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痛悼!又一位顶尖大学知名教授病逝,年仅56岁!

subtitle
双一流高校 2021-01-21 19:4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官网、人大财税研究所

编辑: 双一流高校

著名财政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教授、财政学科带头人、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小龙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月17日21时00分逝世,享年56岁。

王小龙教授(1964-2021),籍贯陕西省西安市。1983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1987年获得理学学士学位;1993年和2002年分别获得西北大学经济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学位;2002年至2004年间在北京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王小龙同志1987至1990年间担任中国科学院陕西天文台助理研究员;1993至2002年间任教于西北大学;2004年进入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2006年晋升教授,2017年被聘为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教授。在农村养老和医疗、地方财政治理、公共政策分析等领域有着大量重要的研究成果。

下文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师吕冰洋撰写的缅怀文章《“简”字写就的人——纪念王小龙教授》。

昨天上午,忽闻我的同事、好朋友王小龙教授过世,震惊和不舍之余,小龙生平一幕幕闪过脑海,晚上想提笔写点纪念文字,居然不知从何下笔——不是他留给我的记忆太丰富,而是太“简”了。

我们的办公室相邻,我经常会在走廊碰到他。然而,只是碰到他而已,他的故事实在不多。作为教授,他有独立办公室。他作息极有规律,每天进办公室后,除了上课,一呆就是一天。门偶尔敞开,我每次看到他几乎都是一个姿势:一个敦厚的身材坐在电脑桌前,微微前倾,或看资料,或是打字。他的办公室总是干干净净,像是随时准备迎接新人进来,又或是主人准备随时离开。

茶余饭后,老师们有时会聚在一起聊天,或交流学术心得,或谈社会逸事。小龙很少插话,他总是呵呵笑着。听人谈话对他来说似乎是一种享受,他眼睛闪着和善的光,嘴角露出理解的笑。然而,他似乎舍不得浪费一丁滴时间,谈不到多长时间,就转身进入他的办公室世界了。

很多人心中理解的高校教师,是时间和言论相对自由的精神贵族,教授更是如此。但实际上,在高校里,所谓的时间自由,是能够进行时间自我剥削的自由;所谓的言论自由,是要自由地表达自己的专业见解,这就要长年累月扎实研究。为此,不少优秀学者几乎要剥掉大多数娱乐享受。小龙更是对自我有着严格要求,我没听说他关于旅游或其他休闲的活动,总是见他进办公室、闭门研究、离开办公室。天天如此,年年如此。

曾经,我有近一月时间没有看到小龙进出办公室身影。问他去哪了,他嘿嘿一笑,说为研究农村合作医疗问题,到河南调研去了。我听后暗自佩服,经济研究注重量化分析,大多数人是看二手资料,通过数据推断制度运行逻辑,很少有学者愿意花时间到现场了解实践,像小龙这样注重调研的学者真的不多,这也难怪他的研究令人感觉“有味道”、“有嚼头”。

小龙年轻时梦想是成为一名天文学者,大学就读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陕西天文台工作数年,之后转行研究经济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研究风格大不相同,但在他的身上,似乎能看到两大学科的融合,我觉得他是以自然科学精神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小龙在学术上认真、刻苦、扎实,关于农村社会保障、基层政府税收竞争、财政转移支付等研究,一篇一篇发表在《经济研究》、《中国农村经济》等国内顶级期刊上,在去世前两个月,还在《金融研究》、《经济学家》等一流期刊上发表论文。他开设财政学、公共政策分析、社会保障、社会保障与企业年金等多门课程,为学院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深受学生的爱戴。

小龙是两年前查出病情。当时他在办公室里工作,站起来时险些摔倒在地。过了几天,又感觉腿麻得厉害。到医院一查,发现是脑部肿瘤。他不得不住院做手术,手术和恢复期间,他坚决不让同事去看他。之后他来过学校,我们问他病情怎么样,他还是嘿嘿笑着,说“好了,好了,没事”。我们以为他真的没事。疫情期间,同事们很少见面,大家在微信里互动,他有时参与聊天,谈学科建设,谈人才培养,拳拳之心,病中不忘。

有一次,他在同事微信群里,突然发了一段他朗诵张爱玲的配乐散文: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等有机会见了/却又犹豫了/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等有机会了/已经不爱了。

有些爱给了你很多机会/却不在意、不在乎/想重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我们戏称为“龙吟”,但能听出来他是带着很深沉的感情来吟诵的。有段时间,他愿意转发天体物理未解之谜、航天技术进展等,我想他在休养期间,有时会重温年轻梦想,有时会思考人生,对生命会增加不少感悟吧。

在病重期间,小龙多次叮嘱他家人和学生,不要告诉学校,不要打扰大家。他要安安静静,简简单单地离去,就像他平时一样。

孔子说为官修养是“居敬而行简”,在我看来,小龙是“学敬而行简”,在对待学问态度上,一直保持严肃的诚敬态度,而生活上保持简朴作风,处事上保持简约态度,学术上抓住简要问题。面对纷繁的世界,他投身大化中,简易度一生。

窗外,雪花飞舞。寒冬下大千世界,被一片白雪覆盖。大千世界的大千故事,似乎都回归到一片洁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