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看了这条新闻,我终于知道电竞专业的唯一出路是什么了

subtitle
柴狗夫斯基 2021-01-21 10: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活就像一场滑稽剧,你永远都没办法预料到下一出上演的戏码能有多讽刺。

前不久,共青团中央的微博发了条名为“电竞劝退业务成功劝退九成青少年”的微博,引来了诸多网友的关注。

在这条微博下方,网友们可以说是极为活跃,纷纷玩起了各种“伤害极低侮辱性极高”的段子,看来幸灾乐祸看热闹果然是人类的快乐源泉。

有趣的是,小柴在关注到这条消息之后,顺着新闻里给出的信息去查了查,发现在这条看似普普通通的沙雕新闻背后,还隐藏了一个非常令(更)人(加)心(沙)酸(雕)的故事。

事实上,被媒体这次点名的该电竞机构,人家最开始根本就不是为了来搞什么劝退业务的,人家是家正儿八经的电竞培训中心,开设的目的就是为了电竞行业培养人才。

说直白点,就是为了从草根大众里挖掘具有天赋的职业选手苗子。

但结果却非常讽刺,该电竞培训基地的架子搭起来后,运营了一段时间,却并没有按一开始创始人想象的那样,为行业内输送出几位扬名天下的明星职业选手,反倒是为不少网瘾少年解决了家庭纠纷。

在过去,当地无数沉迷网游、无心学业的青少年,往往以“追逐电竞梦”的借口,名正言顺地逃课、辍学跑去上网,家长如果不满,就会被演变成一场“顽固守旧的老古董家长,不懂00后少年的梦想有多珍贵,不支持孩子追梦反而极力阻挠”的闹剧。

其中一些极端的,往往都会闹到家长和孩子反目成仇,甚至不惜把孩子送去限制人身自由的所谓“网瘾戒除学校”,又或者是干脆送到杨永信教授那去接受雷电法王的电击治疗,最后酿成悲剧。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对于那些因为孩子的一个“电竞梦”,而导致家里变得鸡飞狗跳的家长们来说,现在终于再也不用和自己的孩子正面硬刚,而可以采用一种更加怀柔的手段,以“支持者”的身份把孩子送去这类电竞培训机构当中……

然后让孩子在体验一番真正职业选手的生活之后,重新学一遍“自闭”这两个字该怎么写。

虽然小柴在这里,并没有找到本次新闻所提到的该电竞培训机构的具体课程安排,但小柴找到了另外一份之前在网上引发热议的RNG电竞体验夏令营的日程安排表(RNG,国内LOL项目的知名战队之一)。

可以发现,这份日程表里安排的那叫一个满满当当,从早上9点一直到晚上23点半,都安排了各种训练赛、教练复盘等环节,最恐怖的是一周七天每天都是如此,连周末都没有,比许多上班的打工人还要累。

如果有眼尖的朋友,也许还会从这张表里发现每天晚上的19点到20点这一个小时里,除了安排了一个教练复盘总结的项目,还插进了一个心理辅导环节。

可能会有人感到疑惑,为啥要整这么一出。

但事实证明这是相当有必要的,因为从之后的公开报道来看,在这类电竞培训机构里学员其实是非常容易出现心理问题的。

据统计,在繁重的训练压力之下,有超过30%的人当众大哭,更有超过80%的人曾因比赛而发生争执,不少结伴一同进入培训营的孩子,在培训中因为比赛中的问题当场“友尽”,出来后直接成为陌生人。

想来这次上新闻的该电竞培训机构,在课程安排上应该也与上面这份电竞体验营的日程表大差不离,甚至更加夸张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能够撑过培训全程,坚持到进入下一步专业培训的孩子只有不到半成,足足95%的孩子们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逐渐认清了自己,选择回家读书去了。

这样夸张的淘汰率背后,必然存在着极为沉重的压力与负担。

于是乎,一个非常尴尬而又滑稽的现象出现了,这些成立目的是为了培养电竞人才的培训机构,最终在办了几年之后却发现,自己的主营业务其实成为了一项另类的“戒网瘾中心”。

这些机构的创始人中,很多是为了将电竞行业发扬光大才投身进入了这个行业,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在“赶人”,每为行业内输送进一个两个人才,同时就把十位百位乃至更多对电子竞技感兴趣的人给推了出去。

当然,不管是从社会整体层面来看,还是从这些孩子们自己的个体角度来说,这些机构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一种创造正向价值的好事。

让那些缺乏天赋,盲目涌入电竞行业却注定碌碌无为的普通人,早点认清现实回归正轨,这种事往大了讲甚至可以说是在行善积德。

而更加讽刺的地方在于,从目前的实际市场情况来看,“电竞劝退业务”其实很可能是整个电子竞技行业里所诞生的第一个,真正能得到社会广泛认可与发展前景、同时还有望容纳大量就业人口的岗位。

别看电子竞技行业这些年似乎搞的是风生水起,在网络舆论上的声量也越来越大,但事实上,这个看似繁荣的行业其实始终存在着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其所能提供的岗位实在太少。

以眼下最为炙手可热的电竞项目LOL为例。

整个英雄联盟的中国大陆LPL赛区,总共也就那么16支战队,每支战队选手至多七八个,加上教练、分析师等人,撑死了也才20来人,再算上两位数出头的官方裁判、解说等,整个LPL真正的电竞对口岗位也才两三百个。

即便算上次级联赛LSPL,那也就才翻了个倍,勉强达到了五六百人的规模,放在别的行业里连一家中型公司的规模都达不到。

想要再多找出点岗位来,除非你把各大战队基地里那些负责后勤的煮饭阿姨、门卫保安们都给算进去才行。

至于其他与电竞称得上专业对口的岗位,不管是直播还是陪玩陪练,本质上都是一些职业寿命极短的“青春饭”岗位,竞争激烈的同时也很难做的长久。

哪怕是千辛万苦之下终于做到了头部大主播的位置,也随时都可能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被封杀、冷藏……君不见这些年来,有几个所谓的“斗鱼一哥”“虎牙一姐”最终能安稳落地的?

相比之下,却是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高校都逐渐开设起了电子竞技专业,每年都是大几百甚至上千的学生在往里面招人。

等到这批人慢慢开始毕业的时候,这些每年数以千计的电子竞技专业学生该如何就业,很可能会成为各大高校与当地政府及其头疼的老大难问题。

毕竟从眼下这个情况来看,电竞行业能提供的对口岗位真的是少之又少,与其他传统行业根本无法比拟,且这些专业的学生想要跨专业转行也是难上加难。

面对这一结构性的就业困境,在之前许多行业内部人士都是对此讳莫如深,小柴甚至曾经咨询过一位正做相关业务的老同学,在谈及这些电竞专业学生毕业后的出路时,得到的答复竟然是一句令人无语的“各凭本事”。

而现如今看来,专业的电竞劝退业务,很可能会成为未来每年数千该专业毕业生在就业时的救命稻草。

众所周知,这些年来随着电竞的风靡,全国大江南北都到处都是无心学业、混迹网吧“追梦”的少年少女。

这是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人群,以至于这些孩子与他们的家长们变相养活了全国各地无数的“豫章书院”与“杨教授”。

如果能让由电竞专业的毕业生们所组成的“电竞培训机构”取代“豫章书院”们的生态位,让家长们从与孩子们“暴力对抗”,转为“帮助孩子追梦”将孩子送进电竞培训机构,那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在体验两三个月职业选手的训练强度与生活之后,九成以上的孩子最终都会选择乖乖回家上学,效果比各种乱七八糟的“戒网瘾学校”强出百倍不说,且由于这一切全程都是顺着孩子的意思来的,全程与家长不会发生半点摩擦,极大地缓解了这些家庭的内部矛盾。

而那些真正有才能的一小撮孩子,也能在扛过去之后可以得到职业选手之路的入场券,对自己的梦想展开追求。

同时,每年数以千计的电竞专业毕业生们的就业问题,也就这样被消弭于无形……

考虑到如今全国大量存在且还会不断涌现的“自认能当职业选手、不想读书”的孩子数量,这份名为“电竞培训”实为“电竞劝退”的业务,不管是所能容纳的就业人口,还是其岗位上的发展前景,都称得上相当不错。

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这件事说出去实在有点不太好听——你这个专业读出来之后,毕业一般都是去干啥工作的?

额,我这个专业毕业之后啊,一般都是负责去“劝退”,让后来人别走上这条路的。

主笔 | 阿虚

编辑 | 四少

本文特约首发于网易新闻·网易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