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连健康码都造假?这个恨国党必须要严惩!

subtitle
校长开蒋 2021-01-18 11:24

1月13日深夜,杭州政府官微一则通报,瞬间引爆了舆论:

解某某(男,41岁)于2020年4、5月份擅自研发“健康码演示”APP并上传至应用市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解某某已被西湖区公安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在进一步侦办。

啥?健康码演示?这不就是健康码造假吗?

是谁这么大胆?

1

事情的起因,要从一个微博说起。

1月11日,微博博主 @路诞先生 发布消息称,此前在谷歌 Play 应用软件商店中,一款名为 “健康码演示”的软件能够根据个人所需随意显示各地健康码,评分 3.1 分。

这一APP可谓神通广大,能够模拟各地健康码、复工码、通行码的不同演示风格。

功能上,该 App 不仅能够展示不同健康码,还可展示绿码、黄码、橙码、红码状态,并可自定义显示数据,如地区、城市、姓名等。

简单来说,要啥码有啥码,要啥名有啥名!

该 App 还自欺欺人地标注了 “注意事项”:称该应用仅作为演示目的,二维码并非实际健康码、复工码,请勿用于被扫码的场合,以免引起不必要误会。

更可怕的是,虽然目前这一软件已被下架,但下载量已超过了 1000 次,这在严肃的疫情防治期间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消息一经曝出,迅速引爆了舆论,无数网友表示了对其可能用于非法用途的担心:

“这种软件上架,会不会出现假的健康码?”

“谷歌市场上面竟然有这种缺大德的应用。”

公安机关得知后,迅速介入此事。

但是,我们很快就发现,这款软件上的开发商和地址都是假的!

软件登记地址是一个杭州市私人住所,并非办公场地,而软件显示的“派派科技”公司也查不到相关信息。

这充分说明,这款APP的开发者明显心虚,留个假地址混淆视线。

不过他百密一疏,其发布APP的的电子邮件地址暴露了一切!

他的邮箱ID竟然与一个互联网技术网站的ID高度雷同,地址同样是在杭州。

▲ 图源知乎网友截图

在另一个技术分享网站中,也有一个同样ID的主页,地址也显示为浙江杭州。

▲ 图源知乎网友截图

在网页中,可以看到其上传了关于健康码演示的信息,不少人看到后发表了评论,甚至不乏痛骂发布者的。

若干个网站ID都是同一个,这么明显的线索,就比较好追查了。

果然,1月13日,杭州政府官微就发布消息,APP开发者就被抓了。

2

APP开发者被抓了,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1000+的下载者都是谁?有多少外国人在国外下载了这款APP后凭着绿码进入了中国?

他们都拿这个健康码生成软件干了什么?有没有借此来逃避疫情监测?

历来审核严格的谷歌商店,为什么轻松就过审了?

这背后有没有敌对势力的推手?

细思极恐。

众所周知,健康码诞生于中国防疫中,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以真实数据为基础,既方便个人查询自身防疫状况,也方便公共场所、防疫部门防疫管理。

如今,健康码成为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人们生产生活的“安全码”“安心码”。

这意味着,健康码不能有任何闪失,也不允许任何造假。

如果有来自疫情中高风险地区,或者已经是感染者的人利用这个健康码生成APP把自己的红码改绿,从而进入一些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不但给其他人的健康造成威胁,也破坏了已经取得的防控效果,继而增加城市乃至国家的防疫成本。

毫不客气地说,这个造假健康码的开发者解某某,是在以一己之力,挑衅整个国家的抗疫努力。

那么,这个开发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老蒋顺藤摸瓜发现了他的推特账号,惊讶地发现,居然还是个恨国党!

我们来看看他的一些言论:

▲ 图源微博截图

看了上面这些,你就会发现,解某某开发健康码造假APP,已经不是“程序员不懂政治”、“恶作剧炫耀”、“技术显摆”等借口能说得通了。

这明显就是一个恨国党的蓄意为之。

可能和其他恨国党不同的是,他是一个有技术,还有行动力的恨国党。

别的恨国党无非发表个言论、跑到一些场合秀个存在感、造个谣,说实话,在国民自信心空前增强的今天,所产生的危害并不大。

▲大部分恨国党只会在微博恶心人

但是,这个有技术的恨国党就不一样了。

老人家说过一句话“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这个解某某就是如此,面对疫情,他没有选择写日记,而是直接下手投毒。

他并不是为了挣钱,所上传的软件并没有设置收费选项,而是纯粹想破坏国内抗疫大局,借此扰乱健康码识别,加大疫情防控难度,乃至达到加重疫情的险恶目的。

而其上传的谷歌商店,更是耐人寻味。

此前,谷歌商店曾明确规定,公开发布的接触者追踪应用必须由政府官方实体发布、受其委托开发或受其直接认可,此类应用包括出于应对或缓解 COVID-19 疫情目的而跟踪或监控 COVID-19 感染者或接触者的所有应用。

但是,这么一个明显造假健康码的APP,是如何通过了审核上架的?

纵使该APP标注了“注意事项”,称该应用仅作为演示目的,二维码并非实际健康码、复工码,勿用于被扫码的场合,以免引起不必要误会。

这话不就相当于没说吗?和 “FBI WARNING”这种自欺欺人的话是一样一样的。

▲你会因为这个警告而不往下看吗?

同样,这也不能阻拦下载这款软件的人不会利用它隐瞒疫情信息,也不代表开发者就能将责任撇得一干二净。

看来,开发者和谷歌商店是想用罪恶的键盘和代码,在中国大地上制造一场流血的盛宴!

▲谷歌的口号是“不作恶”

可是它真的不作恶吗?

我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该软件是被发布在了谷歌商店,不是国内手机用户常用的华为、小米、豌豆荚等应用市场,导致其下载量并不大。

而且曝光后被及时下架,阻断了其进一步传播的可能。

虽然已经下架,但此事决不能就此了事。

解某某的行为,已经明显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往严重了说,甚至可能触犯刑法,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解某在国内某开发论坛的专栏

1月10日是他最后发言

在技术界,历来有个说法叫“技术自由”。

简单来说,就是随心所欲的用自己的所学,来解决问题和设计自己的产品。

但技术自由,并不意味着以技术作恶的自由。

聪明才智不用在正道上,行此“旁门左道”,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3

疫情防控工作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

虽然国内明显好于国外,但多地出现散发病例提醒我们,疫情防控不能松懈。

随着春节假期临近,人员流动和聚集越来越频繁,增加了疫情传播风险。

石家庄疫情的爆发,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无数抗疫人员通宵达旦的消毒、排查、检测、治疗,为什么他们的努力总是被个别人的作死所破坏?

比如,1月12日,某明星从疫情严重的廊坊到了北京首都机场飞往上海,马上被网友质疑没有遵照防疫规定进行隔离,虽然公司给出声明,但依然没有打消网友的疑虑。

一名做过一年防疫工作者的网友在网上发了一篇“为什么我举报某明星逃离封锁区”的帖子,怒斥某明星的行为。

在文中,她详细述说了自己和家人在疫情期间的辛苦付出:从大年三十,她的老公就和同事们去走访排查。大年初三,这位网友自己也报名去社区防控疫情。

防疫物资紧缺的时候,这位网友家中没有口罩,只好用旧衣服套着保鲜膜做成口罩,条件十分艰苦,他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

这位网友在防疫工作中,手脚生冻疮,得了关节炎,被不知情群众谩骂,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但她对此无怨无悔,因为这个过程让她收获了心灵上的满足,也充满了自豪感。

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辛苦付出的日子,这位网友更加不能接受某明星的做法,所以在文末她也发声质问:“连夜逃离疫区的某明星,你觉得呢?”

老蒋前几天说过,100个人里,90个人严防死守,9个人满不在乎,1个人到处作死。

而这1个到处作死的人,就会通过9个人,让90个人的努力功亏一篑。

沈阳尹老太是如此。

沈阳殴打防疫人员和民警的父子是如此。

连夜逃离高风险地区的某明星是如此。

这次编写造假健康码APP的解某某,也是如此。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那超过1000个的下载者中,有没有借此逃避疫情检测的,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风险和伤害。

如果健康码造假问题严重,甚至未来为了核验健康码真伪,已经不能像现在这样看一眼就完事,而是需要扫码识别真伪。

这会给无数人带来不便,也会给防疫工作带来不必要的支出。

也许在那个时候,在寒风中排队等待扫码验证健康码真伪的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问候“假健康码APP”开发者的亲人。

4

疫情防控,不仅仅是是政府的责任,也是公民的义务。

今天国内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是我们14亿人流汗流血又流泪拼回来的。

因为二月份那样的日子,我们绝不想、也绝不能再来一遍,哪怕是一座城市、一条街道、一个小区都不要。

▲武汉抗疫虽然伟大

但我们不想经历第二次

我们经历了疫情的艰难,才对造假健康码、破坏抗疫的人如此痛恨。

无论始作俑者的目的为何,无论其用了多么冠冕堂皇的名字,都改变不了这种行为以“健康码演示”之名行假冒健康码之实的性质。

对这种胆敢挑战法律、挑衅防疫的人,只有以“杀一儆百”、从快从重,才能维护防疫秩序和法律威信。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