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延长服役年限,大局已定!

subtitle
81号驿站 2021-01-18 14: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石头

从前几年就开始讲,服役年限将会得到延长,随着军衔制的落地,军官暂行规定“大礼包”的到来,延长服役年限,成为了定局。

延长军官的服役年限,是军官职业化的一个重要举措,通过延长服役年限,让军官从不稳定的职业,转变成为稳定职业。

通过合理的设置军官的最高与最低服役年限,来解决高级军官积压、中级军官晋升困难的问题,实现“前慢后快中间稳”的晋升模式。

通过合理的设置服役年限,能够保障军官服役相对稳定,能够为军官创造更安心服役的环境,这也是符合军官职业化要求的。

只是,延长服役年限,对于军官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2021年就40周岁的老刘,已经到了营级的最高服役年龄,在军官暂行规定下发之前,老刘就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或者,这个准备是早早就已经做好了的,本级单位没有合适的岗位调不了副团,上级单位合适的,还得再等一等,可自己这个年龄,是实在没法等了。

老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卡着卡着就到了最高服役年龄,尤其是每次看到自己顶头上司是自己同届同学的时候,心里都说不出来的滋味。

是该说自己能力不济还是说人家运气太好呢?

有时老刘也在想,如果能再多干一年半年的,也能从上级单位找到个合适的位置,不说再往上爬爬吧,最起码还能多干几年。

是的,在这个别人都巴不得转业走的时候,老刘是想继续再多干几年的。

原因无他,就是老刘觉得,到了自己这个年龄了,转业回到地方也没有晋升的可能了,顶多就是拿着钱,等退休而已。

自己在部队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部队的各项事务,怎么处理工作,迎接检查,也都非常上手了,想想回到地方,还得重新开始,自己心里总觉得怵得慌。

尤其是想想,自己在部队这么多年,没当过大领导吧,最起码小领导是干过的,包括现在,手底下还有那么几个听从指挥的。

等回到地方,光杆司令一个,说不定到时候自己的顶头上司年龄比自己还小,到时候,得多难受啊!

好在,军官暂行规定带来了服役年限延长的好消息,只要个人愿意,老刘这种情况的,还能继续服役,这一下子就圆了老刘再多干几年的“梦想”。

老刘在高兴之余,又很惆怅,现在是不用担心走的问题了,但是自己属于正营中校,衔职高配,不赶紧找副团的位置,这最多一两年,还是得走啊!

最主要的是,单位跟自己同样情况的一大把,都纷纷将目标对准了上级单位,这到时候,就算空出来位置,自己也够呛能够抢到啊!

老刘觉得,这延长了服役年限,没有位置,有啥用呢?不过晚走两年罢了!或者,有位置自己也不用硬生生熬到了最高服役年龄啊!

跟老刘一样,做好走的准备的还有老李,虽然都有个“老”字,但是老李比老刘还要年轻几岁。

老李现在是正连,是已经到最高服役年龄的正连,老李天天都盼着赶紧走人,想着趁着自己还年轻点儿,早点回归家庭,早点儿要个二胎。

在单位,老李结婚是比较早的,一到年龄就结了,婚后很快就有了孩子,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家里天天催着要二胎,老李自己也想要个二胎。

可是,老李媳妇说了,从婚后一直就异地,这一个孩子老李一年见个一两次就长大了,基本上就没操过心,所有的罪都自己受了,这会想要二胎,先转业再讲。

一听媳妇这样说,而且态度坚决,不转业不要二胎,老李是比较着急的。

老李今年35周岁,媳妇跟老李同岁,这要今年走不了,就得再等一年,再过一年,媳妇就36了,连怀带生还得一年,这就眼瞅着小40了,这么大年龄生二胎,风险比较高,而且,精力、体力各方面也不行。

其实,老李打转业申请好几年了,就是一直没有批。本来老李觉得,今年自己这年龄到了,肯定得走。

结果,新年伊始,军官暂行规定“新鲜出炉”,服役年限延长了,到最高服役年龄的,可走可不走,这就像一炸雷,给了老李一击。

前几天领导找了老李谈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今年想转业的比较多,而且都是比老李年龄大的。本来老李是到年龄了,该安排转业,可是现在,服役时间延长了,老李还年轻,领导劝老李,可以再多干两年。

听了领导这样说,老李非常果断的拒绝了,明确表达了自己想要离开的意思。不过,领导说,到时候看名额吧,让老李做好走不了的准备。

老李感觉,十拿九稳的转业,因着一个延长服役,硬生生的没了,要是真走不了,过两年转业门槛提高了,要是拿不到转业的车票,自己该找谁去?

还有就是,转业转不了,自己这二胎,到底还能不能要?为着这事,老李愁的晚上都睡不好……

就单从服役年龄来看,延长服役年限之后,连职干部最高服役年龄从35岁调整到了40岁,营级干部从40岁调整到了45岁。

对于想要长期在部队服役的军官来说,服役年限延长了,绝对是一件好事,相比之前,哪怕调不了,也能晚走几年。

不过,这也仅仅针对的是衔职相等的,但是在军衔套改之后,还有很多衔高于职的,比如说老刘。

对于老刘这种衔高于职的这一部分人来讲,需要尽快做职务方面的调整,确保衔职相当,不然,还是只有退出现役这一条路可以走。

就像前几年军改期间,有单位缩编降级,本身副团编制的职务,降为了正营,这样在岗位上的副团干部,就需要尽快找地方落编。

当时,很多人因为没有合适的岗位落编,被迫退出现役。

除此之外,对于像老李这种有走的打算,且到了最高服役年龄,延长服役年限之后,一下子最高服役年龄又往后退了五年,能不能走,还要看组织的决定,也是不太友好的。

总之,任何政策都是双面的,有人受益,就会有人受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