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锡兰,为什么改国名为“斯里兰卡”?

subtitle
环球情报员 2021-01-22 00:59

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的热带岛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有“印度洋上的明珠”的美称,其第一大城市科伦坡更是有“东方的十字路口”之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斯里兰卡的位置

不过在历史上,斯里兰卡常常以“锡兰”的名字出现(英语“Ceylon”)。在中国古书中,斯里兰卡更是还有“狮子国”的说法。现在也能在斯里兰卡国旗和国徽上看到狮子的图案。

▲由于狮子和斯里兰卡历史的相关性,所以现在斯里兰卡国旗上也有狮子图案

斯里兰卡在1948年脱离英国统治时,还保持“锡兰”的国名。但1972年通过新宪法后,便摒弃国际上更广为人知的“锡兰”国号,更名为“斯里兰卡”,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一、狮子的后裔

古代斯里兰卡的诞生与印度文明息息相关,公元前300年-前200年的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便已经有了斯里兰卡的记载。根据僧伽罗人在公元6世纪成书的《大史》所言,斯里兰卡主体民族僧伽罗人的祖先维阇耶王子,是北印度公主和狮子通婚后的后裔。

僧伽罗人更倾向于认为自己祖先起源于印度北部。公元前14世纪左右,雅利安人开始进入印度北部。经过若干年的迁徙,这些雅利安人进一步南迁到斯里兰卡,并和本土居民不断融合,形成了日后僧伽罗人祖先。

▲现代僧伽罗人在斯里兰卡各地的占比(%)全国大约有1500万人

迁入南亚的雅利安人使用的是梵语。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把梵文中的“Sinhala(狮子)”音译为“僧伽罗”,斯里兰卡在中国古代也被称作是“狮(师)子国”。

罗马人的“Serendivis”,阿拉伯人的Serandib,和波斯人的Serendip,也都和梵文“Sinhala”息息相关。“Sinhala”一词经过口口相传,逐渐成为阿拉伯语、波斯语等语言中“锡兰”一词所共同的语源。

由于南亚的气候适宜,当地僧伽罗人很早就开始种植水稻,并兴建了大量的水利设施以保障农业的灌溉。定耕农业居住点的出现,大大推进了斯里兰卡的文明发展进程,不但出现了文字记录,还诞生了早期国家。

公元前247年,统一北印度的孔雀王朝雄主、佛教徒阿育王,开始积极对外传播佛教文明。据《大史》记载,阿育王派遣的传教僧团给斯里兰卡统治者带去了佛陀的圣物。

▲孔雀王朝疆域

就此,僧伽罗人迅速皈依了佛教,直至今日。不过印度除了给斯里兰卡带来了佛教影响外,还有泰米尔人的侵略。公元五、六世纪时,生活在印度南方、信奉印度教的泰米尔人开始崛起,并多次渡海进攻斯里兰卡。

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战,泰米尔人成功在斯里兰卡北部站稳了脚跟,并带来了独特的印度教文明,与岛屿中南部的僧伽罗文化相抗衡。

▲现代斯里兰卡各地泰米尔人的占比,主要分布在距离印度南部较近的地区

阿拉伯帝国崛起后,穆斯林群体也来到了这一地带传教、经商,使得当时的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重要的贸易中心,宝石、肉桂以及其他香料等产品都是当时斯里兰卡重要的出口品。

在当时阿拉伯人不但几乎垄断了印度洋和东南亚的贸易,而且中国东南沿海广州、泉州等大商港也有不少阿拉伯商人往来。

在阿拉伯语中,这个岛名为“Sirandib”,其归根结底也是“僧伽罗”的另一音译方式。“Sirandib(锡兰)”的译名可能就在这一阶段从阿拉伯人中流传到了中国。

▲由于斯里兰卡地处海上交通要道,各国商人络绎不绝。古代斯里兰卡甚至还能仿制的4世纪时期的罗马硬币

在宋人赵汝适、明人马欢笔下,“锡兰”的音译逐渐取代了“狮子国”的意译。在西方,“Sirandib(锡兰)”的译名也通过阿拉伯人的传播而广为人知,并随殖民者而流传到世界各地。

二、纷至沓来的西方殖民者

印度南方的泰米尔人来到斯里兰卡后,僧罗家人和泰米尔人就在岛上征战了数个世纪,无法形成统一的国家,直到西方殖民者的到来。

1498年,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开辟了经好望角通往印度的新航线,使得葡萄牙人能够直接在印度洋周边地区和阿拉伯人争夺贸易控制权。1505年,葡萄牙人阿尔梅达到达斯里兰卡后,自此,斯里兰卡开始迎来了多灾多难的近代殖民史。

▲东部省巴提卡洛阿的葡萄牙(后来的荷兰)堡垒,建于16世纪

葡萄牙最初来到斯里兰卡时,也是一幅其乐融融的假象。但随着以科伦坡为中心的葡萄牙据点得到确立,葡萄牙殖民者立马便换了一副外交态度。

到16世纪末,葡萄牙人已基本占领斯里兰卡岛屿西部沿海地带。由于内陆山高林密,再加上是僧伽罗人的佛教信仰圣地,因此僧伽罗人一度进行了有力抵抗,不过他们还是势单力薄。

就在葡萄牙积极经营东方贸易的同时,后来居上的荷兰也不甘示弱。1602年,就有荷兰人偷偷和内陆的僧伽罗人建立了联系,密谋共同推翻葡萄牙人的统治。17世纪上半叶,葡萄牙人在以荷兰为代表的其他列强的介入下,逐步失去了在斯里兰卡的优势地位。

▲荷兰人的殖民范围

但荷兰的统治也未能长久,其在南亚的殖民遗产便成为了英法两国的瓜分对象。英国一方面同僧伽罗人讨论如何驱逐荷兰殖民者,另一方面自己也在积极计划在斯里兰卡的殖民活动。

▲斯里兰卡佛牙寺。起初英国承诺给予佛教遗迹保护,但不久后便在“禁区”内建了一所教堂

1802年,英法荷等国正式签订《亚眠条约》,斯里兰卡从此正式沦为英国直属殖民地。斯里兰卡沿袭了过去名称锡兰(Ceylon),并由英国国王兼任锡兰国王,成为英国王室财产的一部分。

英国将荷兰人驱逐出斯里兰卡岛后不久,便完全获得了斯里兰卡的统治权。随着英国殖民统治的日渐深入,斯里兰卡的僧伽罗文化也逐渐被淡化了。

三、从锡兰到斯里兰卡

英国是唯一一个完全控制了斯里兰卡全岛的列强,因此英国对斯里兰卡的影响也是前所未有地深入。早些葡萄牙人、荷兰人的活动主要局限于沿海,为了保证贸易畅通,因此殖民者常常需要扶植或利用本地族群中的贵族,本土的文化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摧残。

但随着英国权威在斯里兰卡的确立,斯里兰卡传统社会文化便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英语很快取代僧伽罗语成为斯里兰卡各个领域的通用语言。皈依基督教、能说英语的斯里兰卡人往往能获得更多利益。在传统上,本土的上座部佛教所本有的教育、救济等功能则被进一步侵蚀,不但无法获得过去一般优越的社会地位,甚至被边缘化。

▲2012年斯里兰卡族群分布图

在英国统治下,斯里兰卡的经济模式也逐渐从单一的小农经济模式逐步向种植园经济模式转变,逐步形成了“种植—加工—出口”的产业线。

斯里兰卡因此逐渐出现了具有现代资本主义特点的经济环境,加速了斯里兰卡的社会转型和变迁。与此同时,英国人为了推广种植园经济,还从南印度引进了大量泰米尔人,并通过扶持泰米尔人势力的方式制衡僧伽罗人。英国的这番操作,无疑给两大族群制造了潜在的摩擦。

这一阶段,斯里兰卡的茶叶种植规模极为庞大,并出口到了世界各地。在大英帝国的推动下,“锡兰红茶”作为斯里兰卡的特产便也作为该岛的名片而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锡兰的茶园

长达一百年时间的英语教育和种植园经济模式,给斯里兰卡培养了一批新兴本地精英。到20世纪初,殖民政府各部门,已充斥着大量的斯里兰卡本地精英。

其中有不少家族已经和英国政府建立起了十分密切的联系,内部也保持着互相通婚的传统,总而言之,这批本地精英已成为英国统治斯里兰卡所需倚仗的中坚力量。

进入20世纪后,由于民族主义思潮的传播,斯里兰卡民众对民族独立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有鉴于此,20世纪20年代,殖民政府也做了一些退步,进行了一些改革,赋予了本地族群更多的政治权利。此时斯里兰卡暗潮涌动,纷纷建立起代表不同立场的政治党派。但随之而来的是各政治派系之间出现了分裂。

保守派选择和殖民政府合作,左派、激进派则谋求直接推翻殖民统治以独立建国,中间派则主张先通过协商获得自治领地位,再建立起独立国家。

▲锡兰自治领首任总理唐·斯蒂芬·森纳那亚克

就在这时,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左翼政党——兰卡平等社会党为了区别“英属锡兰”这个名字、提高民族意识,使用了梵文中的“Lanka(兰卡)”一词来命名自己的祖国。

1952年,“Sri(斯里)”也被新兴的“斯里兰卡自由党”所引用,并作为“兰卡”一词的前缀。“斯里”和“兰卡”两词合称在僧伽罗语中意为“光明灿烂之地”。

英国在二战期间国力大损,面对风起云涌的殖民地独立狂潮,最终,斯里兰卡独立势力和英国政府达成了协议。1948年,锡兰以“自治领”的身份独立,但仍留在英联邦内。

锡兰独立后,由于对国家的领导权产生分歧,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族群开始了严重的内斗。在人口占多数的僧伽罗人推动下,僧伽罗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锡兰在1956年通过了自由党主导的《僧伽罗语法案》,使僧伽罗语正式取代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唐·斯蒂芬·森纳那亚克就任总理的场景

1970年,以斯里兰卡自由党、兰卡平等社会党和锡兰共产党组成的政治联盟——“联合阵线”在议会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鉴于当时僧伽罗人民族情绪高涨,因此在新政府推动下,斯里兰卡颁布了一部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新宪法,以取代殖民者在1946年颁布的《索尔伯里宪法》,从而正式摆脱了自治领身份。

1948-1972年间,斯里兰卡名义上是英联邦下的一个“锡兰自治领”,因此不少斯里兰卡人认为“锡兰”代表着殖民与屈辱。事实上,当斯里兰卡最早申请加入联合国时,苏联就曾以“并非完全独立国家”而予以否决。

现在新宪法为了消除殖民主义色彩,不但确立了僧伽罗人和佛教的优势地位,还特地把国名“锡兰”改为了“斯里兰卡共和国”,并以总统取代了殖民色彩浓厚的总督作为国家元首。

1972年的改名,并没有完全取代“锡兰”一词在斯里兰卡的使用,很多机构、产品仍然沿用着“锡兰”的古称。不过自2011年开始,斯里兰卡政府决定强行在政府控制的所有机构中强行推广“斯里兰卡”的用法。

很多人认为这和清除殖民主义痕迹有关,但也有不少人认为“锡兰”一词有着很深的历史意义,也为一些机构组织增添了不少历史底蕴,当地重要的特产“锡兰红茶”就是一个例外。

▲锡兰红茶的Logo,至今未更名

斯里兰卡在独立之后,一直致力于消除殖民痕迹,但也很难完全断绝与英国的来往。近几年,英国在斯里兰卡的投资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中国)。旅游业占了斯里兰卡经济的20%以上,英国则是斯里兰卡的第二大游客来源地(仅次于印度)。

长期作者|德克萨斯红狼

文史作家|近现代世界政治与历史研究方向

责任编辑|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