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追什么蔡徐坤,都给我去追周杰伦!”

subtitle
新周刊 2021-01-16 23:08

进入豆瓣、B站等饭圈聚集地观察一番你会发现,喊着“哥哥再爱我一次”、“又是为美女姐姐甜蜜爱情哭泣的一天”等话语的,居然都是一些小学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孩子早熟,离不开“饭圈文化”的荼毒。

近些年,饭圈文化病毒式蔓延,粉丝低龄化趋势难以阻挡。现在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出生即触网”的世界中,受各种娱乐文化侵袭也是在所难免。

《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为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高达93.1%,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入网门槛越来越低,孩子们很难做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这并不是全部原因。

“佳佳老师男朋友是王俊凯!”你能想象这样令人尴尬的喊话竟出自一群幼儿园同学之口吗?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话术竟是由幼儿园老师亲自教授。

要知道,还有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正在一些成年粉丝的带动下,“被迫”追星。

老师也向饭圈低头

“花骨朵”们没救了

“追星”曾是父母、老师眼中的敏感词。现如今,许多年轻老师竟开始带头追星,向孩子灌输饭圈文化。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作为老师,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孩子的效仿。/微博截图

日前,教育部对8起违反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典型问题进行公开曝光。案例中的老师在课堂上“夹带私货”,将自己的追星理念灌输给学生,还带领学生应援娱乐明星——

江苏宿迁一名小学老师公开组织全班学生为肖战应援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视频中的孩子,手势整齐划一、口号熟悉连贯。能拍出这样的“节目效果”,想必老师已经带领学生们排练了很长一段时间。

看到视频的文案——“课间放松一下,只是下节课又要让体育老师生病了”,网友们更气愤了:“自己课堂不上课还要霸占体育课,现在的年轻老师真是不讲师德!”

要知道,老师在学生面前有着绝对强大的话语权。尤其是对于小学生来说,他们一直被教导“要听老师的话”。老师的指令必须遵循,老师的安排必须服从,甚至连老师的喜好都必须模仿。

为人师表者,值得被社会赋予这样的权利,但如果老师的身份下隐藏的是一个丧失理智的粉丝,这些相应的权利就会被滥用。

比如一小学老师公开自己录制的视频。课间休息时,老师问学生最喜欢哪些明星,听到学生回答“蔡徐坤”和“易烊千玺”后老师暴怒,还嚷嚷着“把嘴给我闭上,都给我去喜欢周杰伦”......

随后孩子们停止了嬉笑,跟着老师跳了周杰伦的《简单爱》。 /新闻截图

怎么,喜欢周杰伦就比较高贵吗?不允许异见出现、以公职泄私愤,这已经不能被归于单纯的应援活动,而是老师在对学生的思想、喜好进行统治。

这样的情况并不仅仅出现在幼儿园与小学中,就连大学教授也要利用公职为喜欢的明星“站台”。

比如由网友曝出的,某985教授上课期间多次提及肖战话题:称赞肖战性格阳光、业务能力强,还一直讲述自己花千元收集肖战代言的产品,甚至让同学们学习肖战的三观等,引得学生数次告状。

的确,碰上这样的老师,学生们还以为自己进了传销组织呢。

不夸张地说,这些老师做法已经能被纳入PUA和洗脑的范畴了。/《世界上的星星》

虽然曝光事件中的涉事教师都受到了相应的惩处,但是粉丝的疯狂行为绝不止这8件,也绝不只存在于教师群体中。

这样想想实在可怕,如果“教师粉”可以为了一己私欲抛弃师德,搅浑教育的圣水,那么也会有“医生粉”、“司机粉”、“保险员粉”等不同岗位的人为了追星打破自己的职业道德底线。

这样的后果,谁能承受得起?

这届家长放得开:孩子追星我助兴

这届年轻父母都曾是十年前的“疯狂追星族”,现在他们长大了,进入各行各业工作,获得了“家长”这样新的家庭角色。

然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并没有成长为理性、阳光、有责任感的粉丝。甚至在成为老师、成为父母的过程中,选择了继续做“脑残粉”,还直接影响下一代。

父母追星追到演唱会,孩子只能在嘈杂的环境下完成当日作业。/视频截图

如果老师教唆学生追星还能够被遏止,那父母带着孩子追星可就无人能管了。

曾在某视频平台中看到过这样的情形:父母拿手遮住屏幕中明星的上半张脸,让孩子看嘴巴猜明星,猜中有奖。

这是什么迷惑行为?正常的父母都是拿着各类识字卡教孩子认,“饭圈父母”却要孩子熟悉各大明星。

有些家长不仅沉沦于明星的颜值,连带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们格外崇拜。

朋友小雅特别喜欢蔡徐坤,已经为人母的她就天天想着怎么将自己的儿子变成第二个“坤坤”。


对于很多年轻父母来说,新时代的时髦教育法就是把孩子朝着明星、网红的方向培养。

不顾上学时间,带着孩子飞往外地参与应援;孩子喜欢画画,但兴趣班都是“学唱流行歌曲、学跳现代舞”;得知孩子喜欢的明星另有其人时,会告诉他“只有蔡徐坤值得”......

每当小雅老公劝说“小孩子应该注重课内知识”时,她只留下一句“老古板”!在她心里,让孩子成为蔡徐坤那样的“万人迷”,可比在班里拿个第一名重要多了。

之前有调查显示,在00后的梦想职业排行中,明星、网红、电竞选手等职业名列前茅,许多人对此表示忧心。

现在看来,如果对90后父母的育儿职业期许做个调查,结果恐怕也是如此。

之前,徐峥、陶虹夫妇支持孩子追星曾收获网友的一片好评。

网友表示:“新时代的家长就该这样,不把孩子追星看做洪水猛兽而是陪着他们一起追。”

奈何“新时代的家长”中又出现了另一种极端:自己还没学会理性追星,就忙着带娃入局了。

父母自身都是粉丝,有喜欢的明星,如果他们言传身教示范何为理性追星,本可以是挺好的亲子教育。遗憾的是,他们走了完全相反的道路,把教育行为“粉圈化”,模糊了低俗娱乐与正向努力的边界。

以娱乐名义,继续“专制”

没有一个孩子不害怕父母老师的“专制”——大人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孩子。

由黄磊、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小别离》,就形象地反映出当代教育中大人控制欲太强的问题。

女儿朵朵喜欢写小说,家长认为这是不务正业的表现。朵朵一边完成父母布置的高强度作业,一边偷偷写小说发布到网上。最后,她虽然成为了一个畅销小说的作家,却也患上轻微抑郁。

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有自己喜欢的明星,是高压生活下一件非常治愈的事情,然而这些事情却总是大人眼中的“沙子”,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

想想原来追星的我们:等父母睡着后才能偷偷拿出MP3听歌;想去看看一场演唱会都要磨破嘴皮地请求。

现在好了,这届年轻的父母、老师开始带着孩子一起追星。“在紧张严肃的课堂上,也可以谈论明星八卦;还没想好要买哪张专辑,父母已经先下手为强......”这样的幸福生活,是真实存在的。

乍一听,现在的大人可是向着“民主”前进了一大步呀!

事实真是如此吗?

当“控制喜好”披上糖果色外衣, 大人就真的能开始培养孩子的自主意识了吗?/《梦想的星星》

如果说原来我们还能偷偷喜欢自己心中的“那一位”,那现在的许多孩子都不能自主选择“那一位”了。

老师:“XXX三观正,都给我去喜欢他!”

家长:“XXX唱跳俱佳,你们都要向他学习!”

这不是打着娱乐幌子的另一种教育专制吗?要知道,“人们对自己人生的遗憾,总希望在下一代身上被抚平”这样的观念并没有被改变。改变的仅仅是人们喜欢的内容从崇尚科学家,变成视明星的光环如珍宝。

更可怕的是,久而久之,当代孩子的视野中只能形成最单一的审美。以致于他们以后会越来越不允许其他质疑声音的出现。

比如前两天,虞书欣粉丝与一位网友“掐”出一起闹剧:

一网友发微博称虞书欣是老赖之子,虞书欣粉丝“人肉”出该网友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学生,随即冲进学校评论区要求开除该学生,还“艾特”各大律所要求禁止招收该学生。

结局能够料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并未惩罚自己的学生,并且在官博引用了古斯塔夫 · 勒庞《乌合之众》中的一段话希望粉丝能迷途知返:

粉丝情绪过激不能自制,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自己单一贫乏的价值观。而处于懵懂期的孩子,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审美,他们的观念意识的建成大部分仰赖自己的老师与家长。

这时,如果大人还将追星当做一件私人活动,对信息不加筛选甚至略带强制性灌输给孩子,那么恭喜你,终于成为自己曾经最害怕的人——“专制大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