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最新细节披露!秦光荣大搞“小圈子”,这位省一把手为当“大领导”,迷上八卦阵

subtitle
环球人物杂志 2021-01-17 18: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攀附秦光荣,一些官员处心积虑“爬山头”,从处级干部到副省级干部,他们各有花招,手段多样。

|作者:崔崔

|编审:劳灵格

给秦光荣下跪,帮秦光荣捏脚,替秦光荣安排吃喝……

近日,电视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相继披露了与云南省委原书记、“正部级主动投案第一人”秦光荣有密切关系的云南官员,曝光了大量案情细节,令人震惊,引人深思。

秦光荣在云南省委书记任内,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在云南“玩了10年、贪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的恶劣影响,反而还往深里“走”了几步,进一步滋长了“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

专题片指出,秦光荣是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第一“污染源”,他带来的是“源头式”污染。

秦光荣“小圈子”细节最新披露

“最早给云南分帮派的,是秦光荣。”这是被称为“老佛爷”“云南地下组织部长”的政治掮客、商人苏洪波所说的话。

“你要多带着人到秦(光荣)身边来坐坐,他就能够给你解决问题,你就算在他的圈子里。你只要在他这个圈子里面,什么事情他都能够帮助你支持你。老秦就喜欢这样拉拉扯扯,(喜欢)这些兄弟朋友哥们。”苏洪波说。

秦光荣在云南大搞“小圈子”、山头主义,在选人用人上严重破坏了云南政治生态。专题片披露,为了攀附秦光荣,一些官员处心积虑“爬山头”,从处级干部到副省级干部,他们各有花招,手段多样。

2019年10月,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是秦光荣落马后,云南查处的清流毒第一案。

从湖南到云南,龙雪飞跨越千里、一路尾随秦光荣。为表忠心,他毫无节操地向秦光荣夫妇下跪。“我就说,你们待我恩重如山,请受我一拜。人生当中唯一一次,仅此一次而已。”龙雪飞说。

办案人员回忆:“(龙雪飞)当时扑通一声跪下去,就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以后的话就靠你了’。当时,黄玉兰(秦光荣妻子)吓了一大跳,这么多年没见过党内的同志、党员干部在自己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去。”

龙雪飞不光有卑躬屈膝的“软招数”,他早年当过记者,手里还握有“硬招”。

秦光荣在长沙任职期间,出于政治目的,让龙雪飞写内参揭发其他领导干部时,曾给过龙雪飞一份材料。后来,龙雪飞以此经常敲打秦光荣。2003年6月,龙雪飞得偿所愿,从深圳调任大理州委宣传部任副部长。

妻子问秦光荣:“这是个小人,你还用?”秦光荣答道,小人不可不用,否则他也会跟你过不去,但不可重用。

在他一路提携下,龙雪飞甚至在云南出版集团公司组织架构中并无总编辑职位的情况下,被提拔为该公司总编辑,官至正厅级。

为了上位,有人愿意给秦光荣下跪,有人可以为秦光荣捏脚。

云南省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原副主任张朝德,自从2000年在一次会议上结识秦光荣后,便抓住一切机会表忠诚、表忠心、表决心。

不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张朝德都努力扮演好“勤务员”的角色。“(秦光荣)有一次生病,他又坐的时间比较长,我去给他按摩过腿,捏过一下脚,让他来缓解一下。”看到黄玉兰做艾灸,张朝德还专门从河南找中医针灸专家帮她治疗。

“觉得当官,当大官,可能会更好施展自己的才华,更好谋私,也更好培植自己的势力,就花了很多的精力、物力、财力去拉关系、走后门、搞攀附、接天线,干这些事去了。”张朝德忏悔说。

峨山县委原书记姜兴林的攀附之路是从“抓住秦光荣的胃”开始的。

在一次饭局上,姜兴林看到秦光荣后就动了“接天线”的心思。后来他在政治掮客舒保明的指点下备了一桌大餐。为了让领导吃得高兴,姜兴林专程请厨师精心准备菜肴,席间鞍前马后,极尽阿谀奉承,将精明懂事演绎到极致。

几次饭局后,秦光荣终于记住了,“这是会做菜的小姜”。

进入秦光荣的小圈子后,姜兴林被起了个“小精灵”的外号,因其八面玲珑的性格特点。

办案人员表示,姜兴林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非常善于察言观色,领导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能体会到领导的意图。因为在“圈子”受益,姜兴林将“圈子”视若珍宝。被查时,他在家里显著位置精心摆放他和秦光荣的合照,并引以为荣。

进入了“圈子”,得到了好处,相应的就要付出被秦光荣利用的代价。

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主任和正兴通过引荐,攀上了秦光荣这棵大树。当秦光荣在家约见他时,他认为自己有机会到州市担任一把手了。

然而秦光荣看上的并不是和正兴的能力,而是他手中掌握的执纪审查权。

尽管他对秦光荣百般讨好,逾越党纪红线完成了秦光荣交代的事项,但他从头到尾只是秦光荣的一颗棋子。他想到州市担任一把手的黄粱美梦终究没有实现,一朝落马才发现自己完全是被利用了。

为当“大领导”,迷信“八卦阵”

长虫山是昆明市西北部一座南北走向的名山,蜿蜒盘旋600余里,因形似一条长蛇而得名。民间传说,清朝年间青城山一位道士在长虫山布了“捆龙锁阵”,使长虫山上的九条龙飞走了七条,锁住了云南的龙脉,破坏了云南的风水,所以云南出不了“大领导”。

在昆明,很多市民都听老人说过这个传说,但都是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没人在意,也没人当真,甚至持批评怀疑态度。然而秦光荣对此深信不疑。

·秦光荣大搞封建迷信活动。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对他开除党籍的通报中指出,秦光荣理想信念丧失,大搞封建迷信活动。这些细节如今也被一一曝光。

秦光荣曾带两位“风水大师”到长虫山。“大师”说把长虫山风水恢复好了,云南就会出“重要人物”,秦光荣听后决定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恢复山上的铁峰庵,并向“大师”寻求破阵之法,以期飞龙回归,仕途通达。

原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杨勇明是秦光荣搞封建迷信活动的马前卒。后来在他的陪同下,“大师”上山破阵。

“我们在八个方位布了八个‘先天无极八卦阵’,然后在星形的地方再布一个,等于我们布了九个阵,因为九是在个位数里面最大的。破掉以后,觉得力量还差一点,又搞了一个镇山石压在那里,压住对方的阵。”杨勇明回忆说。

所谓“大师”是一对夫妻,名叫陈志荣和张卫玲。20多年前,只有小学文化的两人迷上气功,后从某国企辞职以帮人保健按摩、调理身体为生。几年后,二人涉足风水行业,偶尔帮顾客看风水、调磁场。

经朋友介绍,夫妻俩有一次为秦光荣疏通经络,调理身体。根据陈志荣回忆,秦光荣称自己病得很重,经过二人的调理,感觉身体轻松不少。为秦光荣调理身体时,他们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几天后别人称其省长,我们两口子就呆了”。

·“风水大师”陈志荣。

此后,秦光荣一步步开始迷信此二人的“神力”。张卫玲自称她拥有天眼,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同时,还有看不到的师傅在向她默默传授治病技法。

夫妻俩曾被要求调整秦光荣家里的风水、赴其湖南老家看祖坟。据陈志荣透露,原因是秦光荣说“那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

为秦光荣“排忧解难”多次,双方免不了金钱上的往来。陈志荣承认,其女儿赴国外留学时,秦光荣给他2万美金,过了一段时间又送给其10万元。

就这样,秦光荣被只有小学文化的夫妻俩耍得团团转,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

秦光荣之子秦岭涉赖小民案再引关注

在专题片中,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现身说法,关于秦光荣之子、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秦岭的案情细节也有了新披露。

许雷自己总结:“通过攀附秦光荣解决了副厅,攀附白恩培解决了正厅。”他的攀附,更多是利用职务之便,“投资”领导身边人。

·2019年,许雷(中)放弃侥幸心理,主动投案。

许雷先后多次给秦岭介绍项目,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安排人员垫付股权转让金,让秦岭全身而退。因为连续两个项目没赚到钱,许雷担心秦岭对自己有意见,进而影响其在秦光荣心中的形象,他将不法商人送的500万元受贿金转送给秦岭。

关于秦岭涉及的华融赖小民一案,2020年8月,《环球人物》记者曾做过起底调查。

·赖小民受审。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非法敛财17.88余亿元,相当于日均受贿49万元,还在华融内部大搞“36局”江西老乡帮。记者通过在江西走访赖小民大学班主任、同学和央行老同事,最终还原了一个寒门状元逆袭又坠落的故事。2021年1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判处华融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死刑。

1978年出生的秦岭,比赖小民小了16岁。

华融投资2017年年报中显示,秦岭于2016年6月24日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此前,秦岭拥有逾15年财务经验,2015年10月至2017年7月,秦岭还担任华融国际行政总裁。2011年2月至2015年10月,秦岭担任农银国际行政总裁,在此之前还曾任职于多家金融机构工作,自中国人民大学取得博士学位。

2018年4月17日,赖小民落马,其后华融系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秦岭也是其中之一。这对秦光荣心理打击巨大,他惶恐不安,不久便迫于压力,携妻黄玉兰主动投案。

2019年,秦岭涉嫌受贿、贪污案被提起公诉。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在起诉书中指控:被告人秦岭利用担任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利用本人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巨额公共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20年月1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秦光荣受贿一案。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秦光荣利用担任云南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股权转让、职务提拔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2000年至2018年期间,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万余元。秦光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秦光荣受审。

“我是云南历史发展的罪人。”这是秦光荣迟来的忏悔,也是一座长鸣的警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