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的恩爱婚姻,在女儿回家的那一天,彻底摧毁了

subtitle
横竖是个王 2021-01-21 12: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青觉得李桂花最近的表现才符合她身为一个后妈的恶毒嘴脸。

先是撺掇着苏国庆,也就是苏青的父亲,将弟弟苏城一家撵回了他自己家,又借口苏青女儿圆圆到了上学年龄,自己小区附近没有好学校,将孩子也送回了苏青家。

听说弟弟一家被撵走,苏青还是很解气的。

苏城两口工作不错,却抠得很,明明自己有房子,却一直住在父亲那里,吃喝都是父亲和李桂花伺候着,却从不拿一分生活费。

苏青本就看不上弟弟一家扒着父亲,但想到李桂花毕竟不是亲妈,她也就不心疼,任由她伺候着那一家老小。

还将女儿圆圆也送去让李桂花一起带,权当请了个免费保姆,谁让她当初削尖了脑袋要进苏家门呢?

其实,苏青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她的丈夫王宇河,父母早亡,一个人拼命工作在这个城市安了家。

两人结婚时,因为王宇河家庭,父母坚决反对,关系一度闹得很僵。

这几年,在李桂花的居中调解下,她和父亲的关系有所缓和。

尤其是生了女儿圆圆后,李桂花伺候她坐月子,又帮着带大了圆圆。虽然打心底她还是看不上李桂花,但态度和缓了许多。

现在,父亲和李桂花一撒手,苏青日子又不好过了。心中虽有不甘,但也能理解,毕竟,父亲年纪大了,也该过几天清闲生活了。

可让苏青始料未及的是,李桂花不仅对他们姐弟出手,连苏国庆也没放过。

上周末一家人回家聚餐,苏青惊奇的发现一辈子没进过几次厨房的父亲,竟然做了一桌子菜!

而李桂花,却只是坐着,根本就没有动手帮忙的意思。

苏青觉得,李桂花这是想要彰显自己女主人的地位,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苏青也愈发认定自己坚决反对父亲和李桂花是正确的。

2

几年前,苏青母亲去世,父亲伤心之下生了场大病。

那时苏青刚工作,也因为婚事受阻和家人闹得很僵,而苏城在外地上学,根本就照顾不过来。

两人便为父亲找了个保姆。李桂花就这样被苏青从家政市场领进家门。

那时李桂花还不到五十岁,丈夫十多年前去世,有个女儿正读大学。

村里搬迁进了社区,土地也流转了出去,每年有一笔不怎么高但勉强够生活的流转费。

无事的李桂花便来城里打工。

她身上带着农村人的淳朴和勤劳,性格开朗,照顾父亲那段时间,家里家外干净明亮,就连一直挑剔的父亲,也挑不出毛病来。

苏青姐弟两人对她很满意,在父亲病好后,想着父亲年龄也不小了,一个人生活起居不方便,就将李桂花留下照顾父亲。

李桂花做的很用心,让老年丧偶的父亲没受一点委屈。

苏青和苏城很感激她的尽心。

如果不是李桂花后来要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他们的这份满意和感恩会一直持续下去。

3

李桂花来的第二年,苏国庆像变了个人一样,铁了心要和她结婚。

苏青和苏城坚决反对,他们不相信知识分子的父亲会看上大字不识的李桂花,一定是李桂花迷惑父亲。

毕竟,父亲虽不是有钱人,但是每月有一笔不低的退休金,还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有套房,根本就不愁养老。

而李桂花有什么?一个农村女人,要不是冲着父亲的那点钱,她会愿意跟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老男人结婚?

这么一想,姐弟俩便觉得李桂花之前的尽心尽力都是处心积虑,原来的直率爽朗也成了有心机。

因此,不管父亲怎么说,苏青和苏城都不松口,甚至几次要将李桂花撵走,都被父亲拦下了。

但两人也素来知道父亲的倔强,母亲在时,就一再说过,父亲认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怕他受到李桂花的蛊惑偷偷领了结婚证,姐弟两人再三权衡后勉强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但在婚前要求李桂花签协议,同意等父亲走了后,她可以在父亲留下的房子养老,但房产跟她无关。

李桂花没有犹豫,非常痛快签了字。

4

平心而论,李桂花和苏国庆结婚后,做的并不比苏青过世的母亲差。

生活上,她将苏国庆照顾得稳稳妥妥,还努力调和苏青姐弟和父亲的关系。

苏城大学毕业后找对象结婚,林林总总,都是李桂花在操持。就连苏青生女儿圆圆坐月子,也是李桂花照顾,圆圆长这么大,也多亏了她。

可以说,正因为家中多了李桂花,苏青和苏城才没有后顾之忧,能够一心扑在事业上,将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当初那点怀疑也很快烟消云散。

当然,苏青也懂得投桃报李,每次回家都不会空着手,衣服、吃食,都毫不吝啬的买回家。

就连父亲用自己的养老金供李桂花的女儿读大学、研究生,她也都睁只眼闭只眼。

她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缓慢平静的过去。

没想到李桂花竟然出了幺蛾子,不仅独占父亲,还让他干这干那。

要知道,苏青的母亲在世时,也从来只有母亲照顾父亲的份,何时见父亲搭过手?

苏青心里不平,就在这时,苏青还发现李桂花偷偷给她女儿送东西。

李桂花女儿早已毕业,根本就不需要再贴补。她这是想要把这个家都搬给自己女儿吗?

苏青不能忍,她要让父亲看清李桂花真面目。

5

那天,苏青和苏城气势汹汹的来找李桂花。

李桂花女儿也在,父亲在一旁殷勤地和她们母女聊天。其乐融融的一幕深深刺痛了苏青。

她怒冲冲的将一堆照片兜头兜脸的甩到李桂花面前,厉声责问:

“李桂花,你可真是好本事。你撵走我弟弟一家和圆圆,是不是想独吞这个家,是不是再过几天,连我爸,也要被撵出去!这个家就成了你们母女的,是不是?”

李桂花看到照片那一刹,脸色苍白,张了几次嘴,最终却只是红了眼眶。

倒是她女儿,看到母亲受了委屈,上前来辩解:“你胡说什么,我妈根本就不是这种人,你眼中当成宝贝的这些破东西,我们根本看不上!”

苏青冷哼一声:“看不上还扒着我爸不放,当初我就不同意他们结婚,也不知道你妈给我爸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他那样维护着你妈,没想到你们还有这么大的野心,真是喂不熟的白眼……”

“啪!”

苏青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

6

从小到大,父亲连句严厉的斥责都没对她说过,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她:“爸,你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打我,我可是你亲生女儿。”

父亲颤巍巍地看着她,眼圈通红:“打的就是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李阿姨这些年是怎么对你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别说伺候我们一家人了,就是养条狗,也应该养出感情来了,何况你女儿都是她带大的!你们倒好,享受着别人照顾,还像防贼一样防着。”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苏城:“你也不是个东西,这么大老爷们了,自己啃老不够,还带着你媳妇一起啃老,撵走你们怎么了,这些年伺候的你们不够吗?白瞎你们读那么多书了,做人要讲良心,你们,有良心吗?”

一番话,说的苏青和苏城都低下了头,又羞又怒。

苏国庆被气得坐在沙发上重重喘气,李桂花赶紧替他捶胸口:“孩子不懂事,你可别气着了。”

他安抚地拍了拍李桂花的手,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好心,可你看看,你一直维护的都是什么东西,他们哪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他不顾李桂花的阻拦,将一张纸扔在两人面前。

竟然是一纸诊断书,肺癌两个字明晃晃的刺痛了苏青和苏城的眼。

“你李阿姨刚刚查出来,明明可以治,怕你们嫌弃她,说她花你们钱,想要放弃治疗,又不放心你们,想要在最后日子里替你们安排好一切……”

听着父亲的述说,姐弟俩这才知道,李桂花撵走苏城一家,是希望他们能够独立,早早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让圆圆回家,想让她能早点回到父母身边,也能读好一点的学校;

而让父亲做这做那,是担心她走了后,苏国庆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

而给自己闺女的东西,是因为李桂花的女儿找了几个专家,让她先把诊断书送去找人看看……

7

这时,李桂花女儿满脸泪水走上前,拉起她的手:“妈,每次你都对我说自己过得很好,我还以为是真的,没想到你过得竟是这样日子,处处被人猜忌防备。早知道当初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你再婚!

我们走,我们不占人家的便宜,省得人家觉得我们母女算计他们。我们走,就算砸锅卖铁,我也要治好你的病,你还年轻,以后还要跟着女儿享福呢!”

她鄙视地看了苏青姐弟俩一眼,不顾众人的阻拦,拉着李桂花就离开了。

苏青后悔莫及,拦不住,向父亲求助:“爸,你别让李姨离开……”

苏国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无力的道:“需要人家时让人留下,不需要了,又处处防备,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俩丢尽了。你闯的祸,你自己解决去!”

苏青满脸羞愧,沉默良久,看着父亲满脸颓废,又看看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家,不由得想起李桂花的好来。

8

母亲刚去世那年,父亲像被抽去所有的精气神,瞬间老了十多岁,整天无力地躺在床上,吃不下喝不下。

而李桂花,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一边给他喂饭、一边絮絮叨叨的和他聊天,天气好时还带着他出去散步……

她用自己的韧劲和乐观唤醒了万念俱灰的父亲。

自己刚生完圆圆后,王宇河父母早亡,是李桂花自告奋勇过来,伺候她月子,照顾圆圆。

她知道苏青身体一直不好,费尽心思的为她做各类月子餐。

苏青奶水不足,她就半夜几次起来给圆圆冲奶粉,不忍心叫醒苏青……后来,坐完月子,苏青胖了十多斤,李桂花却瘦了将近二十斤。

产假休完后,苏青继续上班,又是李桂花将照顾圆圆的任务接过来,这一照顾,就是好几年,一直到现在。

圆圆跟李桂花,比跟自己这个亲妈都要亲……

弟弟苏城更不用说,夫妻两人,一起在家里蹭吃蹭喝,全都是李桂花忙前忙后的伺候……

这些,本就不是李桂花应该做的,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她图什么?

如果真是为了钱,她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做,只需要照顾好父亲,把他哄得高兴了,只要苏国庆想要给她遗产,苏青苏城还能拦得住?

可是她没有,她真心实意为这个家付出,她可怜两个奋斗的孩子不容易。

虽然不是亲生母亲,却担起了母亲的责任,真心实意照顾他们、帮他们……

李桂花对这个家、有爱有责任。

自己和弟弟呢?对她却只有敌视和防备,这么多年来,只享受着她的付出,从来没有真心将她当成家人。

他们姐弟看多了尔虞我诈,觉得李桂花跟这个家中的人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她的付出一定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却忘了人性本善的美好。

看到李桂花悄悄去见女儿,没有调查清楚就来质问,说到底,还是心中对她存有怀疑。

世间始终还是有真情存在,只是她选择了无视。

是李桂花,用心和行动打开了她被利益遮蔽的双眼。

想通这一点,苏青突然又振奋起来,摸出电话给王宇河打了过去:“老公,你上次你那个同学是不是治疗肺癌的专家?问问他能不能安排个床位,李姨身体不好,我想让她去住院……”

她想好了,她要去将李桂花请回来,无论是恳求也好、下跪也罢,一定要将她请回来,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同她一起共同打败疾病,而她和弟弟,也要尽到自己的孝心,让她安度晚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