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59亿募资48小时内夭折!股价两个月翻3倍,天齐锂业定增“两日游”

subtitle
时代财经 2021-01-18 20:40

159亿募资,最终在48小时内夭折,但并未阻断天齐锂业股价自2020年11月以来一路涨势。

天齐锂业(002466.SZ)的定增“闹剧”戛然而止。

1月15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定增预案,拟向其控股股东募集不超过159.28亿元的资金。预案发布仅一天,深交所就提出了质疑,要求天齐锂业就其控股股东“先减持后认购”的行为是否构成短线交易作书面回答。

1月17日晚间,天齐锂业宣布放弃定增计划。

伴随着这次定增预案“两日游”的,是过山车一般的股价。其1月15日涨幅9.99%,1月18日开盘一度暴跌超过7%,之后又报收涨幅1.89%。

159亿募资,最终在48小时内夭折,但在此之前,天齐锂业股价自2020年11月以来却是一路涨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pixabay

涉嫌短线交易

1月15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发行对象为公司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齐集团”)或其全资子公司,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159.28亿元

预案称,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公司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以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提高资产质量,降低财务风险,改善财务状况。

然而,这次定增计划立即被泼了一盆冷水。1月16日,深交所发来关注函,要求天齐锂业回答“控股股东减持后又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行为,是否实质上构成短线交易,是否会损害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深交所提及的“控股股东减持”,指的是在1月6日晚间,天齐锂业宣布,其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静、李斯龙合计拟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5908.4万股公司股票。减持原因为“向天齐锂业提供财务资助及其他资金需求”。

消息出来后的两天里,天齐锂业接连出现两个涨停板。

但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的“财务资助”,就是在大宗交易中卖出的钱,再以定向增发的名义注资进去。

据天齐锂业的定增预案显示,此次增发的发行价格为35.94元/股,恰好掐在《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要求的最低发行价,即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即44.92元/股)的80%。

然而,这个价格明显低于1月6日宣布减持后三天的股价(49.4元、54.34元、52.56元)。换句话说,这意味着天齐集团打算先以偏高的股价减持套现,之后又以低价通过定增增持。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1月1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违规操作。王智斌指出,根据《证券法》44条,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六个月之内进行减持、增持的操作,将会构成“短线交易”,而“短线交易”是《证券法》列明的违规行为之一。

《证券法》44条、189条之规定,“短线交易”的法律后果是所得收益归属上市公司所有,同时,行为人还可能面临监管部门的警告乃至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最终,这场定增“闹剧”在1月17日结束。当日晚间,天齐锂业宣布停止定增预案。

1月18日,天齐锂业董秘向时代财经表示,停止定增是为了“避免任何由于推进非公开发行股票可能导致实质上的短线交易的风险”。

伴随着这“两日游”的,是过山车一般的股价。截至1月15日收盘,天齐锂业股价大涨9.99%;然而宣布定增停止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月18日),天齐锂业开盘先是一度暴跌超过7%,随后在几个波动后逐渐上升,最终报收涨幅1.89%。

对于这种剧烈波动,天齐锂业董秘向时代财经表示,定增预案是在1月15日收盘后公布的,“没有证据证明公司有意造成了这种波动。”

天齐锂业2021年1月18日股价。

得也并购,失也并购

无论是天齐锂业1月6日的减持公告,还是其1月15日的定增预案,一个绕不过的关键词是“负债”。

据天齐锂业发布的定增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公司偿债压力较大,“若公司长时间处于较高的借款、较高的负债率情况下,公司的偿债能力和经营安全性会受到影响”。

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80.27%,远高于所列出的其他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的44.96%。

天齐锂业如此高的偿债压力,源于它的一次海外并购案。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259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合计持有SQM公司25.86%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

天齐锂业自筹资金只有7.26亿美元,其余资金均由中信银行等银行贷款提供。

然而,天齐锂业的并购却刚好“买在了高位”。受下游动力电池企业去库存等因素影响,自2018年4月起,碳酸锂价格开始一路下行。截至当年10月底,碳酸锂价格较之4月初的15万元/吨,下跌至7.8万元/吨,跌幅近50%。

智利SQM的股价也随之下跌。2018年5月,天齐锂业收购SQM股权时,SQM股价在50美元以上,但此后不断下跌,2020年4月一度跌至约20美元。

天齐锂业可谓“得也并购,失也并购”。

隆众资讯锂盐分析师罗晓莉1月18日告诉时代财经,天齐锂业的市场地位奠基于其对两个矿场的控制。“天齐锂业在2014年全资收购的泰利森锂矿,是全球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山,已建成135万吨/年(技术级15+化学级130)产能。而天齐锂业于2018年收购股权的SQM,是目前盐湖中扩张最快、达产最快和成本最低的盐湖之一。”

得益于这种优势,天齐锂业近月来的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从2020年11月19日收盘的21.16元,上涨至2021年1月18日收盘的60.89元,涨幅接近3倍。

天齐锂业自2020年11月19日以来股价。

天齐锂业董秘告诉时代财经,公司仍努力缓解负债问题:“其中一项是引入战略融资。”

据时代财经查询,2020年12月,天齐锂业宣布其全资子公司TLEA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澳洲战投IGO Limited。公告显示,IGO Limited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的49%股权。由于泰利森属于TLEA的全资子公司,此次增资也代表着,天齐锂业出让了泰利森锂矿49%股权。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编辑:王薇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