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郑爽最新录音曝光:她的恶毒,远不止这些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1-20 17:31

法律只是对人最低的道德要求,如果一个人标榜自己遵纪守法,这个人完全有可能是人渣。

——罗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爽彻底凉了!

她遭到全网声讨,完全没有同情的必要。

代孕+弃养,足以把她钉在耻辱柱上!一生!

发生这么大的事,该怎么道歉,是全网的关注点。

但从她姗姗来迟的三条回应里,看不到任何悔意。

其中只字未提“弃婴”二字。

如果要用四个字概括,一定是“莫名其妙”。

而她的第二条回应,更看得人反胃。

“谁家女儿谁心疼,我爸妈只希望我能不要哭了赶快睡一觉。”

“我真是传说中那种大傻丫头,自己的错却要我家人承担。”

她是有父母的人,她那两个被抛弃的孩子难道没有?

不同的是,她是父母的掌中宝,那两个孩子却是她的肉中刺。

1月19日晚,她又发了条微博。

换个表述则是:我很努力,所以我无罪。

这回应,对比着她和张恒两家的录音,你就知道有多扯皮了。

“谁养不起,

就是跟医院说一下,

就弃养了呗。”

“这孩子真的打不掉,

TMD,我都烦S了。”

“就这样送人了。

对,就全忘了。”

这口气,轻描淡写,满带厌恶,像是商量怎么处理废弃品。

而把代孕所生的孩子抛弃,忘掉,就是郑爽所谓的“负责”。

在最新曝出的录音中,她更是在合理化自己的恶行:

“就像我觉得这个错误,

至少会让,

我觉得双方的压力都没有那么大,

因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情。”

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讽刺的是,她的错又歪打正着做了一件“好事”:

“推动”全民抵制代孕!



代孕,是黑市里一个罪大恶极的“游戏”。

代孕妈妈作为“人”的部分被无视了。

在中介和客户看来,她们仅仅只是一个子宫,一个商品。

孩子也不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而是有“品质”高低之分。

假如,品质“不达标”呢?

最近,代孕妈妈吴川川遭客户“退单”,孩子上不了户。

热搜的说辞让人很愤怒。

“退单”二字,赤裸裸地开了代孕背后血淋淋的真相。

2016年的一天,她在网贷群看到一个广告,帮人代孕可挣20万。

不用发生关系,

只需“借腹生子”。

她心动了,觉得人生翻盘的机会来了。

结果陷入另一种困境。

雇主前后“用”过三名代孕妈妈,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彼时,她已经43岁,不再年轻。

中介为了加大受孕的成功率,每天让她吃激素类药物。

她不懂什么是“代孕”,从吃药到做移植手术,她被一一推着走。

10来天后,她被带去了一家地下诊所。

手术室的条件,

医生的资质都没保障,

一旦出现意外,无人知晓。

还好,她受孕还算顺利。

为了不出意外,她整日处于卧床状态。

不敢侧躺,

不敢洗澡,

甚至不敢打喷嚏。

她对着腹部喃喃自语:

“孩子你要努力,虽然我不是你妈妈,只要你能努力,就能来到这个美丽可爱的世界,我也能够摆脱现在的困境。”

可惜,事情的转折超乎她的预料。



就在她等待孕期结束,把钱拿到手时,却被诊断出了梅毒。

图源:腾讯新闻APP

她感到很困惑,一直小心翼翼怎么会传染了梅毒?

甚至一度怀疑,这就是雇主设下的局,嫌弃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男孩。

满心的委屈很无力,

她在交易中没有主动权。

她被雇主舍弃后,“价值”没有了。

她腹中的胎儿也被要求打掉。

但怀胎十月,纵然精子和受精卵都是别人的,她也不忍心打掉。

有一次,吴川川感到孩子在蹬她。

她很自然地摸摸肚子,用责怪的语气说,“幺儿你蹬得妈妈很痛。”

没想到,肚子立马不痛了。

当胎儿不动时,她会莫名感到害怕。不禁对着肚子喊,快动一动,妈妈担心了。

渐渐地,她对孩子的出生有了强烈的期待。

当期待转化成信念,她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经护工朋友介绍,她认识了离异、单身的张超,有了容身之所。

她准备生完孩子就走人。

孩子归张超抚养。

可人算不如天算。

孩子出生后,她反悔了,想留下这个可爱的小精灵。

她与李某松日久生情,决定结婚后一同抚养。

图源:腾讯新闻APP

在设想中,这个三口之家将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在现实中,孩子成了一个“黑户”,落户无门。

她买不起出生证明,就动起了歪心思:

做一个出生证买卖的中介。

谁要卖证,

谁要买证,

她一一对接,

赚取中介费。

花个6万块,

随便取个名字,

来路不明的婴儿就有了户口。

好巧不巧,央视赶在吴川川交易成交前,曝光了这个黑色产业链。

她躲过一劫,

同时一无所获。



2020年,孩子3岁了,生长得很健康。

图源:腾讯新闻APP

在她的脑壳里始终盘旋着一个疑问: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让她上幼儿园?

有一次,她画了一只鸟。

图源:腾讯新闻APP

吴川川看完百感交集。

她觉得女儿很渴望自由。

这种不安感,促使她多次问女儿,“你喜欢妈妈吗?”

看到女儿点头,她就会忍不住哭泣。

这时,女儿就会扑进她的怀里,用脸蹭她的耳朵。

私底下,她还为女儿做过很多努力。

这是女儿看不见的母爱。

吴川川抛开工作,游走在复杂的网络中。

有的,说能给人办落户。

她信了,被骗走七八万。

有的,说只要有孩子血样,

就能做亲子DNA鉴定。

结果2万2的定金又没了。

走投无路之下,她找到孩子生理学意义上的父母。

但她们已经通过代孕,有了一对双胞胎。

对于这个被自己“退单”的孩子,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感情。

自然无法帮孩子上户口。



吴川川身为代孕妈妈,她的“女儿”总体而言是幸运的。

幸运健康出生,

幸运受尽呵护。

吴川川很舍得为她花钱。从奶粉、尿不湿,再到玩具,应有尽有。

不缺爱,也不缺物质。

但更多代孕所生的孩子,各有各的悲惨际遇。

可能被当成宝,

也可能被当成烫手山芋。

毕竟,对雇主来说,代孕只是工具,孩子只是“产品”。

如果通过性别筛选,感到“不合适”,会被打掉处理。

如果这个“产品”太“次”,换一个也不痛不痒。

冷冰冰的感官背后,是对生命的漠视。

也是对“父母”二字的轻视:不是拥有了孩子,就配当父母!

去年7月,发生了一起荒诞的案件:

一夫妻花74万找代孕,生下的孩子检查“听力弱”,把代孕机构告上法庭。

目的,是要求全额退款。

代孕机构则反咬一口,说他们故意找茬,看孩子出生了,就想少付点钱。

夹在中间的孩子的感受,却无人关心。

而所谓“靠谱”的机构会事先声明:

病婴可退回。

一如2018年的一则新闻:

贵州女子花45万代孕,抱回的婴儿却患有脑萎缩。

她联系代孕机构后,对方称可以“免费再做一个”。

简直把孩子当成了玩具。

但玩具有瑕疵可以送回原厂,但孩子有病谁负责治好?

如果谁都不愿付出这个“多余的成本”呢?

一细想就感到毛骨悚然。

人民日报说,“将生育看作一种劳动,将生命看作一种商品,是人类的耻辱。”

生育既是人类的权利,更是责任!

而代孕,正把这种父母包揽责任的过程狠狠践踏。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雇主可以,但代孕妈妈却很难做到。

她们生孩子,本是一场交易。

但在和胎儿“相处”期间,态度悄然发生了变化。

还记得2019年的“上海代孕妈妈争夺抚养权”事件吗?

玲玲是一位代孕妈妈,她“代为”生下的孩子天天本属于雇主。

但她却反悔了,不肯把孩子让出去。她说:

“我知道代孕的目的是不对的,

但是从怀上这个孩子的那一刻开始,

我觉得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

与被雇主放弃的不同,玲玲可以拿到全部酬劳。

但她的重心转移了。

钱不再重要,

孩子更重要。

她把雇主告上了法庭,只为抢夺抚养权。

案件的判决结果很耐人寻味:

孩子归父亲抚养,但玲玲享有探视权。

因为她算是孩子的生母。

这和郑爽们形成鲜明的对比:别以为提供精子、卵子,就可以成为父母,可以随意处置孩子。

没有勇气经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女性,大概率也没有真正的母爱。



也许有人会问:有需求就有市场,为什么不把代孕合法化?

这样孩子的归属就容易划分了。

但假设真的合法化,伤害的是谁?

不妨看看知乎上的一个问答:

代孕拟合法化是否会危害到女性权益?

其中一个答主用段子的形式说:

“重男轻女的家庭眼睛一亮,看到了一条比彩礼更能发家致富的路。

养猪厂厂长眼睛一亮,当即决定不养猪,改养......

十一个姐姐自愿代孕凑钱为弟弟买玛莎拉蒂和海景房娶媳妇,并且再三向媒体表示家里不重男轻女。”

这是一个无比恐怖、无比魔幻的设想。

女性的地位会急速下滑,倒退。

那时,重男轻女以另一种形式存在:每个家庭都会尽可能地多生女孩。

她们的标签,是“扶弟魔”、“扶哥魔”,是改善家庭的捷径。

不再可能成为独立女性。

丈夫会对妻子虎视眈眈,希望她能牺牲自己。

男性会对女性产生一种不由自主的恶意,或剥削:女性=子宫=谋财的工具。

理想中的你情我愿荡然无存。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心理渐渐地也会变得畸形,成为掠夺者,或者是待宰的羔羊。

换句话说,代孕的合法化,是人类的灾难。

它加剧两性的对立。

所以,任何形式的代孕都不应该存在。

如果你想让孩子有一个健康的“身世”,享受真正的天伦之乐,那么从自己做起,坚决抵制代孕吧!

作者:羽逸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