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看作王羲之传世唯一真迹现身辽宁,高清展图实拍,罕见怀素题跋

subtitle
图图影视坊 2021-01-20 09:38

目前辽宁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文物展”,有一件东晋小楷墨迹《曹娥诔辞卷》,纸张、字迹已经暗沉辨认不清,但就在这不足1cm的小字里,藏着万千气象。

疫情期间很多人可能无法到现场观看,发一组我上个月在辽博的实拍图,给大家过过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他是不是王羲之的真迹,学术界一直存在两种观点,但东晋人的墨迹,这是无疑的。

千百年来无数名家为它打call,甚至有人说,比王羲之写得还要好。

《曹娥诔辞》讲的是孝女曹娥为父投江的故事。这碑与王羲之有关,蔡邕留下千古字谜,曹雪芹把它写进《红楼梦》

这个绢本到底是不是王羲之写的?

宋代的很多丛帖都把它归到了王羲之的名下,与《黄庭经》、《乐毅论》一起。只有《群玉堂帖》标题是“无名人”。

近代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日本书法鉴定家中田勇次郎认为这是王羲之《孝女曹娥碑》的真迹。

近代书家费声骞评:“原碑久佚,传东晋升平二年,王羲之书曹娥碑,小楷。收录《群玉堂帖》和《越州石氏帖》中,为著名的晋唐小楷之一。”但启功先生研究认为这不是王羲之写的。辽宁博物馆取了后者。

从书法风格上,此卷字体结构和书写方法体现了东晋今楷趋于成熟的风尚,这是历代很多书家都把它当作王羲之真迹的原因。

卷上有很多牛人的签名和题跋,最早的当属梁武帝内府唐怀充、徐僧权、满骞三位鉴藏家的押署

王家一门很多书迹都有他们的押署,像王羲之的《何如帖》、王献之的《新月帖》、王慈的《柏酒帖》。

卷后紧跟的:

参军刘钧题此世之罕物。吏龙门县令王仲伦借观。大历二年,岁次己未二月辛未朔三日癸酉,百姓唐尚客奉县令韩绍处命题。

大历二年大概是公元767年。

这是卷上可见的最早的唐人题记。“题文云”那一段下面有怀素的题跋:

大历三年秋九月三日沙门怀素藏真题。

这行草书用笔细劲,婉转流畅,变化多,结体也好,如果拆解一下宋拓《绛帖》中的怀素《藏真久在帖》与《颠书帖》,可以发现它们之间具有暗合的笔势。

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这行怀素墨迹是假的。

这也是《苦笋帖》之外,我们唯一能看到的怀素真迹。

画心上还有唐代“元和”、“会昌”、“大历”、“开成”等年号。

据不完全统计,这个画心题跋中记录的人物有18人之多,除了上面提到的5个人,还有杨汉公、冯审、李脱,卢弘、柳宗直(柳宗元的堂弟)、韩愈、赵元遇、樊宗师。

韩愈《石鼓歌》写道:“羲之俗书逞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

贺知章似乎也说过“近来看王羲之的字,也显得有些俗气”之类的话,但这幅卷上的国子博士韩愈、赵玄遇、著作佐郎樊宗师、处士卢同观。

元和四年(809年)五月二十日,退之题

是韩愈留下的唯一墨迹。

韩愈诗文震古烁今,不过他谈及自己的书法时曾说:“性不喜书。”他最喜欢的书法家是张旭,《送高闲上人序》大赞:

张旭之书,变动如鬼神,不可端倪。

卷后还有南宋高宗赵构、虞集、赵孟等人题跋。

宋高宗赵构以“损斋”名跋:“虽不知为谁氏书,然纤劲清丽,非晋人不能至此。”虞集称“正书第一”,赵孟的点评是:“欲学书者不可无一善刻”。

损斋是宋高宗赵构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所建书斋,所以《曹娥诔辞卷》题跋为”损斋书“,钤”损斋书印“。

在南宋被发现以后,文徵明、祝允明、王宠、董其昌等一流名家,都恭摹过《曹娥碑》。

如果没有极大书法价值,料想他们这些“眼高手更高”、中华千百年才出几位的书坛巨腕,何屑恭敬精临,连行数都临得一样呢?

本文为文史自媒体梅思言读碑帖原创作品,图片除碑帖资料外,均来自作者拍摄。文图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