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电竞到底是不是体育?

subtitle
爱范儿 2021-01-20 10:13

电竞不是体育!哪怕它进了奥运,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

爱奇艺体育 CEO 喻凌霄在第五届「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里的一番话,彻底惹怒了电竞圈,引来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讨伐」,同时也获得不少体育项目捍卫者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爱奇艺体育 CEO 喻凌霄. 图片来自:体育产业生态圈

活动上,喻凌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2020 年,疫情造成体育赛事真空,线上比赛变得特别重要,但是从游戏演变而来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不管你是不是加入了奥运会。资本可以逐利,但是不要假装是体育。体育需要更多线上产品,但一定是积极健康线上的生活方式。」

一夜之间,支持和反对两派开始在网上隔空喊话,火药味十足,促使喻凌霄明确反对电竞变成体育项目的可能是一条重磅消息: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全体大会批准电子竞技作为正式项目入选 2022 年杭州亚运会

早在 03 年,电竞已成体育竞赛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电子竞技早在 2003 年就被国家体育局列为体育竞赛项目。

2000 年前后,世界主要国家已敏锐察觉互联网是未来必争之地,纷纷开始大力推动互联网的普及。为了不落后于世界潮流,中国于 2001 年在北京建成首个下一代互联网地区试验网,此后中国宽带网络迎来了高速发展。

那些年,中国互联网爆炸式增长,全国各地冒出大大小小的网吧,「俘获」了大量中青少群体,而网吧之所以能吸引大量顾客,则是因为那些 PC 上的游戏 —— 魔兽世界、星际争霸、 反恐精英(CS)、传奇等等。

▲ 魔兽世界

▲ 星际争霸

▲ 反恐精英(CS)

游戏快感让许多人欲罢不能,游戏运营方为了让用户沉迷游戏,利用攀比心理,依据玩家的表现打造竞技排行榜,比如「服务器排行榜」、「全市排行榜」、「全省排行榜」、「华南排行榜」、「全网排行榜」等,这就是电子竞技的前身,只不过当时规模小,标准单一,还不成体系。

首次让电竞体系化的是韩国。

2000 年,韩国三星赞助举行了 WCG(World Cyber Games ,世界电子竞技大赛),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奥运会模式」举办的电竞比赛,第一届 WCG 包括星际争霸、帝国时代 II、FIFA2000 和雷神之锤,其中星际项目有来自 17 个国家的 49 个玩家参加,总奖金为 5 万美金,中国选手 Kulou.csa 获得了第七名。

▲ 首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很快,两年之后的 2002 年,中国工信部牵头组织了「中国电子竞技大会」,提出了为电子游戏正名的概念,提倡「以超越游戏的电子竞技诠释全新理念,引领时尚健康的全民电子娱乐文化潮流」。一年后的 2003 年,国家体育局就把电子竞技列为体育竞赛项目。

十八年前的这个决定看似「违和」,实则水到渠成。原因无它,哪个国家立在互联网潮头,哪个国家就走在世界前列,从这个角度看,当年决定把电子竞技列为体育竞赛项目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从「神坛」跌落,只需一把火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 2001 年年底,中国有 1254 万计算机联网,比上一年增长 40.6%;上网人数为 3370 万,增长 49.8%,其中有网络游戏订户 418 万。2001 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将达到近 10 亿元人民币的规模。

国际和国内都认可,电竞就从此一帆风顺了?

并不是,因为人们逐渐发现,电子游戏造成了很多社会问题。

有的人夜不归宿,通宵玩游戏,面黄肌瘦,似「鬼」一般;有的人以网吧为家,身体「发烂发臭」,最后猝死在网吧座椅上;有的人为了要到上网费,不惜持刀威胁父母,最后造成命案;有的人和网管发生争吵,火烧网吧,致使 25 人丧命……

▲ 2002 年,北京蓝极速网吧发生一起恶性事件,4 名未成年人因与网吧服务员发生纠纷后纵火报复,致使 25 人死亡、12 人不同程度受伤

那些年,电子游戏成了社会各界口诛笔伐的对象,有人甚至形容它是「电子海洛因」,和毒品一样摧毁人的身心,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上瘾行为

2003 年 CCTV 5 开播《电子竞技世界》栏目,电竞节目第一次在国家级电视台出现,引起了极大反响,被称为「游戏爱好者的必看节目」,但社会上批判的声音极大。最终,广电总局在 2004 年发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子竞技世界》停播,从开播到停播仅 10 个月。

▲ 另一个游戏节目《游戏东西》收视率也很火爆

智能手机普及,电竞冲奥

对电子游戏的批判持续了很多年,电竞也进入了相对低谷时期。沉寂若干年后,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电子游戏变得全民化,电竞又重回大众视野。

同时,对电子游戏的批判声音在逐渐减少。原因很简单 —— 中国手游用户规模达到了 6.4 亿,除开老人、儿童和未配备智能手机的人,可以这样说,几乎每个智能手机用户都玩过电子游戏,批判游戏的立场不再那么牢固,观点也少了几分尖锐。

用户激增,市场也在疯狂膨胀。

伽马数据整理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从 2008 年的 185 亿元,增长到 2019 年的 2330 亿元,增长达 12 倍以上。手游市场从 2008 年的 1.5 亿元,飙升到 1513 亿元,增长高达 1008 倍。

这是一块大蛋糕,无论是增长率还是总量都很亮眼,而且数据还没把游戏衍生及周边行业的市场算入。

不过,随着市场的成熟,电子游戏的天花板愈发明显,游戏市场年增速从最高点 60% 降至 7 %,手游市场年增速从最高点 72% 降至 5%。

无数案例证明,想把竞技活动蛋糕做得更大,体系化、正规化、产业化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游戏行业把目光投向了奥运会,只要「冲奥」成功,正名后的电竞进行商业化必然一帆风顺。

▲ 体育商业化后,可以带来极大的经济价值,明星、品牌、公司、广告商和媒体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2013 年 5 月 17 日,17173 向全球玩家发起请愿活动,申请将电子竞技比赛加入 2020 年夏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

2018 年,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International e-Sports Federation)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奥运项目。但是,国际奥委会认为,电子竞技因游戏暴力成分与奥运会理念中的消除歧视、消除暴力和传播和平始终不符,拒绝了让电竞加入奥运大家庭。

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当时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奥林匹克的项目不能宣扬暴力和偏见……那些杀人游戏,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与奥林匹克价值观相悖,因而不能被接受。」

▲ 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

「冲奥」不成功,电竞行业把目光转向亚运会,2019 年开始,就传出电竞将成为 2022 年杭州亚运会竞技项目之一的消息,在网络上引发了小范围的讨论。

「电竞成亚运会竞赛项目」的消息,经历传言,猜测,争议,最终在 2020 年 12 月 16 日确定:据腾讯电竞官方微博消息,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全体大会在阿曼苏丹国马斯喀特市召开,批准电子竞技作为正式项目入选 2022 年杭州亚运会。

正反双方交锋,电竞正名蒙阴影

了解了电竞的由来,争议正反双方争议的关键点显而易见 —— 电竞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反对者认为,体育追求的是更高更快更强,引导「心智体」三方面的成熟,还有摒弃暴力和倡导和平的宗旨,带给整个社会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而电竞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和体育精神背道而驰,「看看那些所谓的电竞人,你觉得他们健康吗,天天坐着打游戏,大部分都没好好读书才做这个,小孩子学他们就废了」。

▲ 小孩沉迷游戏,弄到支付密码,偷偷花费四万多元,类似事情时有发生

第五届「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上,盛力世家创始人、CEO 李胜表示,体育需要身体锻炼,体育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德智体需要全面发展,不能被手指和大脑运动所取代。体育有竞技,但竞技不都是体育。

为了消除这些负面印象,2019 年 9 月 10 日,KPL 联盟主席张易加宣布,未来将与广州体育学院合作,将有一批职业选手回到学校接受再教育。

赞同者认为,竞技的目的既然是更高更快更强,那么为什么智力和科技的比拼不算竞技,「古时候没有电子,智力方面的东西比拼,大家比体力。现在电子竞技可以说从技术、心态、合作、策略都在综合进行更高更快更强的比拼,完全符合体育精神。」

▲ 2020 年 10 月 31 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上海浦东足球场举行. 图片来自:新华网

KA 女子电竞俱乐部 COO 周婕在一次活动上说:「(电竞)社会认可度更高,电竞得到了政策的重视,电竞产业的价值被发现,电竞人得到了认可和尊重……送孩子来签约俱乐部的父母,大都知道电竞是什么,对政策、行业乃至孩子未来的职业发展都有一定的了解。」

据悉,早在 2017 年,上海就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的口号。到了 2020 年,推动电竞产业发展被写入《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 年)》。

所有争议,都是利益

爱奇艺体育 CEO 喻凌霄坚决反对电竞变体育新闻下方,有个评论是这样写的:

电竞坏就坏在,它不在爱奇艺体育直播节目中。

这句评论直指核心,所有论证事物是否合理的理由,背后必然是利益在驱动,正反方都是,愿意把电竞作为产业打造的国家和城市也是,谁也没有对错和高低之分,都是在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 上海国际新文创电竞中心效果图,项目于 2021 年 1 月 4 日动工,打造国内首个以电竞文化为核心,泛娱乐产业依托生态文化和社区文化为辅助的电竞专属「VBD」—— 中央电竞区. 图片来自:浚源建筑设计官网

就好比我,我认可电竞是一种竞技,其社会经济价值无法估量,对社会利大于弊,但我认为它不属于体育,如果电竞和体育画上等号,那么今后很难让我的孩子对体育活动和电竞有更明晰的认知,今后我要求孩子「多运动少玩电子游戏」时,也许会被回怼「电竞都是奥运项目了,为什么不能玩」,间接提高了教育成本,也不利于孩子的健康发育。如果换一位把孩子送到电竞组的家长,一定持截然相反的观点。

针对此事,知乎用户陈怼怼是这样评价的:

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的真正矛盾,其实并不在于精神和概念,而是两者间所有的利益团体,围绕「竞技控制权」展开的权力斗争。 厂商亦然、行业机构亦然、体育组织亦然、国际奥委会更是亦然。 无非是一个正在兴起潮流,企图进入一个公认的权威组织,妄图蚕食对方的影响力,无奈却倒在了权威组织的高门槛上。 随着时间的推进,结合现在的情况去分析,如果有一天世界体育的掌门人敢拍着胸脯说「电竞尽在掌握了」,或许电竞真的能进入奥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邓亚萍 电竞和传统体育都是竞技体育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