱帕蒙面,随轿后直入督署(即天王府)不复出入,故疑天王是木身,无其人。(《金陵省难纪略附贼首居止》)

李圭亦称:

各巨酋以总督衙署为伪天王府,用锣鼓数百人,前导后护,迎洪秀全入居之。伪王娘数十人,悉以黄绢蒙头,跣足乘马入,自是遂不复出。(《金陵兵事汇略》卷一)

可见天王行动的秘密。

不但一般民众,无缘接见天王,即一般新进臣僚朝见时,亦多不能窥其真相,樗园退叟谓:

洪逆见人,以金纱障面,左右两人执之,逆党进谏者,亦以金纱障面,下跪讲话时,一人旁唱撤金纱,洪逆障面之纱亦不撤去,防人见其面也。广西老贼数人进谏,不用金纱。(《盾鼻随闻录》卷五《摭言纪略》)

亦可见其行动的神秘性。然据《法公使赴天京记》云:

有弗(法)国教师入城(天京)住两日一宿,回舟时携带书籍多种,皆系太平王编纂,卷首刻天王图像。(《太平天国史料》第四部分中外记载之五《遐迩贯珍》所载有关太平天国史料《佛兰西公使赴天京记》)

则天王像的流传,似甚普遍,但太平天国旨准颁行诸书,实未发现卷首有绘刻天王图像之事,所以某教师云云,尚待考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