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此人在雨天写下一句千古名诗,后来续写的人很多,都如画蛇添足

subtitle
王二历史漫谈 2021-01-20 13:05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诗至唐朝达到大盛之境界,群星璀璨、名流辈出,初唐四杰、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王昌龄、高适、白居易、元稹、韩愈、刘禹锡、李贺、杜牧、李商隐……等等,唐诗在这些人手中走向了最为辉煌夺目的时代,给后人留下了难以企及的高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诗坛牛人既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幸事,但是对于唐朝以后的人来说,却又如桎梏一般。因为唐朝诗人把该写的、能写的都写了个遍,所有的人生体验与感悟差不多都被唐诗道尽了。以至于后来者,很难写出可比肩唐人的诗作来。

有一则笔记记载了件很有趣的事,北宋诗人杨朴,每次写诗前,卧在草丛里冥思苦想。一旦偶得佳句,便兴奋得从草间跃出,吓得路人无不惊骇。尽管如此,杨朴也没能留下哪怕一句千古流传的佳句,如果不是研究古典文学者,都不知道有杨朴这个人。唐以后,有天纵之才如苏轼、陆游者,寥寥无几。一旦写出能流传千载的杰作来,不啻于中了彩票大奖。

陆游诗云:“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作诗亦复如是。宋代僧人释惠洪《冷斋夜话》卷四载:黄州诗人潘大临,善诗文,又工书,常有好诗流出,连文坛领袖苏东坡都对他的诗作喜爱不已。有一年秋天,潘大临的朋友谢无逸写信问他,最近有没有新作拿出来欣赏欣赏啊?

潘大临答复道:“秋天的景色,每一件都能写出佳作。只恨常为俗事纷扰,影响了写作的氛围。昨天靠在床上休息,听到窗外林风雨声,一时灵感涌上心头,便起床在墙壁上写道“满城风雨近重阳”,不料,就这个当口,来了上门催租的差役,顿时诗兴全无,再也写不下去了。现在也只有这一句回寄给你了。”

看来作诗,也是一件很仪式的事情,俗事纷扰是诗家大敌,不然古人也不会发出“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的感慨了。潘大临去世后,他的朋友谢无逸写下《补亡友潘大临诗》: 满城风雨近重阳,无奈黄花恼意香。雪浪翻天迷赤壁,令人西望忆潘郎。来祭奠亡友。

到了南宋时期,还有一位叫方岳的诗人,有诗《有九日道中凄然忆潘邠老句》,补了三句: 满城风雨近重阳,城脚谁家菊自黄。又是江南离别处,烟寒吹雁不成行。除了上述两首续作外,千百年来还有不少续写,皆湮没故纸堆。

公允地来说,以上补写的都还不错,但是同首句相比,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就好像是一个整了容的人,还是那张脸,但表情变了,变得很不自然。上面补写的诗都没有流传开来,真正有名的还是那句“满城风雨近重阳”。后来又从此诗中脱胎出一个成语,即“满城风雨”,喻指消息一经传出,就到众口喧腾,到处轰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