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娱乐圈快被这个大瓜给撑破了!

subtitle
电影铺子原创 2021-01-25 09:33

这两天最火的新闻,大家都知道是娱乐圈的张恒与郑爽事件。

随着事件的各种猛料爆出,三观被一次次刷新,娱乐圈已经吃不下这个大瓜了。

央视新闻、中央政法委等官媒也下场开批,其严重程度可谓少有。

而这一次事件,让牵扯到一条巨大产业链的词进入了公众的视线焦点:

代孕。

代孕,是一种辅助生殖手段,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借助现代医疗技术,为他人妊娠、分娩的行为。(来自百度百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我国,代孕是明令禁止的,但也不乏不合法的存在着。

而在美国部分州和乌克兰等国家,这一行为却早已形成商业化产业链。

正如我们所知的,一切商业化发展的前提,就是需求。

不管哪个国家,总会有一些苦求不得子女的夫妻,或者因为各种原因拒绝怀孕又想拥有孩子的人。

他们或者无法生育,或者不想感受怀孕带来的痛苦,或者不想因此身材走形,或者担心影响前途事业,而且也不想领养。

于是在技术允许的现在,代孕便成为了他们的选择之一。

印度、泰国、乌克兰,有非常多外国人远赴他乡就是为了能够在当地完成代孕。

这一现象在中国也有发生。

在NHK的纪录片《爆买生命:不断升温的中美代孕产业》中便有调查说:

国内赴美代孕的人数,随着我国二胎政策的开放,而有非常显著增加。

这些代孕机构甚至提供选择性别等等的服务。

同时,代孕的环节中最不可缺少的,便是代孕妈妈。

花费大量的时间,冒着生命危险去生一个余生毫无瓜葛的孩子,这样的人哪里找?

答案很明显,穷人。

因为这可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准入门槛低但收益很高的赚钱方式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代孕发展规模大的地区,往往是在乌克兰、印度等这样的经济不发达地区。

在纪录片《揭露乌克兰代孕产业阴暗面》中,许多选择成为代孕妈妈的人都是生活拮据难以为继的妇女。

他们家中的收入往往难以支撑日常生活,又没有其他赚钱方式。

于是在高薪广告忽悠下,她们选择了成为一个代孕妈妈。

然而她们却从未被告知,做一个代孕妈妈,将会对她们的身心产生什么样的不可逆的伤害。

有着同样原因的,还有印度的代孕妈妈们。

她们每遭一年的罪,便能够用拿回来的不菲的报酬改善自己家的生活,买食物,买房子,以及供孩子上学。

贫穷,让她们选择了以自损八百的方式赚取酬劳。

虽然我们无法否认依旧有人在代孕中受益。

膝下无子的夫妻见到新生儿的激动,贫穷的代孕妈妈拿到丰厚报酬的喜悦都是真实的。

甚至也因此有不少人因此支持代孕,成为了这个环节中的一员。

比如说纪录片《代孕者》中的印度医生帕特尔。

在她看来,“人类本来就有两大本能性需求,一是求生,二是繁衍。”

“代孕妈妈想要生存,无法生育的夫妇想要繁衍子嗣,代孕则正好同时满足这两种需求。”

但是这些人却不约而同忽视掉了代孕这种行为所产生的违背道德、甚至将生命当作商品草芥的真相。

一方面,我们总是说“生孩子是道鬼门关”。

而代孕妈妈们则在不停地,重复地与这道关卡擦肩而过,以此换取酬劳。

多数的中介机构和委托者只将她们当作怀孕机器来看待,她们根本得不到一个孕妇应有的关心和照料。

无论是生活条件,还是营养补充,不少都在及格线以下。

甚至为了增加成功受孕率,她们会在机构指导下植入几个胚胎,再人工中止几个。

一位匿名的代孕妈妈说,她两次为某一代孕公司工作,每次都被同时植入三个胚胎。

然而因为第一次她只停止了其中一个胚胎,导致大量出血,以致紧急剖腹产胎儿死亡。

于是在第二次妊娠中,公司强制性停掉了三个其中的两个胚胎。

“根据情况,植入、中止妊娠”,多像一个冷冰冰的实验,而非孕育这个原始而神圣的状态。

虽说是商业行为,但毕竟代孕妈妈是第一个带领小生命来到这世上的人。

可中介机构往往在孕妇分娩之后,连看一眼的空隙都不留就将共同生活了十个月的孩子抱走。

她们甚至不被允许对在自己腹中生活了十个月的孩子产生感情 。

这种反复的经历以及怀孕本身对人的改变,让许多代孕妈妈患上了抑郁症。

而且当她们受到中介机构欺骗,后期想要维权的时候,也会因为经济和其他问题投诉无门。

另一方面,每年经由代孕来带世界上的孩子们也不是百分之百健康且会被原生家庭所接受。

有相当一部分孩子会因为各种原因,在妊娠中甚至降生后被发现有身体或者智力缺陷,而被父母抛弃。

甚至有的健康婴儿,也发生因委托人出现的各种状况,在刚出生的时候就成了弃婴。

比如说文章开头所说的张恒与郑爽事件被曝出的音频中,因为无法中止妊娠,有人就打起了弃养婴儿的主意。



明明是整个过程中最无辜的婴孩,却因为没有健康的身体,没有家人的依赖,在尚且不懂得命运为何物的时候就不得不接受被抛弃的命运。

而在代孕过程中有些夭折的婴儿,还会被中介机构“当作医疗废物处理”。

这种对生命本身的漠视,让人无法接受。

2015年,印度和泰国通过法律条文规定明令禁止了代孕。

乌克兰虽然仍处于灰色地带,但相关法律也在人们的努力下被日渐推进。

在我国,代孕虽然被法律禁止,但也有人钻空子。

对于文章开头提到的代孕事件,央视也下场发声:指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

但即便如此,仍旧还是有不少人对代孕表示支持。

微博讨论区还是有不少事不关己的暧昧言论。

百度乌克兰代孕,还是会出现很多指南类的文章:

留心点的人,也会发现公共厕所隔间到处都是代孕的小广告:

有的人会说,人家自己有决定如何处置自己的身体的自由,与你何干?

但正如罗翔老师说的,自由不能以彻底放弃自由为代价

不说代孕,假如人体器官可以由本人自由买卖,那么就一定会形成以此而来的产业链。

在这个产业链中主导的,则依旧是金钱和资本。

资本中的强者依旧有更大的权利,弱者则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保全。

这也就是为什么罗翔老师会说人不能对自己的身体拥有绝对的自由权利。

因为如果你的身体真的完全属于你,就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和欺凌。

长此以往,美剧《使女的故事》中将女性视作生育工具,《逃出克隆岛》中“圈养”器官替代品的故事终究有一天会成为现实。

所以反对代孕,不是限制自由,不是侵犯隐私。

而是在保证基本人权。

保证人之所以为人,而不被当作具有某种功能的机器的本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