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世行副行长:全球债务规模前所未有,我们该怎么办?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01-18 07:54

【编辑/观察者网 周远方】

2021年1月13日,全球化智库(CCG)邀请世界银行公平增长、金融与制度代理副行长兼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Ayhan Kose)博士,世界银行中国、韩国和蒙古局局长马丁·芮泽(Martin Raiser)博士在线解读《全球经济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CCG主任王辉耀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世界银行集团前景预测局高级经济学家帕特里克·柯比(Patrick Alexander Kirby)、叶卡捷琳娜·瓦沙克马泽(Ekaterine T. Vashakmadze)参与研讨。本次会议是今年世界银行在其华盛顿总部发布外首次在中国解读报告内容。100余万国内外观众通过多个平台观看了此次会议。

世界银行公平增长、金融与制度代理副行长兼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Ayhan Kose)博士围绕以下问题展开阐释:
◆ 世界经济增长短期前景将如何?
◆ 全球疫情是否增长了债务风险?
◆ 全球疫情是否会恶化2020年代的增长前景?
◆ 我们的政策优先级是什么?

以下为讲话全文:

感谢王主任!很高兴能在线上和大家见面,也相信未来有一天我会到北京实地参观智库。很高兴今天能和同事一起和大家讨论。

上周二我们发布了报告,通常情况下,报告是关于全球和地区的展望,它包含三个分析部分。第一个是不断增长的债务利息,在低收入国家尤其严重。第二个是聚焦疫情外的经济增长,并探讨我们是否会面临持续让人失望的局面。最后的一部分分析的是新兴市场及国家的采购项目。

今天的讨论,我想探讨四个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短期的增长前景是什么?好消息是短期内会有增长。今年我们将会看到增长,但是复苏将会受到抑制,至少在大多数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预测降级的背景下会是如此,而且风险仍然倾向于下行。

第二个问题是——全球疫情是否增长了债务风险?答案是我们已经见证了现代历史上最庞大的债务,债务仍将有很大增长。未来的经济增长前景十分复杂,且与债务动态相关。

第三个问题是——全球疫情是否会恶化2020年代的增长前景?我们的估计是,这十年会面临显著的潜在增长放缓。但是现在,经济放缓由于疫情原因被不断放大了。而且它可能会进入持续失望的时期。所以政策至关重要。我们如何应对具有重要意义。

第四个问题是——我们的政策优先级是什么?答案是我们首先需要解决卫生危机。尽快让社会大部分民众都被分配并接种疫苗是非常重要的。这之后我们可以转向长期政策优先级的改革,这在很多领域都很重要。

先说第一个问题,近期的增长前景是什么,以及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全球经济?现在,我们的全球经济在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经历了巨大的波动,我们本希望之后不会再有大波动了。不幸地是,这一预测在过去三个月内被打破了。你们可以看到病毒快速传播,经济再次紧缩。发达经济体甚至也出现病毒快速传播和各种挑战,就比如我们在美国和欧洲看到的那样。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在很多地区,单日确诊病例数量仍在攀升。

当你看到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南亚的情况,你就能意识到卫生危机的严重性。因为那里的检测能力有限,很多人生活状况凄惨。事实是我们的增长前景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就像我说的,今年会有增长,大概在4%左右。但是相关的下滑预测会将我们的全球指标拉低0.2%,这也会拉低我们对于发达经济体以及欧洲地区还有其他经济体的预测。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有5%的增长,这一增长速度是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不同增长构成的。在一些地区,比如一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我们提高了增长预期,而在欧洲和中亚、中东和北非,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我们调低了增长率的预期。

如果你去看我们的发展模型,去年增长率是负4.3%。这其实比我们在六月时预测的还要好一点。但这仍然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果,可以说是我们在过去150年所看到的第四次全球经济衰退了。这个结果之所以比我们预测的好,是因为中国支持下的东亚-太平洋地区起到了拉动作用。

现在我们的增长有所复苏,但是今年年末的实际增长数字仍然低于我们在疫情爆发前的预测。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回到危机前的发展趋势了。基本上我们会经历一个受到抑制的经济复苏过程。

这个5%的增长掩盖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差异。东亚-太平洋地区的增长是7.4%。过去这一地区想要达到这一增长非常容易,但是去年这一数字一度只有0.9%左右。可是这区区0.9%的增长都比我们在其他地区看到的要好太多,比如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东和北非还有南亚。这些地区已经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衰退。所以去年在健康和经济方面都是充满悲剧的一年。明年经济会出现增长,但我们仍然没有完全恢复。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一些差异。我刚才提到了今年5%的整体增长,2022年,我们认为这一数值会在4.2%左右。但是如果不算中国,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因为中国今年的预期增长为7.9%,这大幅提高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的总体水平。所以不算中国的话,这些国家的发展预期会平缓很多。至于低收入国家,真正的复苏要在2022年才到来。

与我们6个月前做的世界增长预期相比的话,我们根据大多数国家2020年经济发展的轨迹,调低了对2021年的增长预测。但一些大国经济表现更强劲,所以总体上基本超出了我们所做的大规模衰退的预期。去年最后呈现了正增长或轻度衰退。

今年由于有第二轮疫情的影响,我们对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做了下行的预测。而对于新兴市场和全球经济而言,2021的增长仍不容乐观。这基本上说明2021年几乎75%的经济体会遭受下行压力,就像2020年6月前一样。

我们极力想在报告中阐明的一点是,投资方面会有比较严重的崩溃。你其实可以感受到这种混乱。如果你看一下这里的数据,这是发达经济体的数据。投资的崩溃看上去比2009年稍微平缓一点。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而言,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今年投资整体萎缩了5%。如果不算中国的话,萎缩了10%左右。

10%的投资萎缩,对于这些经济体而言是现代史之罕见的。这一投资崩溃是随着投资乏力而来的。在可见的未来,至少到2022年底,排除中国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都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投资水平。当然把中国算在内的预期会不一样,因为中国增长强劲。事实上,投资崩溃会在可见的未来依然疲软,并且对中期增长有重要影响。

短期前景也有一个严重的下行风险。第一个风险就是正在加剧的疫情,有可能诱发世界其他地方的新一轮的疫情防控困难。唯一的,最重要的政策优先事项是疫苗部署。如果迟迟无法普及疫苗,或者说有群体拒绝接受疫苗免疫,都可能会给世界经济造成各种各样的困难,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来说,疫情发展对经济复苏会是一票否决。

我们也担心可能存在的金融压力,避免金融风险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债务水平居高不下,我不仅要讨论政府的单一债务,同时还要讨论公司债务。很多国家有债务偿还的宽限期或延期偿付措施。但这些措施早晚会被终止。那时你可能会看到很多国家大量的公司破产。

在世界其他地方还存在其他挑战和与之相关的严重的问题。我们担心疫情带来的影响会导致比预期更糟糕的衰退。同时我们也希望看到拐点随着有效疫苗的普及而到来。我们希望疫苗的接种工作可以在更多国家快速普及。家庭行为也可能产生持续性的变化——人们倾向于减少在服务业和旅游业方面的消费。而消费模式的特定变化也要求在部门和生产方面做出调整。

所有的这些都可能导致各种各样的困难。人们基本上不需要那些类型的服务,他们需要达到我们之前所看到的水平。传统旅游业一去不复返了。依赖于服务业和旅游业的国家将继续面临难题。我们不能期待贸易和外资流动。疫情所造成的社会后果是我们最需要担心的风险。

我来谈一谈第二个问题,疫情如何加剧了与债务有关的风险? 疫情之前,全球经济的债务率之高已经为现代史罕见。现在,由于疫情的原因,政府出台了急需的支持措施。但这些必要措施也带来了政府债务水平的显著增长。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这是1970年以来未见的情况,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而言,是1980年代债务危机以来从未有过的,要知道当时这些经济体经历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当然,如果要把当前的债务浪潮和之前的债务浪潮相比较的话,无论是从影响的空间范围、影响的广度还是深度来讲,都是没有可比性的,不是一个量级的。

我们在疫情危机之前就担心债务问题,现在问题被疫情加重了,尤其是在低收入的国家。它们之中的一些国家已经陷入了债务困境。2019到2020年,平均负债率显著攀升到约70%,而在脆弱的低收入国家,这一数字可能更高。更重要的是,偿债能力仍然很低。所以,想一下发生了什么,这些经济体的债务税收比一年内增长了100%。再加上收入崩溃和债务增长的双重作用下,债务税收比会上涨到400%-500%。我们的模型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经济体为了回到疫情前的收入水平还要进行挣扎,这意味着偿债能力会进一步受到阻碍。

一方面,债务数额非常高。另一方面,经济体产出困难。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这次危机开始时只是卫生危机。现在已经肯定会变成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它有可能进一步演化成严重的金融危机吗?至少对于低收入国家而言,我们非常担心。

国际社会已经通过二十国集团一项实质性的举措做出了回应,形成了框架协议。世界银行将支持这些举措,来帮助国家解决债务相关的问题。

大量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采取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措施。他们开始通过购入资产来稳定国内金融市场。尽管这些国家购入资产占GDP比重的规模比发达经济体小很多。

首先,当然购买资产确实能够在一段时间内稳定国内金融市场。在全球金融市场也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的环境,帮助了这些经济体稳定国内市场。但这些应急的资产购入项目令我们担忧,主要原因是这些经济体历史上主要通过中央银行购买资产来为赤字融资,而现在,这些经济体中有一些能够为资产购买项目搭建较好的框架。但另一些经济体,他们资产购买项目的政策范围、持续时间、政策目标等等,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边界。因此,尽管金融市场暂时稳住,我们仍然必须保持关注。我们担心这些债务的动态,以及政策的透明度。

让我来回答第三个问题——新冠疫情是否会影响2020年代的增长前景?

疫情之前,当我们谈论2020年代的潜在增长时,我们可能会期待增长比2010年代稍稍低一点。这一观点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发达经济体必将放缓步伐,而世界经济中的新兴市场也要经历放缓。尤其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这是结构性的证明。“民主转型”使得劳动力规模缩小并产生后果。很多新兴市场所面临的具体挑战也是如此。

现在,比这些更重要的是,投资增长在疫情前就已经放缓,而现在更加严重。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将会在2020年代看到更低的潜在增长。整个世界,所有地区,基本上都是如此,包括东亚-太平洋地区。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这些发展将如何影响长期增长预期?这些预期在疫情之前就已经疲软了。比如在2010年,我们预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在2020年达到6%的增长。现在,当你回来看2020年代这10年的预测,会发现这一数字下降了4%。所以接下来十年的增长预期较上一个十年会下降两个百分点。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2010年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我们认为这一数值在下一个十年仍会增长2%左右。现在,这一数字下降了1.5%。

发生了什么事呢?我认为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人们普遍认为潜在增长会放缓,但是内化这种认知需要时间,因为这一时段世界经历了一系列持续性下滑,2011,2012,2013,2014。这种深度衰退会对长期增长和潜在增长造成影响。至于衰退,五年后的冲击会在-0.8%到-2.2%左右,这是长期发展预期的下降。

让我来谈谈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的政策优先级是什么?

我们的政策最单一且最重要的优先考虑项,应该是支持卫生健康系统,刺激就业并进行全球协作。我们已经看到了国家间的挑战。

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最简单也最至关重要的工作是调动力量尽快使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同时,通过提升免疫水平来使疫情可控,回归正常化。

另外,保护贫困人口也是我们应该优先考虑的事。增长会复苏,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加固安全网。面对债务挑战,为低收入国家提供协作的债务免除对于全球社会而言至关重要。

保持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政策是协助有生存能力的公司,同时改善破产框架以加速破产解决程序,支持总体需求。正如我们所见,全球很多国家都在实施实物支持项目,以确保金融稳定。

在脆弱的财政支持下,要兼顾增长、环境和财政空间的改革是有挑战性的,我们需要进行改革,但程度和优先级怎么确定?我们已经认识到有些事项应该优先,比如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应对气候变化和基础设施也很重要,同时,我们还迫切需要关注疫情下的教育,否则会伤害增长的可持续性。同时协调全球政策来解决全球挑战,包括气候变化,贸易和金融。所有这些都很重要。

现在,我们认为达到放缓趋势并将潜在增长保持在特定水平是基本可以实现的。这需要非常严肃且全面的改革措施来改善投资,加强劳动力流动,同时提升体制推动生产增长的能力。这些都是已经实施的政策。我们认为潜在增长可以赶超我们2010年代的水平,而不是急速下滑。

报告中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各国实施了更多的改革计划。金融市场参与者给予了他们日益增长的长期增长预期。好的政策对应更好更广的预期。不好的政策会造成更糟糕的预期。重要的是,政策制定者当下应该真正实施各种政策来改善长期发展前景。当然何种政策优先考虑,这也因国家而异,但是毫无疑问,面对有限的财政空间,对于很多国家而言,与营商环境有关的体制改革,以及政府治理能力方面的改革会变得至关重要。

让我来总结一下。

第一个问题。我们的短期发展前景怎么样?就像我说的,2021全球复苏会受到抑制。面临多重风险,新兴市场、发展中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经济会下滑。

第二个问题,新冠疫情如何导致债务相关风险提升?回答是,我们的债务规模1970年以来最高。疫情就好比一个点燃汽油的火种。我们已经看到了债务水平上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现在全球债务水平接近100%,这基本上是记录极值。这也是整个系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降低利率这种解决办法几乎只能是掩盖问题的临时举措,降低利率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对于新兴市场和经济体而言,这还可能会产生变化并引起波动。

第三个问题是,新冠疫情将如何恶化2020年代的增长前景?因为投资的下滑,人力资本的流失以及疫情对生产的影响,2020年代会出现更显著的增长放缓。我们担心未来的十年报告中还会出现令人失望的增长率。

最后,我们的政策优先级是什么?首先是尽快普及疫苗,控制住疫情。之后,国家通过政策关注国内,同时共同合作解决全球挑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