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存在即合理?曾托管北京确诊6岁男童的小饭桌,为何难于监管

subtitle
热点烽火台 2021-01-19 17:21

前段时间,北京顺义区一家七口人感染了新冠肺炎。此后出现了一名6岁的确诊患者,孩子曾被托管在确诊那家人经营的小饭桌,小饭桌的监管问题,再次被暴露出来。

所谓的小饭桌,是近些年来专门开设在学校周边,为中小学生提供餐饮、学习服务的场所。小饭桌一开始只提供简单的接送和午饭、午休服务,后续又增加了辅导功课、教育孩子等服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饭桌的数量在不断增长中,2015年,兰州市登记在案的小饭桌多达1200家,2017年,济南的小饭桌有1710家之多,而2020年,西安登记在案的小饭桌则有4699家。还有很多小饭桌没有被登记在案。

和课外的专业辅导机构相比,小饭桌最显著的优点就是便宜,大部分小饭桌一学期的费用在5000块钱以下,这点钱或许只能买辅导机构的几节课,所以对于那些收入不是很高的家庭来说,小饭桌显然要更加划算一些。

但小饭桌也存在着一系列的风险,有的小饭桌经营者简单粗暴地将住宅改建成了经营场所,给其他的邻居造成了影响,部分小饭桌使用的食品是不合格的,消防措施也不到位,安全隐患很大。

2016年4月,河北涞源一小饭桌就出现了亚硝酸盐中毒事件,多名小学生因此上吐下泻,所幸没有生命危险。某家小饭桌用三轮车去接学生,核载8人的车辆,能塞进去十四五个人。

小饭桌比较隐蔽,开设成本很低,随时可以转移阵地,所以很难管理。当下并没有针对小饭桌的具体管理条例,只能由公安、食品局、工商、教育局等多部门共同监管。这样一来,部门之间就很容易出现推诿踢皮球的局面,给了黑心的小饭桌生存的空间。

小饭桌之所以能够出现,和市场需求过大有着分不开的关系。现如今双职工父母们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996加班是常态,有的岗位甚至一个月只能休息一两天,父母们的时间是有限的。

中小学放学的时间却越来越早了,有的学校下午三四点就放学,孩子放学和父母下班回家之间隔了五六个小时,这期间,孩子该去哪里呢?若是爷爷奶奶在的话,倒是可以帮忙带孩子,但对于那些老人已经不在人世,或者是没有能力帮忙带孩子的夫妻来说,小饭桌就成为了他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想要杜绝黑心小饭桌给孩子造成的伤害,需要相关部门主动作为,在学校周边做好走访排查工作,取缔那些没有登记在案的小饭桌。同时在家长中做好宣传教育工作,让他们对孩子的健康问题负起责任来。

同时,还需要把《劳动法》真正落到实处,将双职工父母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限制在合理的范围内,让他们有时间陪伴和教育孩子,给孩子营造出良好的成长环境。过度压榨劳动者的个人时间,会导致劳动者十分疲累。这不利于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何异于杀鸡取卵?

2007年,杭州很多学校开办了困难班,父母下班比较晚的话,可以每学期缴纳80元,让孩子们继续在困难班里学习,由学校的老师对困难班进行管理。结果被取消了,因为教育部出台了规定,为了减负,学生每天在校期间不能超过6小时。

减负是好的,但是操作不能过于死板,否则可能会越减越负。不能单纯地以在校时间的长短判断孩子负担的大小,有的学校只让孩子在学校里待5个小时左右,但会布置一大堆作业,孩子要写到凌晨才能写完,这样做真的能减负吗?可以对相关制度进行改革,允许学生在学校里待更长时间。

大家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