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现实版赤色要塞:1970年美军特种部队突袭山西战俘营

subtitle
战争的艺术 2021-01-20 08: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赤色要塞》游戏画面

最近在看越南战争美军战俘资料时,突然想到了儿时的一个经典小游戏——《赤色要塞》。

时光回到十八年前,暑假,午后,窗外,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屋内,小霸王学习机连着黑白电视机,画面上两辆美式吉普车在紧张战斗,任务是通过敌人的层层火力网,解救人质,然后把他们送到直升机上运走。

《赤色要塞》营救战俘

游戏瘾不小,游戏技术却很菜,《赤色要塞》始终没能打通关,至今仍有些许遗憾。虽然现在偶尔也会玩两把,却已找不回当初的感觉——这也算是90后标准的怀旧情怀吧。相比游戏的乐趣而言,现在我对游戏背后的东西更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带历史背景的战争游戏。

红白机时代

《赤色要塞》的游戏背景是这样的:越南战争之后好几年,还有一些美国战俘被秘密关押在敌人的土地上,美国政府没法派大军把他们救出来,于是总统决定派遣“豺狼”特种部队执行营救任务。4名精挑细选的战士,坐上武装吉普车,在柬埔寨西海岸登陆,开启了冒险之旅。

现实中,美国确实出动特种部队营救过被北越关押的战俘,不过不是在战后,而是在战争期间,他们也不是乘坐吉普车去的,而是武装直升机。

《赤色要塞》游戏画面

这次营救行动,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象牙海岸”行动,即1970年美军特种部队突袭山西战俘营。

01

1964年8月北部湾事件爆发后,越南战争升级,美国随后启动了“滚雷计划”。

从1965年2月到1968年10月,“滚雷计划”历时3年零8个月,美军共出动战机30.4万架次,投掷各种炸弹250万吨,如果没有中苏两大国的输血,北越可能真的要被炸回石器时代了。

在此期间,中国派出的高炮部队,以及苏联援建的防空体系,击落了大量美军战机,北越因此俘虏了不少美军飞行员。

据美国方面统计,整个战争期间,被俘虏的飞行员共计771人,其中113人死亡,最后回到美国的有658人。

被俘虏的美军飞行员

死亡的这些,不是被北越军队杀死的,大多是重伤不治而亡。

事实上,虽然北越当局对美军飞行员恨之入骨,但却明令禁止杀害这些俘虏,即使飞行员因抗拒被俘而杀伤北越士兵或平民,北越也不会弄死他们。

这倒不是北越优待俘虏,而是他们认为被俘飞行员来源于富裕家庭,比较值钱,想利用这些被俘飞行员,从美国政府及其家庭那里敲诈点dollar。

在北越,一共有13座战俘营用于关押美军战俘,如种植园战俘营、动物园战俘营、狗窝战俘营、恶魔岛战俘营、脏鸟战俘营等等,最有名的是被戏称为“河内希尔顿”的火炉监狱。

《监狱风云》剧照

战俘虽然不会死,但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

交代罪行,认罪反省,接受政治教育,配合宣传摆拍,这些“自我打脸”行为,都是最常规的要求,如果战俘不配合,就会尝到无产阶级铁拳的滋味。

2008年与奥巴马竞选总统的麦凯恩(2018年病逝),曾是越战期间的飞行员,1967年他驾驶A-4战机执行任务时,被北越防空导弹击落,受伤被俘,麦凯恩在战俘营坚贞不屈,有幸品尝了无产阶级铁拳的滋味——在“铰链战术”的摧残下,麦凯恩成了半残疾人,双臂再也无法举过肩膀。

麦凯恩和奥巴马

尼克松慰问麦凯恩

02

起初,由于战俘较少,战俘待遇也不错,美国没有在战俘问题上投入太多精力,只是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关心了一下战俘。

随着“滚雷行动”的持续,越来越的飞行员被俘,美国才开始重视这个问题。

美国要求北越根据《日内瓦战俘公约》,为战俘提供人道待遇,北越则声称越南与美国没有宣战,不适用《日内瓦战俘公约》,也不存在战俘问题。

美国反驳:根据公约,无论是否宣战,只要存在武装冲突,美军战俘都可以获得战争俘虏身份,享受人道待遇。

北越也反驳:我们在《日内瓦战俘公约》上签字是有保留的,被认定为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人,按照纽伦堡法庭建立的原则,不适用于公约。

北越还公布了美国飞机轰炸北越的照片——大量平民被炸死,到处都是老人、妇女、小孩的尸体,这不是战争罪是什么?还有脸享受人道待遇?

美国政府没有太多底牌来维护战俘的权利,只能外交喊话,然后静观其变。

1966年,两件事情的发生,让美国政府紧张了起来。

当年5月,战俘丹顿上了电视,面对日本记者的镜头,丹顿不停地眨眼睛,表面上看,这是人面对摄像灯光的本能反应,实际上,丹顿在用摩尔斯密码向电视机前的人发送讯息——Torture(酷刑),美国海军情报局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讯息。

电视机前的丹顿

当年7月,52名美军战俘被拉到河内市中心游街示众,经历了“正义越南人民的咆哮”,无数北越民众用拳头、鞋子、石块、口水,招待了美军战俘,打得美军战俘牙齿松动,鼻青脸肿,到处都是挫伤和撕裂伤。

被游街示众的美军战俘

美国总统约翰逊看到画面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强烈谴责了北越的野蛮行径,表示政府已经采取适当的措施来交涉战俘问题。

国务卿腊斯克随即指示所有美国大使馆对河内发起外交攻势,并要求友邦驻北越大使,奉劝北越当局不要虐待战俘。

司法部门也行动起来,搜集证据,准备为战俘辩护,洗清战争罪嫌疑。情报机构则重点收集与战俘有关的情报,监控战俘数量和待遇。

实际上,如果北越铁定心不讲武德,美国的这些手段作用都不大,战俘问题的最终解决,还是依赖于美越和平谈判。

谈判不是一两天就能谈完,问题一拖就拖到了尼克松时代。

03

与很多人固有认知不同的是,美国大兵并不都是少爷兵,随便整几下就屈服了,有信念、意志坚定的人也不少——美军有军人行为准则,士兵违反守则是要被军法审判的。

所以,美军俘虏敷衍、抵抗,北越当局审讯、拷打,双方的对抗一直在持续。

眼见外交施压无法改善战俘的处境,尼克松决定试试军事手段,1970年,他批准了一项代号为“象牙海岸”的营救行动。

前面说过,美国情报部门一直在搜集有关战俘的情报,五角大楼还设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小组,专门通过空中侦察,来搜索和监控位于北越的战俘营。

SR-71“黑鸟”侦察机,是美国60年代研制的一种远程高空高速战略侦察机

1970年5月,特别工作小组麾下的一架SR-71“黑鸟”侦察机,在距离河内以西37公里处的山西战俘营,航拍到了一个大大的字母“K”——这是美军战俘趁看守不注意时摆下的,代码意思是“救救我们”。

SR-71“黑鸟”侦察机和“猎人”低空无人侦察机,对山西战俘营进行了仔细侦察拍摄。

照片显示:山西战俘营不大,掩映在20米高的树丛中,周围是4米高的围墙,还有3个哨塔,有约50~100名战俘被关押在此。战俘营内有一个排球场大小的空地,可供直升机降落。

山西战俘营

山西战俘营附近航拍照片

战俘营外大约10公里范围内,驻扎着北越陆军第12团,总兵力约1200人。此外,战俘营附近还有一所炮兵学校、一座补给仓库以及一处防空设施。如果实施救援,最大的威胁是位于战俘营东北30多公里处的福安空军基地,那里的飞机能在几分钟之内赶到战俘营。

美军详细分析对比了各个战俘营的情况后,认为山西战俘营最容易发动突袭行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穆勒,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麦纳空军准将和西蒙斯陆军上校,其中西蒙斯被任命为现场指挥官。

西蒙斯从陆军特种部队中挑选了100名特种兵,对他们进行了目标识别、村庄侦察、房间搜查、手语、爆破、夜间射击、伤员救治、丛林生存等强化训练。

为了保证训练效果,美军还在位于佛罗里达的埃格林空军基地,按1:1的比例仿建了山西战俘营,晚上训练,白天拆除,目的是模拟夜间作战,同时躲避苏联“宇宙355”号侦察卫星——苏联人知道了北越也就知道了。

山西战俘营沙盘

10月初,训练即将完成时,侦察机传来了新情报:山西战俘营的人员活动有所减少,战俘经常散步的地方的草开始变深了。这意味着战俘可能被转移了。

不过,专家分析,战俘仍然被关押在战俘营,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惩罚而不能外出,还有一些别的情报显示,战俘营内肯定有人居住。于是,军方决定按原计划进行营救。

10月8日,麦纳和西蒙斯来到白宫,向尼克松和基辛格汇报了情况,称这次任务有95%~97%的成功率。尼克松和基辛格很欣慰,勉励指战员们奋勇作战,表示非常期待同志们胜利归来。

04

美军的计划是这样的:突击队乘坐运输机,从泰国中部的打卡里皇家空军基地出发,到达靠近老挝南部的乌龙基地,然后换乘1架H-3运输直升机和5架H-53武装直升机,经老挝直飞山西战俘营。

到达目的地后,突击队一分为三。一个小组在战俘营空地上着陆,负责搜寻战俘;一个小组在战俘营外着陆,负责附近道路,击退敌人援军,同时炸开围墙攻入战俘营;最后一个小组负责运送战俘,同时策应前两个小组。

行动计划示意图

为了防备北越空军杀来,美军将出动10架F-4“鬼怪”战机巡逻,航空母舰也会轰炸海防港,分散北越方面的注意力,一个F-105“雷公”战斗轰炸机编队负责佯攻,吸引北越防空导弹。

此外,还有5架A-1E攻击机和4架MC-130特种作战飞机,为直升机提供火力掩护、空中加油以及导航。

1970年11月20日晚,西蒙斯率领突击队,从打卡里皇家空军基地出发了,行动和计划的一样,非常顺利,加油机在老挝上空为直升机加了油,3艘航空母舰和轰炸机的佯攻成功吸引了北越注意力,F-4“鬼怪”战机实行战斗巡逻,警戒随时可能出现的米格战机,其他辅助飞机也按计划到达了指定地点。

前面是MC-130特种作战飞机,侧后是6架直升机

21日凌晨2时20分,A-1E攻击机到达了山西战俘营上空,对地警戒,随时准备实施火力压制,紧接着,乘坐直升机的突击队员,也到达了战俘营附近。

这6架直升机中,H-3直升机代号为“香蕉1号”,另外5架H-53直升机代号为“苹果1-5号”。

实际作战与之前的作战计划有点不同。首先出场的是“苹果4号”和“苹果5号”,他们的任务是悬停在战俘营上空,充当备用照明飞机,同时还负责运输被营救的战俘。

之后,“香蕉1号”出场,它的任务是在战俘营内着陆,但着陆并不成功,原来估计战俘营附近的树有20米高,实际将近50米,直升机翼片打在了树枝上,一头栽了下去,所幸没死人,只有1个轻伤,十几名突击队冲出机舱,开始搜寻战俘。

想象画面

“苹果1号”和“苹果2号”应该在战俘营外着陆,然后炸开围墙攻入战俘营,但“苹果1号”偏离了方向,降落在了一座类似战俘营的建筑内——运气很好,这是一座北越兵营,里面驻扎了100多名北越士兵,双方一阵厮杀。

“苹果2号”按原计划着陆并攻入了战俘营,并建立了路障和防线。

负责警戒的“苹果3号”,摧毁了战俘营的哨塔和营房后,降落在了战俘营附近待命。

突击队从天而降,火力凶猛,北越士兵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像老鼠一样乱窜”,瞬间就被打死了几十人。而传说中的北越米格战机也没有出动,空中也尽在美军掌控中。

然而,突击队搜遍了战俘营,也没有找到美军战俘。

西蒙斯带着不解和遗憾,下令撤退,扯呼——

营救行动仅持续了27分钟,没等附近的北越援军赶来,突击队就撤了,几乎没什么伤亡,只损失了1架H-3直升机。

F-105“雷公”战斗轰炸机,是50年代美国研制的第一款超音速喷气式战斗轰炸机

行动结束后,一直沉默的北越“萨姆”防空导弹发飙了,不过它们很快就遭到了F-105“雷公”战斗轰炸机的压制,但还是有1架“雷公”被“萨姆-2”击中了,飞机勉强飞到了老挝上空,2名飞行员跳伞,之后被成功搜救回来。

05

计划很周密,行动很利落,怎奈人算不如天算。

早在7月14日,美军战俘就被转移走了,原因是战俘营内的水井干涸了,而且雨季河水漫堤,战俘营有被水淹的危险。

侦察机后来传回来的情报是对的,只不过被专家误判了,结果导致本应成为特种作战经典案例的“象牙海岸”行动,变成了白忙活一场,搞了个寂寞。

尼克松倒是很乐观,他认为这次行动很成功,还亲自为立功指战员颁发了勋章,其他参与人员也都得到了军方的表彰。

当然,也不能说这次行动毫无意义,至少它向北越传递了一个信息:美国人对北越虐待战俘很生气,谁也没法保证美国人下次会搞出什么大动作,真把美国惹急了,导致战争再次升级,受伤的还是北越。

尼克松颁发勋章,右一是行动指挥官西蒙斯

此后,北越把所有美军战俘都转移到了河内,统一管理,美国战俘的待遇,在悄无声息中,得到了很大改善。

【参考资料】

《越南战争期间北越管制下的美军战俘(1964-1973)》

《揭秘:美军战俘如何熬过在越南的铁窗岁月》

约翰·雷科尔:《突袭山西战俘营》

乔恩·霍利斯:《突袭山西战俘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