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的有必要担心岗位被AI所取代吗?|《未来生活简史》

subtitle
榴莲EDU2 2021-01-23 07:10

罗伊·泽扎纳,国际智能与未来学家,世界未来协会的高级科学顾问和全球代表

一开始,我们让机器去执行各种重复的任务,我们需要自己控制和规范它们的操作。随着智能革命的展开,我们将赋予机器控制自身和其他机器的能力,它们的表现还要胜过人类。但我们失去了相对于机器而言最主要的优势——思考能力,我们的效率也必将败下阵来。矛盾的是,今后几十年,人类相对于机器的唯一实质性优势可能就是执行诸如疏通下水道等枯燥的机械任务时会更灵活、更有效而已。

智能革命之后,计算机将可以模拟人类思维产物,重建人类的全部行为,并像人类本身一样与其他人交互。

这是一个美丽新世界。工业革命就带来了低成本的大规模生产。例如,机械织机生产出大量廉价的面料;有了蒸汽机之后,连中产阶级也能负担起悠闲的远洋之旅了。同样,智能革命也会带来丰富的生活,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前人梦寐以求的高质量生活。

现在大部分依赖与人对话的工作都必然成为计算机程序的天下。这些程序应付这样的对话会比人类更快、更高效,也更得体,从而提升客户满意度。各公司也可以节约一些客服所需基础设施的支出,然后降低产品价格,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更有利地位。

除此之外,计算机还将具备更多功能,承担之前只有人类才能胜任的工作。它们可以做客服代表,做比人类更成功的医生和科学家,撰写新闻稿,甚至在我们的道路上驾驶汽车。从长远来看,它们可能会监督我们的全部生活,引导我们走向幸福和成功,同时在虚拟世界中维存我们死去的故人,让他们复活。

现在的问题就是:人类还能干什么呢?

其实,工业革命也导致了一波又一波的失业潮。机械织机替代了织工。蒸汽机出现后,也不再需要人力划桨了。同样,沃森机器人和同类产品的应用也会在短期内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因为许多白领岗位会被电脑取代。

届时,那些被科技围剿的卢德派(19世纪英国反对工业革命的社会运动者)将复活。这些人就是现在的客服代表、接线员、出租车和公共汽车司机、新闻撰稿人,以及会计和其他很多白领。

很多人会意识到,电脑的工作表现突飞猛进,雇主们为了削减成本,会更多地选择算法而不是人工雇员。裁员人数只会不断上升,随之而来的就是对这项技术的敌意和厌恶。除非可以让所有这些人重新就业,否则我们有可能陷入反技术革命,与我们一直在探讨的智能革命大相径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真的有必要担心吗?其实旧岗位被新岗位代替是从来就有的,也是必然的。托马斯·L.弗里德曼的著作《世界是平的》也描述了这种动态。弗里德曼认为,历史已经证明,“员工数量增加会导致薪酬下降,但知识型员工的下降幅度可能会小于低技能员工”。

原因在于,知识工作者(工程师、程序员、科学家等)总会带来新的理念。他们会开发出市场上可以采用的新奇产品。这些新理念在市场上应用得越多,相邻生态系统中就会有更多新专业和领域蓬勃发展起来。

同样,有些人可能会说,正因为有了足够智能的电脑,才会有新工作成长的土壤。一开始无疑会是这样的。其实,过去几十年就是如此。

例如,Excel专家取代了专业的制图人员。虽然工业革命确实让大部分农业岗位消失了,但它带来了更多城市内工作岗位,从股票经纪人到清洁工。智能革命不会也带来类似的职业更替吗?

答案是,工业革命的结果不一定适用于智能革命。一开始,我们让机器去执行各种重复的任务,我们需要自己控制和规范它们的操作。随着智能革命的展开,我们将赋予机器控制自身和其他机器的能力,它们的表现还要胜过人类。但我们失去了相对于机器而言最主要的优势——思考能力,我们的效率也必将败下阵来。矛盾的是,今后几十年,人类相对于机器的唯一实质性优势可能就是执行诸如疏通下水道等枯燥的机械任务时会更灵活、更有效而已。

过去200年出现过一些看起来不证自明的假设。如果不看这些,未来的局面将变得更加黯淡。200年来,每位政治家都已清楚地看到,国家的福利和力量取决于其公民的身心健康,取决于公民是否能够激发潜能,造福国家。但是,当计算机取代一部分人,让一些公共部门变得冗余,会发生什么呢?欠发达国家会有兴趣投入巨额资金和资源,去帮助改善那些数以亿计的贫穷、生病和无知的公民的生活吗?还是说,他们会更关注先进计算机和人类的“前沿”——计算机操作者呢?

这种严峻局面可能在一些国家是真实存在的。但我预计,很多别的国家会面对相反的局面:穷人不会被弃之不顾,因为技术效率将渗透到社会下层。智能计算机不会是富人和上层人士的专属。它们会出现在服务、教育,甚至科学领域,发挥其高效和低成本的优势,通过未来几十年将构建的通信和网络系统来造福穷人,成本也比人类自己提供这种服务要低得多。

由于这种信息技术的涓滴效应,穷人也能获得教育和信息服务,甚至能用我们在前一章中提到的3D打印机生产药品和物理辅助设备。这就需要将西方普遍使用的有线和无线网络进行升级。然而,与对人类的潜在回报相比,这只是很小的付出。所有这一切只有在我们仍然是人类的情况下才成立。但我相信,我们终将改变,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超越人类的定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迄今为止所依赖的所有定义和基本假设都会很容易改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