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毛泽东的英语水平有多高?基辛格:主席先生发明了一个英文单词

subtitle
酱知儿 2021-01-22 11:45

毛泽东是个爱学习的人,中国古典文化、共产主义文献,乃至英文书籍,他全都手不释卷。

很多人都认为毛泽东不关心外国文化,比如说凯丰曾经说毛泽东打仗就靠两本书,一本《三国演义》,一本《孙子兵法》,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毛泽东眼界宽得很,很早就开始学习英文,甚至基辛格还称赞说:毛主席发明了一个闻名世界的英文单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尼克松访华后,外界流传毛泽东对美国兴趣大增,开始学习英语,但实际上,毛泽东早在中学时代就接触英文了。

美国作家罗斯·特里尔著有英文版《毛泽东传》,据他考据,1910年毛泽东考入湘乡县城的新式学校,一间名叫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

根据清末颁布的《奏定高等小学堂章程》规定,初等小学堂招收7岁的学生,学习4年,学成后进入高等小学堂,再学习4年毕业。也就是说,东山高等小学堂,名字带个小学,但却是正儿八经的中学。

当时学校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归国的老师,主要教英语和音乐,就是这样一个见过世面,喝过洋墨水的老师,把毛泽东领进了学习英语的大门。

毛泽东的英语水平如何?周恩来曾经说过:“毛主席所知道的英语单词比我多得多呢。”

周总理曾经长时间负责外交工作,他本身也有留学经历,英语水平不低,他这么评价毛主席的英语倒不是客气和称赞,而是说了实话,毛泽东的英语确实不错。

1966年国庆前夕,照例要出一份在国庆仪式上宣读的讲话稿。这个稿子由号称“老夫子”,擅长文字写作的陈伯达起草。

陈伯达在文章中发明了一个术语——“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有人看了讲话稿,觉得这个词太凶,读起来有刀光剑影的感觉,于是建议加一个“对”字,变成“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

这个“一字师”式的桥段,这有点类似当年郭沫若编排《屈原》话剧的经过,当时有演员要念痛斥宋玉的台词:“宋玉,你辜负了先生的教诲,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

郭沫若觉得这个说法不够辛辣,就跟演员们讨论,说想把句子改一改,可是如何改才能把握住分寸,既不粗鲁,又骂的大快人心呢?

有个叫张逸生的演员建议:“不如把‘你是’改成‘你这’,‘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就很好。”郭沫若一听就觉得有意思,当下改了剧本。

把“反革命路线”改成“反对革命路线”,类似把‘你这’改成‘你是’,火气味消了一点,毛泽东同意了。

另一个著名的“笔杆子”张春桥读了文章,又觉得有不妥之处,他认为“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有语法错误,读起来不通顺,会产生歧义。

听了张春桥的话,毛泽东也觉得在理,于是拍板说:“以后就提‘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周总理看了改好的文章,找到毛主席说:“主席,这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提法合适吗?党内一直没有反动路线这个提法。”

经过这两次的改动,毛泽东认为这个词用中文已经扯不清了,直接用英语来解释,他说:

“反革命路线”是Counter-revolutionary Line,前缀是Counter,表示相反的,后来改成Anti-revolutionary Line“反对革命路线”,前缀是“anti”,表示反对,大家都觉得不好,我说用“反动路线”Reactionary Line,这个Reactionary是反对社会变革的意思,就是反动。

周恩来一听就明白了,不再反对,从此“反动”这个词就成了专有名词。

实际上,这不是毛泽东唯一发明的术语,他还发明了一个全民皆知,甚至美国人都知道的专有名词。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这两个太平洋岸边的大国,终于走上了关系正常化的大路。

1973年2月17日晚,毛泽东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基辛格,陪同出席的还有一位叫沈若云的新翻译。毛泽东对这个人不太熟悉,但是对她的翻译能力很是佩服,就问周恩来:“新翻译的英文能力很好,她是谁?”

周恩来介绍了一遍,毛泽东感慨说:“我们的好翻译太少了,如果他们老了,后面的人能不能像他们这么好?”

周恩来领会了毛泽东的意思,建议说:“我们应当送一些人出国学习。”毛泽东点头同意。

第二年,外交部就选派了5名中学生赴美学习,这是新中国公派的第一批赴美的留学生,其中有两个人比较有名,一个是洪晃,民国教育家章士钊的外孙女,导演陈凯歌的前妻,另一个是章启月,前外交部发言人。

会谈时说到了英文的话题,毛泽东兴致不减,就对在座的人说:

“我听说外面传说我正在学英文,我不在意这些传闻,它们都是假的,我认识几个英文单字,但不懂文法。”

彼时的毛泽东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他的故事传到了各个国家,能力和魄力更是让后辈政客难忘项背。因此,既然说到了英语,基辛格作为一个毛泽东的“粉丝”,免不了恭维一番,他说:“主席先生发明了一个英文单词。”

毛泽东呵呵一笑,心领神会,爽快地说:“是的,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词汇——paper tiger(纸老虎)。”

“纸老虎”这个词是毛泽东在1946年时会见美国记者时提出的,当时指的是国民党,后来主要代指美国。

基辛格豁达地承认:“纸老虎。对,那是指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关于毛泽东为什么要学英文,很多人猜测他是为了开阔眼界,锻炼思维,也有人说他担心翻译说得不够好,因此自己要学点英语,检查翻译的话。

对于外界的传言,毛泽东一概不置可否,倒是在跟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尼克松夫妇见面时,给出了一个解释,他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英语)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

这句话表面上体现了他一贯的幽默特色,实际上衬托出伟大的气度。为什么要跟马克思交流?因为套在人类身上的枷锁还没有被完全砸碎,他们还要继续讨论人类的解放事业。

领悟了这一层意思,朱莉·尼克松和丈夫戴维·艾森豪威尔(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的孙子)盛赞“主席先生拥有博大的胸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