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vava呛丁太升#登上热搜了,然后呢?

subtitle
流水纪 2021-01-16 21: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不仅仅只是vava本身的她的作品,我觉得在咱们整个华语嘻哈目前整个行业现状上来说的话,也有很多有一定知名度的,有影响力的嘻哈歌手,他们有可能把自己的作品的视角,还是过多地聚焦在了自己的个人那个小世界的喜怒哀乐当中,我觉得这一点当然是没有错的,但是,如果我们永远只是把自己的视野放在眼前自己的小世界当中,那么我觉得,我们也丧失了更多可以升华,可以突破,可以拓展的可能性。”

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第二季第一期节目,在#vava呛丁太升#的片段引发大家激烈讨论时,作为评审的我,在节目当中也有发表如上看法,借这次机会,结合自己近年来和说唱歌手合作企划作品的经验,以及作为一名说唱节目观众、说唱音乐听众的角度,我想和大家谈谈,当我们讨论音乐作品歌词”意义的时候,是否可以再多一些耐心的包容和清醒的自省?

不止说唱,或者“中文说唱”,歌词的意义,其实对任何类型、风格的音乐作品都一样——没有歌词,只是纯音乐或者纯人声的吟唱也可以很动人,比如很多人年少时喜欢的《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歌词寥寥数语的“微言大义”也可以深刻,比如我很喜欢许嵩的一首作品《等到烟火清凉》,每次听的时候都有“大隐隐于市”的寂寥与超脱之感;简单直白没有太多所谓文字美感,只是表达口号、宣泄情绪的歌曲,当然更有太多了,比如最近打开短视频常听到“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你若爱就来,不爱莫张狂”,也给不同年龄层次和文化背景的人们提供了一种解构、自嘲或者抚慰的力量,单纯看歌词和主题表达,和《乘风破浪的姐姐》也是殊途同归,谁能说这不是正能量满满?

所以,歌词“有没有深度”,“够不够诗意”,不是评断音乐作品够不够优秀的唯一标准,但,一定是重要的标准之一。

对于Hip-Hop(嘻哈/说唱)来说,这种音乐本身的野性、自由、不羁,决定其歌词文本信息很大一部分本就是要表达关于派对的欢乐氛围,关于个性的强势自信——事实上,“有嘻哈”之所以在那个夏天爆红,让长期相对处于underground状态的中文说唱音乐,一鸣惊人跃入主流视线,正是因为诸多说唱歌手们足够张扬的表达风格,让许多年轻人们有耳目一新的“real”感受,从而形成一次震荡了华语乐坛的爆发。

不过,除了“老子天下第一”,“老娘就是女王”,“我们就是大帝”之类的歌词主题之外,是不是可以有更多不一样的表达视角?如果已经有了不少类似主题的作品,是不是可以再尝试更多突破,而不是重复?至少,对于我来说,中文说唱音乐领域里一些歌手的作品,有些作品主题,确实是过于单一,乃至乏善可陈的,不停强调自己具备特别牛叉的个性,但有时候反而是千篇一律的雷同。

哪怕不谈国外那些在歌词主题意境上极具价值的作品,仅就中文说唱音乐本身,近年来我就发现了不少歌词具备质感,同时不失自我个性与犀利态度,在音乐其他环节上也都保持精良水准的作品——

我喜欢Ice Paper的《地狱变相》,包括收录了这首歌曲的专辑《成语接龙》,是我2019年最喜欢的十大华语专辑之一,“有人向往光明,有人崇拜黑暗,有人只影独行,有人多多益善,思想还未成型,就急着游向对岸,我们面目狰狞,亲手钉上板的……”那种急不可耐的冲突和冲动背后,是巨大而惶恐的空洞。

我喜欢姜云升的《反抗》,歌词如同少年最隐秘的日记,不再是少年的我听他唱到“凌晨的卧室它会变成,在每晚一点半准时的重逢,手机屏幕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抵抗着无形中巨浪的重量”,会止不住鼻酸,颤抖,终于在事情的终结最可能出现在某个无限美的黄昏”时,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喜欢圣代的《书院来信》,整首歌以一封孩子写给父母书信的视角,揭露以豫章书院为代表的一系列所谓“学校”对学生身心的迫害。歌词表面全是学生在诉说学校的“好”,仔细留意才发现这实际是一封藏头诗,每句歌词首字连在一起是:“他们每天都在打我,请快来救我。”我在朋友圈分享这首歌,不太会听嘻哈的朋友留言:“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恐惧!太牛了!”是的,我们需要这种敢于大胆揭露现实的舞台,毕竟只有正视黑暗,才能迎来光明。

我喜欢我和陈思键合作企划的专辑《这里没有大人》中每一首歌,尤其那首《二十岁的遗言》,他幻想自己如果在20岁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爸妈,恋人,朋友,究竟想留下怎样的诉说?整首歌近7分钟,从波澜不惊到歇斯底里,直到最后他在模糊的和声里一遍遍地唱着“我不属于这里,我快忘记自己,翻不完的日历,会代替我老去,世间不缺荼蘼,到底不过花一朵,能否让我选择放弃……”,我觉得,那是溺水之人决定放弃最后一根稻草的勇敢与无力,也许真的湮没之后,才可以获得重生。这是一个少年成长的史诗。

对了,这首歌,因为思键创作的时候受到乐队晨曦光廊的作品启发,所以后来我真的邀请到这个乐队,第一次作为制作人为说唱歌手打造了这首作品,这就是音乐的可能性,没有圈子,没有限制。

这些歌,在歌词表达上,并没有过于华丽的辞藻,没有堆砌文采的卖弄,但是不是可以让我们有所触动?

反正,是真的让我对中文说唱音乐的发展,充满了希望和欣喜。从有嘻哈节目爆红至今,很多说唱歌手红了,有钱了,改变命运了,这是好事,希望转化到作品上,也是有所持续的好,更好。而中文说唱音乐,或者其他任何类型的音乐风格,在表达“自信”这个维度之外,歌手和团队们也完全可以在内容的多元化,表达的层次性,眼界的拓展面,更多一些自我要求,让大众多一些期待,这样才是一个正向循环!更何况,说唱音乐,因为其可以容纳更多的歌词文本信息量,也许本身就比其他类型音乐,更适合表达出对社会,对人性,对自我的深刻观察、剖析与共鸣。

最后,希望我们大家都可以少一点为了“怼”而怼,多一点彼此之间,“对心”的诚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