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方智库年度论坛丨2021年世界经济前景不容乐观(视频)

subtitle
东方网东方智库 2021-01-17 16: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方智库年度论坛

文丨孙树忠

4401字丨11分钟阅读

编者按:
2020年,全球共同面对新冠疫情这道给人类的大考题,也共同见证一连串国际风云的变幻与激荡。2020年12月25日上午,第三届东方智库年度论坛在东方网融媒体中心举行,与会嘉宾在岁末年初之际,围绕国际政治经济变局进行深入的观点分享。
论坛期间,与会嘉宾围绕着2020年国际形势的十大关键词盘点、新发展格局下的中国周边合作,以及2021年世界经济和宏观经济的趋势和风险机遇进行深入探讨。席间观点精彩纷呈,条分缕析、启人深思。以下所带来的是东方智库高级研究员、原中国驻摩洛哥大使孙树忠的精彩观点。

图片说明:第三届东方智库年度论坛现场(摄影:董偲)

岁末年尾,全球各大权威机构都在发表世界经济2020年形势总结和2021年形势展望,可以总结归纳成两句话:2020年新冠疫情重挫世界经济,2021年世界经济可望恢复性增长。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新研究结论是: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2%。美国经济2020年下滑3.7%,欧元区下滑7.5%,日本下滑5.3%,英国下滑11.2%。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将增长1.8%,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经合组织表示,“最坏的情况已经避免,大部分经济结构得以保留并可能迅速复苏,但对许多弱势群体、企业和国家来说,形势仍然岌岌可危”。展望2021年,经合组织预计,在疫苗上市等利好因素推动下,全球经济将增长4.2%。中国2021年经济增速预计将达到8%以上,欧元区、美国经济将分别增长3.6%、3.2%。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超过三分之一,而欧美的贡献“仍将低于它们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

在送旧迎新之际,世界正发生两件重大事件,一是美国大选尘埃落定,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会寿终正寝,2021年的世界经济贸易应该另有一片新天地;二是新冠肺炎疫苗的最新进展为全球经济带来一线希望,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将从今年的历史性衰退中强劲反弹。但是世界经济从疫情复苏过程中,还存在许多潜在隐患。到明年年底之前,世界经济不会完全恢复增长势头。最好的情况是,到2021年年底,世界经济的增长态势恢复到2019年年底的水平。

图片说明:2020年4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关闭的杜莎夫人蜡像馆。(来源:新华社发 沈霆摄)

综上所述,2021年世界经济前景谨慎看好,但有隐患。从今年底的现实情况来预估明年的世界经济形势,离不开一个大前提,即或是类似中国的成功经验,实施物理隔离以阻断疫情传播,或是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来“有效控制新冠疫情”,加快实施复工复产。即便如此,隐患仍然潜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作祟,已经扰乱了世界经济金融秩序,打乱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破坏了地缘政治架构,冲击了各国货币金融政策,这一系列问题都将束缚2021年的经济增长,更可能发酵成政治、经济领域里的“灰犀牛”和“黑天鹅”,严重冲击世界经济的增长。一句话,明年世界经济前景不容乐观。可以从以下几大方面去观察。

一、美欧发达经济体能否顺利接种新冠肺炎疫苗,阻断疫情传播,恢复经济增长?

2020年年底美欧西方国家仍然是疫情“震中”,确诊和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社会和经济活动难以恢复正常,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大幅下滑,出现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大一次经济危机。目前预计,如果今年年底明年初新冠肺炎疫苗能大批上市,并能达到60%以上民众接种疫苗,疫情可控制,经济能逐步恢复,2021年美国经济能恢复性增长3.2%,欧盟经济增长3.6%。要实现这一预期目标,最大的前提是,能否有60%的人接种疫苗。这个前提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一是疫苗能否及时大批供应,目前看仍有不小困难;二是能否达到60%的接种人群,这仍然也是一个未知数,因为美欧国家不少人打着所谓“人权、自由”的旗号反对戴口罩,反对限制社交距离,现在又反对接种疫苗;三是疫苗能否有效抵抗病毒,效果如何,等等。这些疑问如不能解决,新冠肺炎疫情还会出现第三波、第四波,2021年美欧国家的经济复苏将成为泡影。

二、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国家疫情依然严重,未得到有效控制,公共债务危机正在呈现,2021年经济恢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除美国之外,巴西、印度、俄罗斯、哥伦比亚等一大批新兴经济体国家累计确诊和死亡病例都位居世界前列。恶化的疫情严重拖累了这些国家的财政,造成经济大幅度下滑。目前新兴经济体国家财政状况比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时更为紧张,由此引起全球投资者恐慌和撤资,大部分资金转向政府债券等安全资产。巴西、哥伦比亚、尼日利亚和南非等新兴经济体的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上升超过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和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一度贬值约30%,推高了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放大了债务危机的风险。2020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GDP萎缩3.3%。

印度经济2020年预计将萎缩10.3%,经济衰退对人口仍在膨胀中的印度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印度目前约90%的劳动人口从事非正式工作,他们没有充足的储蓄或基于工作的社会福利保障,如带薪病假或社会保险等。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收入减少和失业正在迫使印度半数人口返贫。疫情确实是造成印度经济大幅衰退的罪魁祸首,但是莫迪政府在疫情防控、经济刺激、对外政策等方面的错误应对,致使“天灾”正演变为“人祸”。

图片说明:4月22日在印度金奈,医务人员从流动检测车内为一名警察进行新冠病毒检测采样。(来源:新华社)

巴西2020年货币贬值超40%,通货膨胀严重,近几个月来食品和饮料价格快速上涨,经济将萎缩至9.1%,或将出现120年以来最大的经济衰退。随着疫情给公共财政造成巨大冲击,巴西今年的债务总额可能超过GDP的100%,财政赤字可能超过GDP的15%。仅仅2020年前5个月,国际投资者从巴西金融市场累计撤资336亿美元。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巴西当前所面临的压力也势必将拖累拉美地区整体的经济增长。

墨西哥作为拉美第二大经济体,4月的经济数据环比萎缩17.3%,创下自1993年初首次公布经济数据以来的最大降幅。就业市场萎缩0.6%,有13万人失业,遭遇25年来最大失业潮,创下了1995年以来的最糟糕记录。

南非经济将萎缩8.0%。在疫情高峰期实施封禁的前5个月,76.2%的南非企业营收大幅下降。沉重的债务、现金储备不足、无法获得救济资金以及在封禁期间无法运营,已造成近50%的小企业关闭。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还下调了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评级展望保持在“负面”。

新兴经济体国家2020年至2021年人均收入累计增长率预计将低于发达经济体。到2021年底,新兴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8.1%。关键问题是,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受国际外汇市场和国际投资影响,一旦2021年发生重大地缘政治事件将导致美元汇率、黄金价格重大波动,对新兴经济体国家将造成严重冲击。

三、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供应链及国际贸易发展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2021年国际贸易增长将低于经济增长。

2020年不少国家为抗御新冠肺炎疫情采取了“闭关锁国”等一系列隔离措施,全球贸易除抗疫等一些急需物资还能正常流通外,一般的货物贸易大多数已停止,全球供应链、生产链和价值链被阻断。这一状态改变了个人消费习惯和结构。疫情后需求结构可能会发生一些永久性的变化。如电子产品、自行车、电动车需求旺盛,而汽车需求疲软。涉及发展中国家的汽车、电子和服装三个具有广泛价值链的产业情况已与疫情之前迥然不同。预计在“后疫情时代”,人们对电子产品的需求会增加,对汽车和服装的需求会减少。总之,这三个行业将可能发生重大变化,从而削减了贸易发展的机遇。除此以外,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发展面临的最大风险,很可能是来自发达国家日益严重的保护主义,而这种保护主义往往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名义出现。欧美国家将涉及国计民生的一些基础性产业,如这次出现供应紧张的防疫物资的生产线搬回其国内。

四、新冠疫情冲击下,发展中国家的主权信用易受冲击,面临较大违约风险。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发展中国家外债已经处于较高水平,截至2019年底,12个发展中国家外债与GDP之比已超过100%,其中塞舌尔和蒙古外债水平更是高达200%以上,外债风险极高。发展中国家中短期外债占比超过25%(国际认可的安全线)的国家共有16个。新冠疫情暴发后则进一步加剧偿债压力,尤其是那些短期偿还压力较大的发展中国家国家。莫桑比克、赞比亚、刚果(布)、苏里南当前已出现不良债务置换事件,未来一段时期内发生主权违约的可能性很大。2021年,发达国家自顾不暇,发展中国家经济面临内忧外患,难以获得贷款或援助,部分发展中国家有可能陆续遭遇主权债务危机。

五、全球极端贫困率将出现20年来的首次增长,个人消费大幅度下降,需求不足有可能造成通货紧缩。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进入大危机,大量企业倒闭,失业率不断攀升,预计2020年全球极端贫困率将出现20年来的首次增长。根据世界银行估计,新冠肺炎大流行将使2020年新增极端贫困人口达到8800万-1.15亿人,2021年新增极贫人口总数可能达到1.5亿人。在2020年可能影响全球人口的9.1%-9.4%。大约有82%的新穷人集中在中等收入国家,其中56%的新增贫困人口在非洲国家。预计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将陷入极端贫困,而在过去受极端贫困影响的主要是农村居民。另外,新冠疫情导致全球劳动收入下降,2020年前9个月下降幅度超过10%——收入损失逾3.5万亿美元。显然,人口贫困化加剧将导致消费市场供求失衡,有很大可能造成通货紧缩,制造业开工不足等问题,制约2021年经济复苏。

六、美欧大幅放宽货币政策,金融工具刺激经济的作用受限。

2020年,为稳定和重启经济,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各国央行实施了前所未有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到目前为止,全球已有超过50家央行降息或多次降息,全球超60%经济体的利率不到1%,部分地区和国家已是负利率。美联储率先在3月连续两次紧急降息,将利率降至0-0.25%的超低水平。随后美联储开启了无上限的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释放大量流动性。据统计,美联储、日本央行、欧洲央行与英国央行光是今年在量化宽松政策上就投入了5.6万亿美元。新兴经济体方面,俄罗斯央行、巴西央行以及印度央行等多次降息,采取有限的量化宽松政策,来应对疫情冲击。虽然超低利率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支撑,避免了全球金融市场产生强烈波动进而引发更大范围的经济动荡甚至危机。但是大规模宽松政策亦带来副作用和后遗症,已造成美国股市行情与实体经济状况背离,避险工具黄金价格出现反常下跌。如果世界经济仍继续下行,全球股市会出现更大幅度的振荡,金融工具刺激经济的作用已经受限,各国的货币和金融政策调控能力削弱,世界经济的趋势将变得更加复杂。

资料图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 (来源: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七、经济全球化理念遭遇重挫,区域集团方兴未艾,非合作伙伴之间的投资减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兴起的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着眼于有利的生产要素价格,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利润率为目的。逆全球化和新冠疫情的暴发使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出现暂时中断,这将促使企业通过永久性地缩短供应链,减少对高效、但相距遥远的供应商的投入,进而调整产业链。这种趋势的发展会直接损害全球产能效率和收入,削弱经济全球化。而同时出现了区域集团化正在被重新激活的趋势,成为各国面对逆全球化挑战的一个可预期的解决方案。2020年底前,覆盖12亿人口、54个国家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已正式签署协议;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15国正式签署了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进入“加速期”,有望近期签署协定;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取得进展。这一趋势的结果将会减少对非成员国合作伙伴的投资,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可能加剧。

2021年是我国“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中央已明确了明年中国经济的八大重点任务。我们要关注世界经济环境发展趋势和利弊,确保实现和完成好中央提出的任务。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作者:孙树忠(东方智库研究员、中国原驻摩洛哥大使)

编辑:顾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