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德宏官场"大地震":书记、人大主任及13名政法人员落马!

subtitle
平顶山微友圈 2021-01-17 21:31

德宏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然而曾几何时

朗朗晴空

弥漫着厚重的政治雾霾

青山绿水

却暗流涌动

……

王俊强(中共云南省委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德宏州委原书记),2019年11月被查;

余麻约(德宏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2018年9月被查;

杨刚(德宏州公安局原副局长),2018年10月被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从品(德宏州公安局原副局长),2019年2月被查;

李宏(陇川县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2019年2月被查;

陈华国(瑞丽市森林公安局局长兼督察长、市公安局党委委员),2019年3月被查;

尹明海(盈江县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2019年4月被查;

杨明金(瑞丽市公安边防大队政委),2019年6月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陈高平(德宏州公安边防支队副团级退休干部),2019年6月被开除党籍、取消其享受的退休费待遇;

贾定国(瑞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2019年6月政务撤职;

李辉(德宏州司法局主任科员),2020年3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康磊(德宏州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2020年3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苏勇(盈江县人民法院原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2020年3月被开除公职;

李成铭(盈江县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20年4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邓光辉(瑞丽市司法局原党组书记、局长),2020年6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德宏州委原书记王俊强、德宏州原州长孟必光,德宏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余麻约,德宏州政协原主席杨跃国,德宏州政协原副主席刘新光等,这些掌握着德宏州政治资源和发展命运的重量级党员领导干部,在生养他们的土地上为所欲为,任性地上演着一幕幕官场现形记。

上行下效、流毒无穷,在多名一把手公然带头腐败的蝴蝶效应下,党内政治生活上演一言堂,干部选拔任用任人唯亲,政商关系大搞利益输送,一些公职人员甘愿被违令,更有甚者为黑恶势力摇旗站台,充当为黑恶势力和走私团伙的“保护伞”。德宏的朗朗晴空,弥漫着厚重的政治雾霾,德宏的青山绿水,暗流涌动。

三观扭曲 必走邪路

信仰丧失 万劫不复

余麻约出生在景颇山寨,自幼家境贫寒,在党的民族政策关怀下,他从一名小学教师成长为一名德宏民族干部中的佼佼者,走上了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的重要领导岗位。然而,随着职务升迁,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已有43年党龄的他,忘却了入党时的初心,丧失了理想信念,贪欲的胃口越来越大,贪婪的双手越伸越长。

擅长伪装、热衷表演、喜欢作秀,是“两面人”最凸显的特点。余麻约每年都积极参加并主持所在单位的党组织民主生活会、组织生活会和“三会一课”,在会上积极倡导如何对党忠诚,怎样勤政廉政,而会后却贪得无厌,大肆敛财。据统计,余麻约收受贿赂的次数竟高达200多次。

在省纪委有关部门对其谈话函询时,余麻约一边信誓旦旦向组织保证自己没有问题,一边继续收受大额贿赂,甚至转移隐匿违法所得,对抗组织审查。2018年,在审查调查期间,余麻约仍然不收敛、不收手,收受了某房地产开发商100余万元贿赂。

余麻约:“我违纪违法就是从违反纪律的小事开始,收受别人的土特产,一千元、几千元……到最后收受他人的数十万元,自己的思想防线已经垮掉,到了不能自拔的这种程度。”

廉洁或贪腐,一念之间

天堂到地狱,一步之遥

从基层做起,一步步走上州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岗位的 杨刚,丧失理想信念,严重背离党的宗旨,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沉迷于权钱交易,追求钱财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仅收受贿赂,还长期进行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他人送给的现金173.5万元;利用编制虚假竣工结算资料套取国家资金,私分公款利息等手段,贪污公款78万元,利用职务便利,为商人从缅甸运输木材提供帮助,违规干预和插手工程建设,为涉黑涉恶人员说情打招呼,非法收受现金人民币556万元、美元2.5万元。

杨刚:“由于自己放松了这些警惕,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我自己觉得非常地惭愧,也非常地后悔。”

公与私 分明两个世界

权力的膨胀 是吞噬内心的黑洞

德宏州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 杨从品,在其担任州交警支队党委书记、支队长期间,无视党性原则和组织纪律,违规议事,擅自决定重大事项和大额资金使用,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致使交警支队多名下属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自己更是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肆浪费公款,超标准接待,经其手批的接待开支和礼品费用高达1035万余元;违反廉洁纪律,长期借用商人老板钱款280万元,违规支出旅游费用73万余元;纵容其妻子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60万元;安排下属采用虚开发票的方法,套取资金41.5万元;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收取他人财物共计399.61万元。

随波逐流 只能流进暗沟污渠

公权私用 最终堕入无底欲壑

李宏2010年担任陇川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政委期间,与时任陇川县公安局局长杨刚等人私分公款利息,共分得8万元。那次贪污“就像没有解药的毒药”,使其在之后的任职过程中胆子越来越大,从收取小额礼金到贪污挪用大额公款,习以为常,不能自拔。

2019年2月28日,德宏州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李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9月,李宏被双开。通报指出,他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违规发放津贴补贴,收受他人送给的礼金。违反工作纪律,干预和插手司法机关执法活动,充当走私“保护伞”。

片中提到:李宏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礼金11.3万元,伙同他人私分公款6.8万余元,暗中侵吞小金库公款20万元,挪用公款100万元借于他人用于经营活动,并将归还的50万元公款归为己有。5次挪用公款共计175万元,给其配偶经商使用,把权力当成了私人提款机。

李宏悔恨地说:“我这个一家之主是家里的掌舵人,没有掌好舵。妻子和小舅子目光短浅,他们是看不到这些危险的。但是我采取的措施居然是这样软弱无力,这样错失良机,害我们一家全栽进去了。”专题片的结尾, 李宏对着镜头哭喊:“我愧对组织,愧对关心和培养我的人……我想死啊!”

鱼贪饵 容易上钩

人贪利 终落陷阱

出身贫寒的 尹明海在组织的培养关怀下,从基层公安民警逐渐成长为盈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其党性修养并没有随着职务升迁而提高,理想信念动摇,贪欲膨胀,最终走向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尹明海,曾在2017年和2018年两次在盈江县老家组织景颇族原始宗教献鬼活动,成为“不信马列信鬼神”的典型代表,在当地党员干部和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

尹明海说,“祈求我的这个职位平稳,坐稳了,还有下一步的升迁,都寄托在了鬼神这边。搞这个活动过程当中还把当地的群众、当地的干部都招过来,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也给组织抹了黑”。

除了不信马列信鬼神,这个政法委书记还被指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手,非法收受他人财物66万。

主动向组织坦白违法违纪事实的盈江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尹庆丰,对自己堕落的起因更是深有感触,痛心疾首。

尹庆丰:“放松了很多学习,小节上不注意,经常吃请、请吃,人家那种小礼物,什么拿来也就拿着这样。”

“四个保护伞”

上面点名的多个落马官员,13人来自政法系统。

节目中直陈, 德宏州一部分公安政法干部甘当违法人员“保护伞”。

德宏州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刚曾多次收受涉赌博、走私,非法持枪人员,涉黑涉恶人员240万贿赂,为涉黑涉恶人员在境外开设经营赌场帮助,放松对出境赌博的打击力度,为涉黑涉恶人员说清打招呼,解冻账本和银行账户,帮助其逃避处罚。

此前, 《中国纪检监察报》还揭露了杨刚是如何“护黑”“护私”的。

2008年,在缅甸迈扎央开设赌场的王某,为求得时任陇川县公安局局长杨刚的保护,放松查缉非法出境赌博人员力度,3次托人送给杨刚40万元。杨刚收钱后,明知境内不少人员前往境外迈扎央赌博,但他们的查缉力度明显减弱。

一次,李某福因涉嫌网络赌球和开设赌场被羁押在德宏州看守所,杨刚打电话给看守所负责人说:“我有个小兄弟关押在你们那里,你们要多照顾多关心。”没几天,李某福就被释放了。

节目中提到: 杨从品、尹明海、李宏三人要么为涉嫌走私人员说情打招呼,要么为雇凶杀人嫌疑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和毒品人员说情,要么放任家属长期走私成品油。在亲属涉嫌妨碍公务罪被拘留时,动用权力干预办案,导致案件长期搁置。

多说一句。

杨从品的罪名还非常多。

通报称,他“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致使多名下属党员干部违纪违法”“以考察为名违规公款旅游,并沿途赠送礼品”“与多名女性发生并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等。

他还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毒品原植物种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

这些“保护伞”严重抹黑了司法的公正!

腐败毒瘤必须坚决割除

污染底泥必须彻底清除

云南省纪委、省监委首次在德宏州以案情通报会的形式,展示了严厉打击腐败的阶段性成果和典型案例,敦促有问题的党员干部在规定期内,向组织说清问题。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下,违纪违法干部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在政策教育的感召下,共有49人主动向组织说清了问题。

来源:清风云南、中共德宏州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