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被称为“菩萨皇帝”,身为帝王却四次出家,吃斋念佛却活活饿死

subtitle
史事拾遺 2021-01-20 13:23

作者:张尧

历史上有很多热心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却不务正业的帝王,南唐后主李煜对填词作画爱不释手,宋徽宗赵佶则沉迷于琴棋书画不能自拔,而明熹宗朱由校最开心的,莫过于在紫禁城内光着膀子挥汗如雨地做他的木匠活。而本文将要登场的这位,却将自己的一生都投身于佛教事业,其崇佛礼佛之虔诚、佛学修养之深厚,让后人佩服不已。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菩萨皇帝”,竟然最终落得个活活饿死的悲惨下场。这就是南朝梁代的梁武帝,萧衍。

早年的萧衍曾是南朝齐代的政坛大佬,当然再高级的打工人也不如自己做老板,于是萧衍干脆代齐为梁,自己做了皇帝。改朝换代少不了刀光剑影,萧衍对齐宗室大开杀戒,一时间血流成河,在尸山血海里登上皇位的萧衍,和后期那个虔诚的佛教徒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比。当然在南北朝时期,对前朝皇室动辄灭门灭族也是“常规操作”,萧衍也算是犯了上位者“都会犯的错误”。上台后的萧衍其实有着一个极佳的机遇,放眼北方,昔日铁骑百万的北魏内部混乱不堪,不久更是分裂为东魏、西魏相互打得不亦乐乎,这样的天赐良机,要换成桓温、刘裕这样的一代枭雄,早就开始北伐大业了,不过萧衍明显不是这样的雄主,虽然北伐也装模作样的搞了几次,也取得了一定战果(主要还是靠那位“白袍将军”陈庆之,可惜萧衍给的兵和支援太少),但最终都是不了了之,显然这位“武帝”是志不在此的。对于他来说,半壁江山也就差不多得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业去做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现在已无法得知这个并不忌讳血腥和灭门的帝王是怎么突然决定要当一名佛门弟子的(是人性的两面性或是对过去所作所为的忏悔),但可以确定的是,萧衍的崇佛礼佛绝对不只是说说,或是烧个香磕个头那么简单。他一顶皇冠戴三年,一床旧被子缝缝补补还能再用两年,穿的都是旧衣服,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后宫也没什么美女。而对自己节俭致极的同时,在佛教方面的投入堪称“大手笔”,他亲自督工在首都南京(当时叫建康)台城(即南朝的皇宫)仅一街之隔的鸡笼山修建了同泰寺(今天的南京鸡鸣寺),整个寺院依皇家规制而建,规模宏大、金碧辉煌,堪称整个南京乃至南朝的佛教中心。不仅如此,萧衍还在南京城大兴土木、广建寺院,数量竟超了500座之多!唐朝杜牧有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现在来看,杜牧的诗句不是夸张,而且还给人少算了。

当然,萧衍也不仅仅只会搞“面子工程”,对于佛法他也算颇有研习。同泰寺建成后,萧衍经常在寺内潜心研究佛经、撰写心得,据说其每次说法都有成千上万的信众来听讲。虽然台城和同泰寺不过一街之隔,可他还是嫌弃每次从宫里去寺里要穿过多道宫门太不方便,于是干脆在台城正对着寺里的宫墙上新开个大门,这样更便于其出宫入寺。再往后萧衍更是变本加厉,干脆披上袈裟住在寺里声称自己“出家”,大臣们只好奉上巨额款把皇帝给“赎回来”,这样的把戏前后竟然达四次之多,萧衍乐此不彼地玩“出家”,大臣们则一次又一次跟在后面“花钱赎人”(据说赎金总额高达四亿钱)。当然萧衍就是在变着法给寺里捐点“香火钱”,不过这做法也算是也是空前绝后了。

事实证明,萧衍的这番“神操作”没有白费,不仅整个梁朝治下,就连东南亚的番邦小国都尊称其为“圣主”、“是我真佛”,都以到南京来礼佛为最大的荣光。而这其中,就有慕名远道而来的印度高僧达摩祖师。萧衍对达摩的到来欣喜若狂,派专人专车(当然是马车)接达摩来南京,并在同泰寺以最高规格的礼节接待。

然而崇佛的皇帝和得道的高僧的会面,不仅没擦出什么火花,反而无比尴尬,当萧衍滔滔不绝向达摩“汇报”其佛教事业成果后,达摩却对萧衍的做法丝毫“不感冒”。达摩直言不讳地表示,佛法重在个人修行,所谓“明心见性,自能成佛”,而萧衍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简直是作秀,只是些皮毛而已。期待已久的会面在不欢而散中收场,萧衍虽然感到如当头棒喝一般,但还是希望达摩能留在南京给其“指点迷津”。不过达摩显然是对其失望至极,于是动身北上,最终去了河南嵩山,并建立少林寺开创禅宗。此事一直成为萧衍的终身遗憾,直到达摩圆寂后,他还亲自为其写下了悼念碑文,开篇写道“见之不见,逢之不逢,遇之不遇,今之古之,怨之恨之”,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萧衍对达摩的深切怀念以及无比悔恨之情。

不过总体来说,萧衍还算是个心胸开阔、较为宽厚的帝王,达摩当众没给其面子也并未影响萧衍对达摩的态度。此外作为佛教徒的萧衍对道教也很尊重,他还曾多次邀请当时著名的道士陶弘景出山讲道,在遭到婉拒后也并未怪罪,反而多次写信向陶弘景虚心请教(因此陶弘景又被称为“山中宰相”)。当然,从达摩、陶弘景这些宗教界“大咖”一再拒绝与萧衍的合作可以看出,这些真正的“高人”们对萧衍的做法其实都是不认可的。

萧衍一心向佛、不务正业,军国大事逐渐荒废,然而更致命的是,他竟然收留了一个心腹大患!当东魏名将、时任吏部尚书的侯景来降时,萧衍不仅将其收留,还对其信任有加,甚至授予大权(史称封其为“大将军、大行台,如邓禹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萧衍佛经念多了连国家大事也信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总觉得外面来的比本朝的能力强。这种无脑做法很快就遭到了回应,侯景不久就掀起了叛乱,一路烧杀抢掠进了南京,昔日繁华的帝都顿时成了生灵涂炭的地狱(可笑的是,侯景自封“宇宙大将军”)。萧衍也成了阶下囚,就连临死之前想再喝一口蜂蜜水的小愿望也没有得到满足(和做了两年“土皇帝”的袁术的下场倒是一模一样)。对于这个无比悲惨的结局,萧衍倒是相当淡定,留下了一句“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的遗言就撒手西去了(很有禅意的感觉)。

纵观萧衍的一生,身为九五之尊的当朝帝王却无心军国大事,反而把毕生的经历和心血都投身于佛教事业,然而,崇佛礼佛一辈子的他,最终却也未得到神佛的庇佑,反倒是在晚年落得个活活饿死的悲剧收场,这恐怕也是一个意外又绝妙的反讽。也许真像达摩所说,萧衍说到底还是只得其表,未得其里,到最后也没有真正参悟到佛法的精髓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