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读过《大江大河》才知有“钱”途的杨巡为何在三段感情里不受待见

subtitle
萧宜美 2021-01-20 01: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巡这个人物,亦正亦邪。

作为老大,他曾为了这个家辍学,带着弟弟杨速到东北打工。在生活日渐起色后,又咬着牙把三个弟妹送到学校读书。

他头脑灵活,擅长以小搏大,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更重要的是,他时刻想着让整个家有一个阶层上的飞跃。

但与此同时,他又极擅长在层层生活中寻找空子走捷径。客观地说,不仅杨母的去世与他的冒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三段感情的失败,也都源自于他内心的那枚“铜钱”。

杨巡戴娇凤:也许你不会信,不是所有人的离开都因“嫌贫爱富”

戴娇凤离开后,杨巡疯狂地寻找了一段时间。

他对小凤是有愧的:彼时搭伙做生意的人卖假货事发,受害者纷纷前来追讨。本就过着两头赊账日子的杨巡根本不能幸免,他的摊子被砸、被追讨货款,几乎一夜回到解放前。

那时他满心满眼都在想:既然已经逃离了乡下的泥沼,打死也不过回那样的苦日子。因此,在小凤拿出大半积蓄协助自己周旋的时候,他想也不想先拖着病体安顿了几个大客户。

忙活三天折返时才想起自己没有给小凤留一句话,小凤误以为他不要自己、卷款逃了。

面对自己亲手弄丢的好女人,他找遍了两个人去过的地方,也曾回过小凤的家,一无所获。后来就不再找了,其实在他心里,小凤虽好,却不是一顶一要紧的事情,更何况有多少人吹着耳边风,说戴娇凤不愿跟他过苦日子,悄悄走了。

时间一长,杨巡也以为小凤捡了高枝,只是更卖力地想办法挣钱。

他回忆起曾给小凤买的房子,他想起流水一样的家用。他早就忘了小凤的精打细算勤俭持家,只以为曾经的钱已经把过去的爱买断。

这个女孩在认识杨巡几天的时候,就决定一路相随;这个女孩用自己的温存和贤惠给了杨巡临时的家;这个女孩用自己的私房钱盘活了杨巡眼前的死局。

但当她选择离开,曾经的爱人却以为她嫌贫爱富不愿坚守。既然真心看不见,不谈婚嫁不谈责任,谈谈钱也不过是给自己留条后路罢了。

杨巡梁思申:骨子中的算计,让一段关系还没开始就结束

严格来说,梁思申并不是杨巡的女人,而杨巡却始终舍不下这个聪明明媚的理想对象。

梁思申得知杨巡的过去后,内心是深深的悲悯——一个底层的小人物能走到今天,一步一个坎不知熬了多少日夜,尽管他还是个让人看不起的小个体户,但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强大的拼劲儿。

一番思索后,梁思申不仅将自己的牌照借给杨巡做合资企业,又投入了大量资金,甚至是自己出设计图,全心全意地投入与杨巡的合作中。

这厢,杨巡误将这份善良当作未开口的暧昧,又唯恐事无巨细地汇报会打扰美人清梦,索性大事小情上自作主张,仅给梁思申留下个没头没尾的总结。

梁思申对杨巡的厌恶,是逐渐滋生的。

起初,她发现杨巡用了十分苛刻的条件安置纺织厂女工,为的是自己手中的流动资金多一些。通俗点说,在女工安置费上,杨巡动了些损人利己的手脚;

后来,当梁父要来查账,给自己的女儿保驾护航时,杨巡只支支吾吾地交代,账面货款对不上,因为他做了一本小账。

原本杨巡着实没当回事:他不曾贪腐,小账里也不过记录了很多人情往来和没有发票的开支去向,他自认自己喜欢梁思申便绝不会害她,一本错账逃过利息,无伤大雅。

万没料到,对方家世显赫,对杨巡耍小聪明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极度厌恶,出手想将整个项目覆灭。

走投无路的杨巡跪在别墅前,而梁思申再也不想见他。讲真,这段杨巡单恋泛滥的感情里,一定掺杂了其他事,但明确可知的是:一旦用钱去讨好一个女人,用自己的小聪明将这段感情建立在更多人的痛苦之上,多半没什么好下场。

杨旭任遐迩:无底线地扩张,让至亲之人不寒而栗

虽然一开始,杨巡只是想找个专业过硬的经济实用型女人和自己组成一家子,但在和任遐迩生活的这些年,杨巡感到幸福满满。

新婚时候,任遐迩还在自学考试,杨巡也只能拿着书在旁边,厚着脸皮蹭妻子的自律。

遐迩是个很有分寸的女人,书中有两个细节让人印象深刻:

其一,杨巡给家人都配上了手机,其他人的电话费一大叠,只有遐迩约等于无。她很少打电话,也从不用这个聊天。在那个年代,手机是新鲜物件儿,原本就是做业务用的,即便是商场老板娘,她也始终守住规则;

其二,在拿到驾照后,杨巡给她和弟妹都配了车。遐迩又再度要求能代步就行,不要奢侈货。

任遐迩不是个扣搜的女人,台面上的事她一一打点。但即便自己已经住了豪宅、成了集团财务官,她还是曾经的“面包”,表里如一没有馅儿。

如果守住这个女人,杨巡的一生不可为不走运。可他偏偏想要更多,比如柳钧手中的利好。

发迹后的这些年,杨巡一直有一群“狐朋狗友”,可以做些“壮声势”、“赚吆喝”甚至是“恐吓要挟”一类的事情。他安排这些人,废了柳钧的手。

看着丈夫被金钱欲望吞噬,任遐迩不动声色安排了一切,远赴美国决议离婚。

当为了钱做得不留余地没有底线,日子是再也过不好的。

不得不说,杨小馒头这么多年,很是能干。

在别人还在卖馒头的时候,他就想到在馒头里夹家乡人喜欢的菜;

在别人还在守柜台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如何寻找货源,赚取批发差价。

他的脑子很够用。

只是太够用了。

也许是多年习惯使然,杨巡根本无法将感情当作纯粹的感情。

他给小凤钱,以为对女人来说一纸婚书都不如钱有安全感;

他讨好梁思申,用欺骗甚至是过红线的方式处理资金,以为是讨好,实质却是没把梁思申的信任当回事儿;

走到任遐迩这里,婚姻已经成了权衡利弊的掂量。

他在这段婚姻里生出了真情,却在赚钱的手段上越搞越偏。

横竖都离不开一个钱字。

一个男人的白手起家,并不容易,他曾被骗、被拘留,他也曾卷土重来,以牙还牙。

原本他只是想要温饱,后来想要富裕,再后来,想要征服全世界。可是杨巡忘了,他的起点是他最珍惜的家人,他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一家人过得好一点。

可惜生意做了多年,爱和婚姻也成了生意。

相爱时,是利益共同体;不爱时,又何妨背后捅刀子。

杨巡这样的男人,很实干,却并不是良嫁。

因为他内心的安全区域是随利益波动的,他内心深处相信谁不信谁都是未知,他敢做出怎样的事,不是道德指向,而是利诱指向。

就好比会因为二套房税就想假离婚的人。

就好比会因为某份工作而选择不合理分手的人。

就好比杨巡这样的人。

童年捱过饿,终身吃不饱。

他心底藏着对钱的敏感,却没有驾驭住。

克制不住欲望与猜忌,陪在身边的姑娘除非只为了钱,不然就是爱了个寂寞。

敬重他的拼搏,却也为他无法再去纯粹地爱和相守感到悲哀。

END

半碗,减肥只吃半碗的老可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