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邪物志:人性有多可怕?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1-18 15:00

文/刺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配图来自网络 侵删

01

还记得我爷爷吧?

对,就是上周日推文中,那个因一念之贪坏了老鼠好事,最终与鼠斗了一辈子的老韩头。

当时说了,我爷爷在“与鼠斗,其乐无穷”之前,做的是跑山的营生。

上山采山货,钻林讨生活,东北称之为跑山人,也叫“山客”。

如果运气好,采到生长几百上千年的灵芝人参何首乌,一棵就能发家,从此吃香的喝辣的,过上好日子。

不过,这样的机会忒小,几近于无。

绝大多数山客,在原始山林里摸爬滚打一辈子,也就勉强混个饱腹而已。

若时运不济,遇上黑熊、饿狼、老虎等野兽,闹不好还会饱了它们的腹。

如今这些孽畜虽然稀罕,甚至被吃成濒危物种,但在清末民初的东北深山里,却不少见。

不过,我爷爷说,对爬山人而言,还有一种东西比虎狼更可怕,更险恶。

一旦撞上,在劫难逃。

02

接下来要说的这件吓人邪事,就是我爷爷从跑山同行那儿听来的。

有清一朝,长白山被视为“龙兴之地”,朝廷曾多次颁旨,严禁山民私自进山,如敢违反,脑袋甭要了。

及至中末期,因国力贫弱,越来越玩蛋,加上移民闯关东,封禁令也渐渐没了啥效力。

但说这年,一日晌午,两个跑山人,一个叫马助,一个叫葛老二,突然同时将眼珠子瞪成了滴溜圆的山核桃:

“棒槌!”

棒槌,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字眼儿。

在南方,指洗衣捶打用的木棒;在戏剧界,喻指外行;在网络,要说“谁谁是个棒槌”,则含“菜鸟”之意,或缺心眼,有点二。

但在清末民初的东北,那可不得了,是人参,是宝贝哇!

而马助和葛老二之所以会激动成那样,是因为单看植株,便能断定至少是棵“地精”。

每次嘚啵到这儿,我爷爷的两眼也会跟着放亮:“知道啥叫地精不?啧啧,少说也长了四五百年!”

野山参的讲究很多:

当年生的,叫“人微”;长到三至五年的,叫“人衔”;

十年以上,称“鬼盖”;达到百年,叫黄参;

年头再长也便成了精,故曰“土精”、“地精”。

据传,如果生长上千年,就是神草至宝,恐怕凡人无缘得见。

话归正题。

马助和葛老二急忙蹲下身,掏出系有铜钱的红绳拴上植株,以防它幻形跑掉。

再一打量,马助惊喜得嗓音都发了颤:“哥,我娘有救了!谢谢老天,谢谢山神爷!”

葛老二没回应,眼底的惊愕之色却越来越重。

这不是一棵普通野参!

03

交代下前情。

马助和葛老二,是一对姑表兄弟。

不久前,马助的老娘突染恶疾,病倒了,没几日便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

马助很孝顺,急忙请来郎中瞧看。

搭过脉,郎中摇了脑瓜子:“病入膏肓,不好办了。除非,”

话到嘴边,环顾四壁,那郎中又咽了回去。

他想说,除非接连服上月余百年老参汤,有可能会续命。可瞧瞧你这个家,破破烂烂困顿不堪,能吃上饭不断顿就不错了。

就算卖掉破落老屋,也换不来几根参须子。

“除非啥?老先生有救我娘的法子?”

在马助的再三追问下,郎中道出了实情。马助听罢,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直奔姑姑家,央求表哥葛老二带他进山寻找人参。

此前,葛老二曾跟三把头混过,懂得不少门道。而眼下,他也看出了非同一般的蹊跷。

“小心点挖,下面可能有人骨。”

“人骨?啥人骨?”

马助显然被惊到了,慌问。

果不其然,凝神屏息,小心翼翼挖下去,眼见全须全尾就将脱土,几根森森白骨随之显露。

也就是说,那棵地精是从尸骨里长出来的!

04

这又是一个令人头皮发紧的久远传说。

早在北宋强盛之时,盘踞于长白山一带的女真部势单力薄,尚无法与宋对抗。

为保全自己,就拜码头做了大宋小弟,年年朝贡山珍野物。其中,最贵重的当属千年野参。

千年呐,即便用梳子将长白山梳个遍,又能梳出几棵来?

可老大不管这些,皇亲贵胄等着要,你就得朝贡。不然,孤竹、东胡、山戎等少数民族揍你,我就瞧热闹。更甭想从我这儿得到生铁食盐!

被逼之下,女真的萨满法师遂使出了一个可怖之法——

用人养。

将在部落冲突中掠来的俘虏处死,凿胸,撒入参种,以血肉为土壤,短短数年既可长成人形!

这种山参四肢俱全,且生有状如人脸的皱面,故称“皱面参”。让人一瞧,便坚信是数百年的老参。

听葛老二一惊一乍,越说越玄乎,马助噗通跪地,对着那具白骨“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他是这样想的:

在世为人,得知恩图报。这具白骨虽不知名姓,男女,当年遭遇了啥,但他以身养成这棵极品山参,能救娘的命,那他就是恩人。

不光要给他磕头,还要殓骨带回家,筑个坟,好生安葬。

但,没机会了。

我爷爷所说的,比虎狼更可怕、更险恶的东西来了——

05

就在马助磕完头,将白骨一块块捡起,用衣裳包好之时,站在他身后的表哥葛老二突然痛下狠手,一棒子砸上了他的头。

“这可是无价之宝,去奉天府能换好几套大宅子,娶好几房媳妇。给你娘熬汤喝,简直是糟好东西!哈,老子发横财了!”

马助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仆倒在地。

头上,顷刻血涌如注。

也难怪,坊间会有“夫妻同开店,兄弟不采参”的老话。

夫妻开店,同心同力,必定旺财,是为“夫妻店”;

而人参为宝,最能让人起贪心,眼发红,兄弟反目,表兄弟又算个毛?

原本,我以为这桩公案会以马助命丧原始老林,老娘病重辞世,葛老二独贪人参而收场,结局比较丧,是吧?

可我爷爷却来了个神转折,直奔沧桑正道——

06

昏昏沉沉中不知过了多久,马助堪称福大命大,悠悠醒转。

在昏迷之际,他好像还做了个梦。

梦见一个面目不甚清晰的男子在叫他,别睡了,回家吧。回去的时候,记着要走哪条哪条路。

马助说话算数,强忍头痛背起骨骸,摇摇晃晃出了山。

走着走着,在一道百丈高的陡崖下,他禁不住打个冷颤,收住了脚。

不远处,趴着一具尸体,背着一只包裹。

那尸体,正是表哥葛老二。包裹里,则是那棵人参。

葛老二的后背有伤。是刀伤。

基本能猜到,在打死马助,即便不死,也会有狼来收拾残局之后,葛老二连家都没回,乐颠颠直奔奉天府,买房娶媳妇去了。

焉料,途中该是撞上山匪,亡命而逃,慌不择路跑上陡崖,又失足摔落崖下…

后来,马助的老娘连服数日参汤,渐渐有了精气神。也就半年光景,便痊愈如初。

与此同时,在距家不远的坟茔地里,则多出了两座坟。

一座,是马助表哥葛老二的;

另一座,里面安葬的是那具白骨。

07

其实,关于女真贡品皱面参,还有马助昏厥中做的梦,只是个山野怪谈罢了。不足为信。

我猜,那具白骨很可能是个跑山人,寻着人参后突发疾病,仆倒在参株上没了命。

经年累月,参芽透骨而生。

一同生长出来的,还有这吊诡传说。

可我爷爷和他那一辈人都信,且信得邪乎。

不然,葛老二怎么会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