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揭穿佐藤政府搜罗炮灰的骗局——评日本反动影片《啊,海军》

subtitle
战甲网 2021-01-21 11:57

作者:陶第文 来源: 光明日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前,日本军国主义急先锋、前“防卫厅”长官中曾根康弘在谈到日本“自卫队”招募情况时,无可奈何地说:“现在的招募情况太令人寒心了”,“要有这种精神,就是大家都集合在土地爷面前,拿着旗帜,把青年送到自卫队里去,并对他们说:‘辛苦你了,请你到自卫队里去!’”

中曾根的这番露骨的诉说,道出了日本反动派的苦衷。长期以来,日本人民反对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成了美日反动派扩军备战的极大障碍。佐藤政府在日本各地布下几百个“招兵站”,出动了十多万招募“宣传员”,宣传到“自卫队”里去可以开飞机、乘军舰、拿兵饷、学技术,但是兵营还是“填不满”。因此,美日反动派大叫大嚷“要把防卫问题拿到国民广场中去”,要使“上自新闻界下至餐桌和茶室”,都来为招募炮灰造舆论。反动影片《啊,海军》就是为适应佐藤反动政府的这种需要而推上银幕的。如同东京街头和日本各地到处张贴的招募“自卫队”的宣传画一样,《啊,海军》正是佐藤反动政府精心炮制的一幅美记“皇军”的招兵广告。

这部影片以赞叹式的篇名,通过平田一郎由一个青年学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法西斯军官的故事,美化旧法西斯军人的罪恶道路,散布“武士道”的精神毒素,煽起复仇主义狂热,诱骗今天的日本青年步入他们设下的陷阱。它描写的虽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浮尸游魂,展现的是那个旧的江田岛海军学校,但却赤裸裸地暴露出佐藤政府妄图复活法西斯教育的罪恶计划和称霸亚洲的勃勃野心。

一心要建立与所谓“经济大国”相适应的“军事大国”的佐藤政府,正在美帝国主义扶植下加快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步伐。人们从它最近抛出的第四次扩军计划草案中,就可以更清楚地听到日本反动派的霍霍磨刀声。这个庞大的扩军计划的军费,比日本前三次扩军计划军费的总和还多。他们除了大搞武器装备的“更新和现代化”,还大力招募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尤其是要扩充海、空军。美国国防部长莱尔德最近窜到日本,也要佐藤政府“提供人力支援自由世界的防务”。

日本反动派在招募“自卫队”员时,把家庭贫苦、生活无着的日本青年作为主要对象,并且妄图扭转日本青年普遍存在的不愿意为军国主义充当炮灰的思想。正是出于这种用心,《啊,海军》故意让平田出面现身说法,说什么“我觉得进海军学校是非常好的”。

影片给平田这个法西斯军人披上一件“贫农”的外衣,戴上一顶“爱国”的桂冠,并着力编造了一个所谓转变过程:开始,平田一再表露对腐败政治的不满,但是,影片力图使人相信,就是处在这种社会地位的日本青年,经过法西斯教育的几番手脚,也能转变成一个使日本军国主义称心如意的“爱国军人”。他用法西斯的“军人之道”克服了“自我”,忘掉了父母,忘掉了爱情,忘掉了个人的生死。影片为了显示平田能够抛弃个人的一切,死不回头地去为天皇帝国竭尽忠诚,特意安排了这样一个两相对比的场面:当山本五十六这个军国主义魔鬼被打死后,平田竟痛不欲生,决意举枪自杀;而他的劳累一生的母亲生命垂危时,却不回去探望一眼,还“激动万分”地向教官表示:“我现在首先是海军军人,而不是母亲的儿子,因此我要忘掉一切。”

日本反动派果真要日本青年“忘掉一切”吗?不!从影片中可以清楚看到,他们要平田忘掉的是在贫病交加中死去的母亲,还有那个“乡下姑娘不如牛马值钱,政客和财阀却越来越富”的黑暗现实。他们不仅要平田自己把这些忘掉,而且当平田的朋友本多的未婚妻沦为妓女后,还要平田去劝本多“放弃不管”。他们把人们对阶级压迫的不满,都归结为“世俗的名利心”,统统属于“克服”之列。一句话,就是要人们忘掉日本劳动人民的苦难,不许追究造成这些苦难的阶级根源,更不准触动剥削阶级的反动统治。

但是,影片反复强调:有一点“绝对不能忘记”,那就是奉行法西斯“军人之道”,“注意力应该转向国外”。这正如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所深刻揭露的那样:“凡是只靠刺刀才能维持的政府,凡是不得不经常压制或遏止人民愤怒的政府,都早就懂得一个真理:人民的不满是无法消除的,必须设法把这种对政府的不满转移到别人身上去。”①今天,日本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日趋激化,佐藤政府力图把日本人民对美日反动派残酷统治的极端不满转移到国外去,把劳动人民身受阶级压迫的满腔愤恨转嫁到被侵略的民族身上去。

在这里应该着重揭露的是,日本反动派一贯把到国外去侵略别人的罪行冠之以“为国效劳”的美名。平田就是在这个名义下参加了日寇侵略亚洲的所谓“大东亚圣战”。在法西斯“爱国主义”的鼓动下,平田的整个身心都用到对外侵略上去了。他平时爱不释手的是飞机模型,耳朵里注意听的是杀人飞机的隆隆声,口里念叨的是用航空母舰的飞机控制中国沿海的制海权,他一心一意在屠杀亚洲人民的飞贼航空队里“干个痛快”。人们清楚地看到,象平田那样跑到远离日本的南太平洋前线,对东南亚进行狂轰滥炸,象本多那样提着日本战刀,到中国东北乱杀乱砍,这就是日本反动派所标榜的“为国效劳”!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②日本反动派让平田表演的全部行径,决不是什么爱国者的“壮举”,而是轻于鸿毛、遗臭万年的法西斯恶棍的丑行。象平田这样一个家伙居然可以算作爱国者,那么与平田有着同样法西斯军人经历、当年也是皇军少校的中曾根之流岂不也成了“爱国者”了吗?正是这些家伙,在战前曾经为了挽救日本帝国主义的溃灭而流血拼命,战后他们又成了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得力骨干。日本反动派嘴里的“爱国主义”就是货真价实的侵略扩张主义,平田这个形象正是日本反动派狰狞面目的自我写照。

日本反动派大喊大叫:“七十年代的真正中心课题,是把正在失去的日本魂恢复起来”,要使日本青年继承法西斯分子三岛由纪夫的“遗志”,使“三岛精神”在日本人民中产生“连锁反应”和“核爆炸”。什么是他们所说的“日本魂”和“三岛精神”呢?那就是佐藤反动政府近年来竭力恢复的天皇制军国主义教育的全部内容。他们妄图把日本青年训练成这样一种人:对日本人民、对其他国家的人民,是狠毒无情、凶横残暴的打手;对天皇、对反动的军政头目,则是驯服忍辱、俯首贴耳的奴才。日本反动派力图用法西斯的“皮鞭纪律”和“武士道”精神的强行灌注,作为训练日本青年的主要手段。《啊,海军》里的江田岛海军学校就是用这种方法来训练平田的。

平田刚进海军学校要求退学时,高年级学生森下把他叫来进行了恶狠狠的训斥:“你是在败坏帝国海军的声誉……,现在我来教给你什么叫江田岛精神!”于是,劈头盖脑地揍了他一顿,打得他鼻口流血,躺倒在地。夜里,当平田忍着疼痛怀念母亲时,森下又悄悄地走来用刚打过平田的毒手给他盖好被子。这种“皮鞭加糖块”的手法,使平田领悟了毒打即是“关怀”这一法西斯逻辑,从此,他积极地接受了各种“超人”的训练,并得到了法西斯头目的赏识。影片就是用这种赞美和欣赏的笔调来渲染平田的性格转变,美化江田岛海军学校的这套野蛮的法西斯奴化教育的“传统作法”。

通过日本反动派训练平田的过程,我们清楚地看到,法西斯教育如何把豺狼和羔羊的双重性格统一在一个人身上。平田在入学自我介绍时必须作出呲牙咧嘴的大声叫喊,起床后一定要跑到练兵场进行声嘶力竭的嚎叫,剑道、柔道、夺垒活动,甚至连上楼梯都成了培养野兽性格的手段。另一方面,学生在饭前必须默念“忠君爱国”的“圣训五条”,走进神社或教育参考馆则必须合掌祈祷、低头冥思,成为信奉“皇道”这个军国主义宗教的虔诚的教徒。每天训练完毕,学生都要静坐“反省”。如果我们揭出这种“反省”的实质,所谓“魄力有没有不足的地方”,就是让学员检查对人民能不能拿出疯狂的兽性,所谓“忠诚有没有不够的地方”,就是指对天皇帝国能不能表现十足的奴性。在这里,高年级学生说的话就是“真理”,法西斯小头目竟成了所有学生的“父母”。日本反动派力图使青年在毒打和折磨中变得麻木、顺从,从而建立起以天皇为中心的森严的等级制度与狂暴的法西斯统治,然后再驱使这些青年把更残暴的手段施之于被侵略的人民身上,到遥远的异国去“杀个痛快”。这就是日本法西斯教育的全部目的。

当平田具备了狼与羊双重性格的时候,江田岛海军学校大礼堂里就鸣奏起军国主义的礼乐,隆重地褒奖平田“克服自我”的胜利,赏予他天皇“御赐”的短剑。也正是在这种军国主义礼乐声中,一批批军国主义分子,被打上法西斯教育的“合格”印章,让他们到侵略亚洲的战场上去发扬“武士道”的“忠节”和“武勇”,制造一宗宗骇人听闻的大血案。

中国人民、朝鲜人民、亚洲人民和大洋洲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正是这些万恶的日本侵略者,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干下了灭绝人性的种种暴行。在日寇血洗南京的一个多月里,就屠杀了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几十万,其中竟有法西斯军人,相约开展谁先杀死一百个中国人的杀人比赛。这种反革命的兽性,就是日本法西斯教育的“了不起的成果”,就是所谓“江田岛精神”的“光辉传统”。

这所号称“帝国海军发祥地”的江田岛海军学校,从一八六九年开办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被关闭,就是这样一直随着日本帝国的炮舰政策和“开拓精神”,向侵略战场输送杀人的刽子手。它是东乡平八郎、广濑武夫、山本五十六等大小海盗头目传宗接代的老窝。今天,这个江田岛海军学校换上一块“海上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的招牌,又重新开设起来。它同其他各种名目的日本“自卫队”学校一样,完全继承了当年这套“武士道”的教育传统,为美日反动派培养军国主义的骨干队伍。

美日反动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证俱在,但佐藤荣作却硬在那里赌咒发誓:“绝对没有要走军国主义道路那件事情。”好,现在让我们听听日本反动派通过《啊,海军》里海军学校校长之口向平田说的那段满含杀机的话吧:“这场战争(指日寇发动的侵略战争)再打也不会超过两年了,等到你培养出来的学生离开学校时,战争也该结束了。到那时候,不管他们(指海军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愿意不愿意,他们将作为普通老百姓,而不是作为海军军人,走上艰难的社会。这个时候,海军学校教育的成果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这明显暴露了日本法西斯匪徒在侵略战争失败的前夕,就已经着手进行东山再起的准备,播下了为军国主义传宗接代的复仇“种子”。那个声称打了败仗便不愿“厚着脸皮回到国内来”的法西斯军官平田,怀着一肚子“无从发泄的烦闷”,接过法西斯教育的皮鞭,死命地为“大日本帝国”培训着所谓“肩负日本未来的宝贵人材”。他要学生牢记他们侵略前辈如何“浴血奋战”和“壮烈牺牲”,咬牙切齿地向学生灌输“要打就得打赢”、打败了就要复仇的侵略思想。

今天,在美帝国主义的扶植和怂恿下,那些埋藏在“普通老百姓”之中的所谓“宝贵人材”已经“走上社会”,法西斯教育的“成果”已经“真正体现出来”:当年军国主义培植的法西斯分子充斥于战后日本的历届反动政府;“自卫队”中的高级军官,几乎全部是象平田一类的旧法西斯军人;那些由平田之流训练出来的海军学校的所谓“同期的樱花”,已在“自卫队”里“开放”,成为这支军队的骨干。

值得我们严重警惕的是,影片在结尾的时候,还特意安排了这样一个令人气愤的情节:平田的学生佐川原先是抱着学习英文的动机进海军学校的,后来由于父亲死在侵略中国的战场上而突然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决心“举起进取尚武的旗帜”,为丧命的侵略者报仇。这时,即将重上战场的平田,把一个战死的法西斯军人的钢笔交给了他,要他“继承”前辈“遗志”,重新汲上墨水,继续书写“大日本帝国”的“未来”。

影片在写到日寇侵略南太平洋失败,从拉包尔溃退时,还居然唱道:拉包尔,我们还要回来的!请看,这番失败了再干的描写,不正是日本反动派重寻“王道乐土”野心的自我暴露吗?不久前,在他们出版的《啊,满洲》特辑里,公开表示“怀念”中国东北,露骨地叫嚣,每逢听到“满洲”这个名字,“至今未能割断那种悲喜交集的感情”。日本反动派还胡说什么哈尔滨郊外的富饶田野“是日本人用血汗灌溉出来的”,中国台湾省的“归属问题尚未决定”,佐藤政府还扬言要用军事力量“保卫”钓鱼岛等中国领土。他们还公然鼓吹“韩日安全一体论”,并叫喊马六甲海峡是日本的“生命线”。人们从这里清楚地听到了“东条英机的白骨在呼唤”,看透了佐藤政府要雪洗“大日本帝国”战败“耻辱”、重走侵略老路的罪恶用心。

日本军国主义竟然把侵略复仇的矛头直接指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亚洲各国人民,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毛主席、林副主席和周总理在祝贺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十周年时给金日成首相和崔庸健委员长的贺电中指出:“在美帝国主义大力扶植下复活起来的日本军国主义,野心勃勃,加紧扩张军备,已经成为亚洲地区一个危险的侵略势力。美日反动派的侵略阴谋和侵略活动,正在遭到中国人民、朝鲜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这部从头至尾充满杀气的反动影片,突出了这样一个场面:“帝国”军训教官向日本青年狂叫:“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学生不能光啃书本了!今后,我们要官民一致,为建立一个拥有强大国防力量的日本,为发扬皇威而奋斗。”

影片上的这番表白,明目张胆地宣布,现在正是佐藤政府大搞扩军备战的军国主义“时代”。今天,随着美帝在亚洲侵略战争的失败和日本垄断资本向外侵略扩张的需要,美日反动派迫不及待地要起用日本“自卫队”。这支以旧法西斯军人为骨干、包括海、陆、空三军的所谓“自卫队”,是一九五○年美帝发动侵朝战争时,由麦克阿瑟下令以警察预备队的名义建立的,在它刚刚出世的时候,麦克阿瑟就包藏祸心地叫嚣有朝一日要把它扩充为“优秀的地面部队”。

今天,这支“自卫队”已经变成名副其实的美记“皇军”了。最近,美国国防部长莱尔德在日本北海道检阅日本“自卫队”的一支坦克部队时,得意忘形地说,他能亲眼看到日本“自卫队”的壮大发展,感到很高兴。他还公然要日本“充实常规武器”,增强“常规战力”。在美帝国主义的鼓励下,日本反动派野心毕露地叫嚷,要修改现行的日本宪法,以取消“自卫队”“二十年来一直背负着的十字架”,建立一支“与国力相称”的能在“远洋作战”的军事力量。

正是出于这种罪恶的用心,日本反动派公然在影片中散布军国主义“武备第一”和法西斯军人“高于一切”的反动思想。它赤裸裸地宣扬:走“平田的道路”,就是日本青年的“最高理想”;到佐藤政府的兵营里去,就是人生的“最大荣耀”。一句话,影片妄图让日本人民象他们恶毒地蓄意捏造的阿清那样,抱着在侵略战场上被打死的儿子的骨灰盒,还说什么对自己儿子为法西斯卖命感到“心里很高兴”。

生活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日本青年究竟向何处去?这是日本反动派在这里提出的一个挑战性的问题。

事情非常清楚,在日寇战败前的半个多世纪里,日本军国主义这条毒蛇曾给日本人民、亚洲人民和大洋洲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战后,美日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又陷日本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历史使日本青年深深认识到,美日反动派所展示的“平田道路”,是一条把日本民族引向苦难深渊的军国主义老路。反对美日反动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才是当前日本民族和日本青年的正确道路。

日本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反对美日反动派的长期斗争中,涌现出了许多象浅沼稻次郎、桦美智子那样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今天,日本人民和日本青年日益觉醒,正努力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③革命知识分子正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广大革命群众在斗争中紧密团结,高举反美爱国的旗帜,踏着革命先烈的血迹,为反对美日反动派的黑暗统治英勇奋战!他们正同亚洲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道,迎着革命风暴胜利前进。日本反动派妄图煽动日本青年跟着他们走,去充当尼克松“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罪恶政策的工具,其结果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头来,日本反动派为日本青年设下的陷阱必将成为埋葬他们自己的坟墓。

让一小撮法西斯分子天天出没东京“武道馆”去呼风唤雨吧,让佐藤之流继续做他们的“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吧。日本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汹涌澎湃的革命潮流是任何反动派也阻挡不了的。黑暗有尽,曙光在前。“日本人民要求独立、民主、和平、中立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④w

① 列宁:《中国的战争》,《列宁全集》第四卷

② 毛泽东:《为人民服务》

③ 毛泽东:《给日本工人朋友们的题词》,《人民日报》一九六八年九月十八日

④ 毛泽东:《支持日本人民反美爱国正义斗争的谈话》(一九六四年一月二十七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