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新疆话到底是个撒?听这两个儿子娃娃讲了我才知道

subtitle
爱乌及乌 2021-01-20 16:0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碰到郑又铭和Cehkuon之前,我完全不知道老新疆话为何物。

在B站看到博主老新疆巡抚-阿兖发布的老新疆话教程时,我心想,“这不就是身边回族朋友讲话的口音吗?”

但跟他们聊完天之后,我才第一次通过方言来回望一座城市的历史。

作为兰银官话北疆片的方言,老新疆话在一次次人口迁徙中层层垒叠而成,它拥有着人口流动的信息和痕迹,同时也承载着一段陕甘移居人民的历史。

郑又铭B站教学视频截图

祖辈在新疆各地区扎根生活,方言提供了他们与故土血脉相连的存在依据,承接着独有的生活方式和情感共鸣。

随着各地人民的迁移,这个很少被城市中的年轻人使用的方言,正处于“被误解”的状态中,并且在不断消逝。

郑又铭和Cehkuon,两个土生土长的乌鲁木齐95后,对这种消逝有着许多不舍与遗憾。

于是,他们俩以自己的力量在挽留这种消逝。

01

因为公益广告《筷子》迷恋上方言

2014年,还在上初中的郑又铭看到央视的公益广告《筷子》,听到不同汉语方言,感受到方言的魅力,就此入坑方言圈。

如今能够熟练使用多种方言的郑又铭总结以往的学习经验,是大量的听语料,“但凡能找到某种方言的节目或者视频,我就一个劲的听。每天看两期,连着看两个月,其实也就差不多了。”

B站视频截图

不断地积累语感之后,跟本地人交流达到逐渐学习、矫正的效果,再根据相关的书籍进行精确的口音矫正。

“我们把汉字分为“声,韵,调”三个部分,接触的方言逐渐增多之后,会发现汉语内部的差距其实很有限,大部分方言之间都有很强的对应关系。只要找到稳定的语料大量的听,就会对方言的学习有很大的帮助。”

2019年底,郑又铭以老新疆巡抚-阿兖为名陆续在b站更新老新疆话相关的视频,“乌鲁木齐的汉文化来自清末乾隆年间的陕甘移居百姓,本土文化上与故地一脉相承,只是后来的迁居人口远远超出了老一辈。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乌鲁木齐不仅有海纳百川、大气谦和,也有老一辈人所带来的独特西北文化。

02

挽留方言的流逝

是两个年轻人的份内事

郑又铭也曾去奇台的农村请当地老人录语料,希望老新疆话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留下一些有用的语音资料和视频资料。

如今,他的B站和知乎上有一套根据《乌鲁木齐方言词典》《乌鲁木齐方言音档》《新疆杂话》所编写得非常全面的老新疆话(“兰银官话-北疆片-乌鲁木齐话”)教程。

他把这些叫做“份内事”,但自我介绍时,只是说自己是一个“希望为方言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尽一些微薄之力的普通学生。”

郑又铭在澳门演唱粤剧

相较于其他地区的方言,老新疆话逐渐被普通话和广为人知的“新普”所取代,阿兖坦言在学习和推广的过程是非常孤单的。

直到2017年,他认识了一个研究兰银官话的同好Cehkuon。

Cehkuon从小就对语言非常敏感,8岁开始学习俄语,六年级自学日语,中学学习德语和西语,还学会了韩语、维吾尔语和乌兹别克语。现在,他不仅精通中国各地方言,还是一名专业的日语笔译。

Cehkuon在2019年,用了一整年的时间和精力搭建了一个网站,涵盖山西、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40多个地方的字音查询。

他们都有些孤独地做着很少有人知道的“份内事”。

03

追根溯源,是学习方言的必经之路

对于郑又铭而言,学习方言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愉悦。

“我就是单纯觉得这个东西很美,非常值得我去学习。在所有人都使用普通话的情况下,我无法从实用的角度告诉大家学习方言可以得到什么。”

但对于Cehkuon而言,语言是完全融入生活的,无论是跟社区的维吾尔族阿姨用维吾尔语交流,还是跟朋友用韩语聊天,都十分平常。除了个人爱好之外,Cehkuon也看重方言的实用性,“某种程度上来说,方言能快速区分出‘内外’和‘你我’,它是最直接辨别地域属性和身份的工具。”

B站教学视频截图

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对各地区的行政划分和历史都如数家珍,Cehkuon说:“学习方言,就不可避免的需要追溯方言形成的历史。”

他和郑又铭不仅会阅读资料了解历史,还会实地去探寻方言所承载的生活方式。郑又铭在学习江西方言时,经常会到江西,实地学习赣语。

04

不希望大家戏谑地看待方言

方言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展现方式,存在于音乐作品、影视作品乃至短视频中,这些方式正在促进不同地区的方言被更多的人熟知。

方言视频能够成为短视频领域的常见类型,是因为方言本身在连接情感、渲染气氛、拉近距离、强化认同上具备了传播优势。

郑又铭讲到现在很常见的一个现象,“很多短视频大肆传播某种方言不适合谈恋爱,不适合说情话。会在一个特别正常的句子添加一些脏话和俚语,把那句话说得面目全非。”

他的语气中有些无奈,“明明普通话还没有普及之前,大家都在使用方言啊,完全可以正常沟通不是吗?还是希望大家能正确看待方言。”

而Cehkuon认为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资料,“短视频的语言资源是非常丰富的,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各个地方的人,讲着当地的口音或方言。而且短视频是非常实用的,你不会看到几十年前的用法,一旦学会了当下就可以使用。”

05

方言圈,也存在着鄙视链

郑又铭和Cehkuon都提到,方言圈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证明自己的方言存古。完全想不到,原来在方言圈,也存在着鄙视链。

存古:现在使用的方言跟古代的语言契合程度高。

为什么会存在关于存古的争论,郑又铭解释,“这关系到文化话语权以及文化自信的问题。”

Cehkuon

郑又铭认为因为方言存古与否并不重要,“因为语言总是要发展的,发展得快并不是一个错误。”Cehkuon从城市发展和现代交通及通信空间的改变,举了上海话演变的例子来解释了语言迅速变化的原因。

诚然,个人的力量对方言的挽留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但这种挽留本身并非无意义。

至少,我们都知道方言储存着每个人的根源,这个隐形的情感世界无法被取代。

作者:退役少女

图片:受访者提供

编辑:退役少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