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阳赋》原著:王儇舍命保护皇后姑姑,为何却依然恨她入骨

subtitle
爱读书的百合 2021-01-17 19:39

京城阳光明亮刺眼,明晃晃的光晕里看去,是一袭紫袍映入眼帘,这就是王儇的父亲左相大人。隐忍的酸楚似潮水决堤,令人猝不及防。

这是《上阳赋》原著《帝王业》中,王儇复京见到父亲以及皇后姑姑的场景,只不过此时表面上的亲如一家人,早已变成了仇恨与憎恶,甚至是敌防,而这一切都因为权力之争。

而皇后姑姑则凤冠朝服,高贵得只能仰视,只见朱红朝服上纹章繁祥,华服盛装异常夺目,在人前永远光彩夺目,而失色的只是她迟暮的丈夫以及唯唯诺诺的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儇的皇后姑姑可谓是万人瞩目,甚至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比她的皇帝丈夫更有着权力与恩威,然而即便是人前的光闪闪,也难免在独处时黯然神伤。

王儇对姑姑既有恨,也有着奋不顾身

皇后一下朝就急忙传召让王儇晋见,甚至连朝服都未曾脱下,就急忙问:是阿妩吗?言语间颇有点急促与惊慌。

而近距离看到姑姑时,王儇才惊觉不过分别半年,可她的皇后姑姑就像老了十岁,不复朝前的神采奕奕,只是目光涣散,只不过笑容依然雍容。

然而一瞬间,王儇却惊觉身后一道寒光掠起,那刀光与杀气和危险,是她熟悉的场景与感觉。在这一刻,王儇想就没想就扑向了姑姑,而将她推倒在一旁,只见一直服侍在皇后跟前的薛公公举刀向皇后砍来,说:妖后,拿命来。

生死瞬间,王儇只是将姑姑紧紧护在身下,此时四下一边惊慌,只见宫女尖叫四起,而薛公公狰狞的面目已经暴露于王儇眼前,同时她又被王儇的婢女玉秀紧紧抱住,疯狂间持刀砍向玉秀的肩膀。

而王儇顾不上眼前的凌乱,趁机拉起姑姑就跑,直到姑姑被长裙绊倒,两人一同摔倒在地,这时候王儇想起了身上的短剑,便用短剑扎向薛公公,直至一片猩红在眼前溅开。

薛公公临死前,瞪着王儇,发出凌厉笑声:皇上啊,老奴无用。

这时候王儇才发现浑身虚软,直至冷汗透衣而出,只见皇后瑟瑟发抖,叫着“阿妩,阿妩”,一边向她伸出手来。王儇脚一软,竟直直跪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此时的皇后摸着王儇满手的鲜血,狂怒:废物,都是一群废物!我要你们何用,竟然看不住一个刺客。只见皇后面色惨白,蜷缩在床上,喃喃道:阿妩,你恨不恨我?你恨我,他恨我,你们都恨我!

甚至抓紧了王儇的手,忍不住颤抖:他到死都不肯求我,不肯见我!还有他,他负我一生,还敢废黜我,派人杀我!连亲生儿子也厌恶我,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们都恨我!

突然间皇后大笑又大哭,目光中满是绝望残忍,甚至指甲险些将王儇掐人手臂,越来越癫狂,直到吃了几枚碧色的丹药,但依旧止不住大骂特骂身边的人。

这哪里是刚刚在朝堂上万人敬仰的皇后,也可以说表面上的风光,压根抵挡不住她内心的苦涩,甚至这种苦不断将她吞噬,甚至仇恨身边最亲的人,而这一切都皆是因为权力的欲望。

皇后表面上的风光与内心的痛苦,不断凝结在一起,于是变成仇恨,变成与亲人的芥蒂与互不信任。

人前风光的皇后,强颜欢笑背后是隐忍的痛

当皇后还是王氏家族的姑娘时,她也有着自己的爱人,比如右相温宗慎,他们曾经也有“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地互相青睐,有着年少时光的相恋与许诺,然而为了王氏家族的荣耀,她还是嫁入了皇帝做了万人敬仰的皇后。

然而嫁的皇帝却对谢妃恩宠不断,对自己无半点夫妻之情,甚至最后为了争权夺利,要将自己曾经的恋人温宗慎亲自赐下毒酒,而温宗慎宁死也不愿意向她求饶,甚至恨到不愿跟她多说一句话。

这就是皇后嫁入皇家所付出的代价,亲人无人背离,情人远离,丈夫反目,儿子仇视,而她一心为了儿子能做皇帝而铲除各方势力,甚至不惜牺牲侄女的幸福,不惜挑拨王儇父亲与丈夫的关系,令两人自相残杀。

只不过这也只是皇后的一厢情愿,对于她的哥哥来说,他也很觊觎皇位,甚至一点不把太子自己的外甥当回事,不仅经常训斥,甚至一言不合就打骂太子。

这些皇后当然看在眼里,对于她来说,最大的愿望不过是看着儿子顺利登基,而看到哥哥对于身为太子的儿子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也是十分不满意。即便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是真的不成器,但看到被别人欺负也是气愤不已,即便是帮助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行。

而对于王儇父亲来说,看着不成器的外甥,也未必没有取而代之的私心,这些皇后又岂能不知,所以说表面上的和谐,只是一时同盟的联机,一旦时机成熟,每个人不过都是各自为政,各取所需。

同时还有王儇的丈夫萧綦,也是怀揣着自己的目的,可谓是姑姑、岳父、与贤婿之间的明争暗斗以及看不见的血的厮杀与争斗。

一个舅舅为儿子带来的威胁就够多了,而更令皇后不安的是,太子又十分信任萧綦,想让萧綦来保护自己,同时要借萧綦的力量来摆脱左相和母亲的控制,这让皇后更为心惊胆颤,也对萧綦与王儇的恨更多了一分。

也可以说从至亲的关系,走到互相猜疑,甚至勾心斗角地瓦解最亲的人,这不仅残忍而且令人深感悲伤,退一步讲即便得了天下,也失去了人间最真挚的感情,甚至失去了亲人之间原本该有的温暖。

直到太子气愤地怒怼:禁军要是有用,能让子律那病秧子逃出去。而左相一怒之下更是当即给了太子一巴掌,然以下犯上之举,却无人敢吱声。

这时萧綦便给太子说好话,而此时左相大人与萧綦之间也是剑拔弩张,只有王儇左右为难,甚至手心都冒出了微汗。

太子此时更是涨红脸对抗,对萧綦说:豫章王听令,我以太子监国之名,命你即刻领兵入宫,清查乱党,保护皇室。

此时左相大人看着太子、萧綦以及女儿王儇,都已经站到他的对立面,亲人尽数失去,而权力也不断被稀释,只剩下了他与摇摇欲坠的皇后妹妹。

不过王儇还是欲言又止告诉萧綦:父亲老了,姑姑病了,无论如何,他们终究是我的亲人。而此时萧綦久久没有回答,只是紧握了妻子的手,两人彼此都读懂了各自的无奈。

如果说王儇只是无奈的话,那么皇后可谓是可怜,对于她来说除了拥有母仪天下的荣耀,似乎什么也不曾有了,只剩下了凄凉的夜与无尽的防范,人总是设防不过来的。

权力本就是一把双刃剑

对于皇后来说,她是有野心的,那就是要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步步走向权力的巅峰,直到成为皇帝。然而最终却还是倒下了,不仅恍惚,而且精神越发不好。

甚至皇后还会对王儇说:你为何不是我女儿。而王儇装作不知笑道自己是王氏的女儿,然而却被皇后眸子里的锐光划过,这令王儇心惊了一下。

皇后自然知道太子与萧綦越走越近,而萧綦之心她亦懂得,先前对萧綦礼让三分不过是忌惮他手中的兵权,而此时萧綦与太子的亲近无异于“引狼入室”,怎能不让她恨得牙根痒痒。

而此时对于王儇来说,皇后也早已没有了信任,不过是找人暗中监视罢了,甚至在她幽深的眼眸里,王儇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姑姑究竟藏着怎样的心思,只有昏睡时才会视王儇为亲人,清醒时她们只是敌人罢了。

王儇却暗自心疼姑姑,她知道姑姑这一生活得太苦了,表面的荣光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的快乐与幸福,也可以说她三分的心给了家族,三分给了太子,还有三分给了初恋情人,而对自己恐怕连一分都没有。

而对于自己的丈夫皇帝,则十分憎恨,恨他不念及夫妻情分,无数次想要废黜,甚至想要将她打压,只是无奈于王氏家族的根基,而迟迟不敢下手。

只不过在这深宫中,即便是血缘关系太亲近,也终究是各怀心事,谁也不曾信任谁。只是当年同样出身名门的郡主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最终不过是被迫嫁人,独守空房,一日堪比一日沉默,最终在寂寥和怨恨中独过一生。

所以最终成疯成魔,都不令人感到吃惊,不过是一场春梦,梦醒已成空,然而命运是自己选的,这逃不过两个字:权力之争。

今日话题:皇后一生既有残忍的手段,也有悲苦,值得同情吗?欢迎留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