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西局长母子双双跳楼身亡,死亡真相曝光:这件事,杀死了800万父母

subtitle
金鹰卡通卫视 2021-01-17 15: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儿子去世的第二天,这位妈妈选择了自杀。

孩子不在了,妈妈的花儿彻底落了。

1月11日晚,广西壮族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文某旭坠楼身亡。

在她自杀前的一天,她的那个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疑似因抑郁症跳楼自杀。

她的一位邻居兼同事回忆:

“她为人很好,很热情,也非常和气,平时见到我带小孩出门时,也经常逗我小孩玩。”

但在出事的前一天,即1月10日,他在小区碰见文某旭时,她面色凝重,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有了往常的热情和主动打招呼。

后来,这位邻居才知道,文某旭的孩子当时刚跳楼身亡不久。

“儿子走后,她可能觉得人生没有了指望,接着就跳楼了。”

并不是所有的悲痛,都可以呐喊。

对妈妈来说,在30岁左右的时候,得到自己的孩子,从此孩子就是她的全世界了。

孩子一旦没有了,妈妈的全世界都没有了。

孩子没了,

每个节日都是“清明节”

在广西这对母子坠楼的新闻下面,有一条留言引起了我的关注:

是啊,没人知道,失独家庭的父母每天都在经历什么。

对于他们来说,每个节日都是清明节,别人全家团圆时,他们只能在坟头和孩子团聚。

2016年7月,杭州新塘家园东区,有一对老夫妻在女儿白血病去世的一百天祭日,丈夫从十二层高楼跳下,而妻子选择在家吃药自杀。

图片@杭报在线

邻居说,坠楼的是男子,印象里是58岁,而在楼上家中死亡的则是他妻子,记得是53岁。

他们自杀那天是女儿去世100天祭日。

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邻居说,这户人家的女儿去世前还在读大学。

图片@杭报在线

邻居们还经常看见老李一个人盘腿坐在花园里的石头上,也不说话,就一个人哭。

看到这个新闻,我脑子都能想象得到一位孱弱的父亲独自一人坐在石头上痛哭的场景。

失去孩子的悲伤难以言喻,留下的那对老人也令人心疼啊。

谁能体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那就像针管插进父母的皮肤,血“滋”地一下冒了出来。

前几天,热播电视剧《流金岁月》里,蒋南孙的爸爸因为炒股欠下了巨额债务。

蒋奶奶为了替儿子还债,还把自己的房子卖了。

蒋爸爸觉得对不起妈妈,痛苦地给妈妈道歉:“妈,是我对不起你,还让你把房子赔进去了......”

蒋爸爸跟妈妈说去洗澡,但他到了卫生间就跳楼了。

蒋奶奶听到声音,赶紧跑到卫生间,留给她老人家的只有那个空荡荡的窗户。



她直接崩溃了。



整个人倒在地上。



前一秒你还在跟妈妈云淡风轻地说着话,后一秒就突然撒手人寰。

你走了,也把妈妈的命带走了。

孩子,是父母一生的软肋,是母亲一辈子的羁绊。

孩子在,父母才有根。

孩子不在,父母就彻底成了“废墟”。

在埋葬孩子的时候,

他们也埋葬了自己

2019年,重庆有一男子跳楼自杀。

在他坠楼的过程中,砸到了两名高中生,且都是独生子女。

三人经抢救无效全部死亡。

但鲜有人知道的是被砸身亡的女孩张某,本身就来自失独家庭。

父母在生她之前已经有一个孩子,十多岁去世。

谁能想到,这个好不容易养到17岁的孩子,又突然离开。

据张某的表姨说,张某爸爸听到消息后一度无法行走,最后是被人背上楼看女儿遗体的。

我的眼泪一点一滴地流下来。失独再失独,简直就是在挖父母心上的肉。

一个孩子的离世,就足以造成整个家庭的支离破碎。

两个孩子的离开,就足以要了这对父母的命了。

某百年学府,77岁的潘妙良教授说自己儿子去世后的这9年的状态,常常是“没什么好活的”。

在上海老家的弟弟们想把这对老夫妻接回去,到上海条件好一些的养老院,以便照料他们未来的生活。

潘妙良拒绝:“这个根本行不通,我忍受不了和那些有儿女的呆在一块儿。每天,都是在熬日子。”

他至今还保留着自己儿子去世那天吃剩下来的半块馒头:

“这半个馒头是儿子最后的生活迹象,以后再也没有了,我要留着。”

潘教授的儿子是2007年2月13日早晨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的,被他留着的还有儿子死前发给妈妈的一条短信,这是儿子生命中的最后一声呼唤:“妈妈,我心脏不舒服。”

这块保存了十年的馒头,上面的那行字是:“这是小宏2007年2月13日早晨吃剩下的最后一块馒头。”

其实,很多失独家庭,至今依然保留着孩子走时的原貌,房间未动,甚至搭在椅子上的外套都没被收进衣柜,孩子吃剩的零食袋子也没有丢掉。

一个与失独群体长期打交道的记者曾经说过,失独父母感慨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活得太久了。

“在埋葬孩子的时候,他们也埋葬了自己”。

爱要长,

告别要短

一个志愿者曾说:“我从事失独家庭志愿者工作二十余年,从未看过一对父母真正走出来,从未。”

《人间世2》里,消防员烈士刘杰的父母,40多岁的高龄再要孩子,五次试管才成功。

只是因为,他们刚满20岁的儿子刘杰,在抢救上海徐汇区一高层居民楼突发火灾的时候,在扑救的过程中,从13楼坠落。

得知儿子牺牲时,刘杰的母亲应贤梅一下子就瘫了下去:“我们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他不在了,我们的天塌了。”

而且他们刚给儿子买了婚房,却突然成了“失独”家庭。

她甚至把买给儿子婚房的装修拆了,也没有再去过那个“家”,就怕自己崩溃。

半年后,在悲痛中,应贤梅夫妇毅然决定通过孕育一个新生命,把儿子,找回来。

于是42岁的她在三年时间里,尝试了四次试管婴儿,但全部都失败了。

第五次移植,应贤梅终于成功了。

她抱着医生流下了眼泪。

她哭着说,明年也是儿子的本命年,是儿子回来找她了。

看到胎心的那一刻,笑容终于又回到了这家人的脸上。

2018年6月26,她一直等着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到晚上十点五十分,历经将近十二个小时,宝宝才终于出来了。

那一刻,一家人喜极而泣。

她给孩子取名为刘梦湲,意为圆梦。

应贤梅说:“可能知道我们实在太想念他了,所以他就回来了,她就是我们的天使。”

在小梦湲满月当天,上海的消防员送来了一套迷你消防服。

我瞬间扛不住的。

没人会忘记你的,刘杰,我亲爱的孩子。

但只有直面伤口,才能彻底治愈伤痛。

宝宝满月,他们一家专程去了徐汇区消防支队,儿子刘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她在台上,泪流满面。

比沉浸在痛苦里,最重要的是,要好好活着。

只有爸爸妈妈好好活着,死去的孩子才会放心。

日本有一个作家叫做小林一茶,他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部早夭。

小女儿刚刚去世的时候,他回忆道:“她母亲趴在孩子冰冷的身体上,呻吟着。我了解她的痛苦。但我也知道,眼泪是无用的。”

是啊,眼泪是无用的,但是可以寄托我们的相思啊。

如果可以,我希望全天下的孩子都明白,你是爸妈此生最珍贵的礼物,为了爸妈,恳请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因为你们,是爸妈的全世界。

愿你眉目舒展,顺问东安。

顺顺遂遂,平平安安。

*作者:教育编辑部秦一。来源:教育致力于为0~15岁儿童打造前沿、权威的家庭亲子教育平台,通过解读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跟进教育部政策,为家长提供有指导价值和意义的内容。本文由教育编辑部原创,转载请联系微信号(ID:judushu)授权。

*注: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