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军维和部队有多硬气?一脚踢飞土匪的路障,钱粮没有子弹管够!

subtitle
战争史 2021-01-16 13:47

作者:毅品文团队大水牛,无授权禁转

利比里亚,这是一个西非国家。这里有丰富的雨林资源和矿产,当然也有《动物世界》中的各种奇妙场景。但利比里亚同样也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这里人口统计470万(2017年),人均GDP674美元(2018年)。自从1990年开始,当地首府蒙罗维亚被武装组织攻陷以后,全国就一直陷入内战之中。2003年内战结束,联合国开始介入解除国内各个军阀组织的武装。

中国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中国维和队伍给这块土地带去的是和平与爱。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当地人都是友好的。就在中国维和队伍到达当地的当天,机场到营地的道路就被反政府武装组织控制,他们拒绝为维和队伍让路。最后维和队伍只能乘坐直升机到达营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维和部队在利比里亚的泥泞的丛林里运输。官兵们带着步枪以防不测)

危险的对抗

几天以后,维和运输任务开始,然而因为武装组织的干扰不得不流产。第二天,我军维和军团就开始了武装护航的行动。整个过程犹如军事大片:天上有武装直升机护航,车队中每间隔三辆车就有一辆装甲车保护,车上搭载着重机枪,车队有100多辆车。当地的武装组织武无力和这种武装力量抗衡,但他们仍然在找各种机会骚扰我军的维和行动。上述困难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

2004年4月20日,联合国维和队伍中国特派团的运输队14辆卡车向绥德鲁的联合国驻守部队运送给养。送货倒是一路平安,但在返回营地的途中就出事了。下午5点左右,车子行驶途中一个由木头和油桶组成的路障就挡在路中间。这已经是当天第四次拦截了,但这次不同的是:路障后面至少40个手持武器的武装分子。

(维和军团移交缴械的武装组织人员)

“给我们钱、水和食物!”这群乌合之众一边起哄一边向车队聚拢过来。车队缓缓停下,每一辆车上都走下一个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他们手握95式步枪,冷静地走到车队最前方站成一排。运输队每次出任务都会携带全副武装的士兵作为警戒人员。这些年轻的战士之前只在国内训练场上用过枪,但来这里没几天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持枪对抗的情景。

队伍中的王建桥(带队军官兼翻译)上去一脚就把那个破烂路障踢飞了。“要钱要粮没有!想吃子弹多的是!”王冰冷地对这些土匪扔出这句话。后来他回忆,“这时候一定要强硬一点!要用气势压倒他们,因为我们就是正义的代表。”那群土匪顿时傻眼了,他们平日里横行惯了,哪里见过这么硬气的中国军人。但他们觉得自己人多就把王包围了,气氛就在这时达到火爆程度。啪的一声,王听见后面传来金属碰击声。他知道自己身后的14名战友已经把枪的保险打开,子弹已经上膛了。

(利比里亚武装组织成员)

这时,对方人群里走出来一名黑人。他自称是指挥官,他重复了那句话:“我要钱和食物、水!”。他的手下那帮人在一边狂怒挥舞着枪支进行恐吓。“这些要求我可以向你们的政府反映,但不要干扰我们向你的同胞进行人道主义援助任务。”王机智地回答对方。黑人被激怒了,但中国士兵的步枪提醒他不要造次。又僵持了15分钟,这些散兵游勇觉得实在讨不到什么便宜,就把路障搬走。他们消失在丛林中,而中国维和团队继续走上返程。

DDRR行动,解除反政府组织武装

枪支武器泛滥是利比里亚内乱的根源之一。要让当地这些反政府武装组织放下枪支走出丛林重返社会,解除他们的武装是第一步行动。这个计划在联合国简称为DDRR行动,旨在通过放下武器让这些人重返正常的社会和生活。我国的维和兵团并不是只会用武力强制解除的手段。我们采取的是攻心策略为主,武力威慑为辅。

(我维和军警与利比里亚民众互动。修学校,搞民生基建是保证对方放下武器的基础)

中国维和工兵团的同志们一开始就在当地搞基础建设,修桥修公路、在当地修建医院和学校、修建居民区。我们政策就是呼吁这些被迫逃入森林加入杂牌武装组织的普通民众放下枪支缴械回归和平的生活,用援助修建好的民生设施换取和平。

(维和军团的洪大刚队长,他后来被儿童兵的情景所震惊)

2004年4月15日,联合国授权中国和孟加拉团队一起执行解除武装的DDRR行动。利比里亚全国有9个点进行缴械活动。但有人心存不满,也有人想利用自己手中的武装力量在未来的政府中谋得一官半职作为本钱。所以,中国维和军团虽然呼吁的是和平解决问题,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赤手空拳去执行任务。就在当天,有一个组织宣称要袭击维和军团的营地,他们已经在当地枪杀了一名美国籍的维和官员。那个美国佬大意了,孤身一人被土匪包围然后被人枪毙了。就在DDRR行动下令的那一天晚上,中国军团营地全面进入警戒状态。除了有步兵持枪警戒还有装甲车助威,和平基础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4月25日上午9点,维和军团的洪大刚队长就看见了这一幕:成群结队的第一批男性战斗人员走出丛林,他们手持枪支弹药,有人的身上披着子弹带,人群中还夹杂着不少儿童兵。紧接着是女性战斗人员,有人怀孕也有人抱着孩子。很难相信,这些人就是打了十几年战争的老兵。当地的温度高达40多度,但中国维和军团的战士们没有放松警惕,他们手持武器监督着这些人缴械。中午时分,这些人走上卡车,他们将被送到训导营地进行下一步培训,之后这些人大多数会重归社会。

(利比里亚儿童兵,这种现象十分丑陋。也是国际社会敏感问题)

看着人群中的不满10岁的娃娃兵,洪队长感到十分震惊。这些儿童和他在国内的孩子一样年龄却已经是成熟的游击队员了。后来洪队长和在班格地区执行任务的孙衣龙班长谈起这件事。孙说了一件事,他在驻扎营地遇见了一个儿童兵。当地许多小孩,衣裳褴褛,他们天天围着中国队伍要学中国功夫要不就是闹着乞讨食物。孙注意到路边有一个小孩,他从来不乞讨,怀里抱着一支AK步枪。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和他年龄不相称的是有一种沧桑和持重感。孙拿了几包压缩饼干向那孩子走去。“你好,我名字是孙衣龙,你呢?”“我叫莫瑞。”小孩顺手接过饼干跑走了。

第二天,孙看见莫瑞就坐在附近一个土丘上,他怀里还是抱着那支枪。孙和莫瑞交谈了起来,得知他才14岁却已经打了7年的战争。莫瑞对自己是否去缴械还十分犹豫,因为以他的经历,只有手中那把枪才有安全感,失去了枪就没有生存保证。孙十分清楚,7年的战斗经历已经把这个孩子折磨成不是正常状态了。他耐心地向莫瑞解释:“所有武装人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缴械。否则就是视为非法,国际社会注视着你们,这个国家一定会再度和平。”“我听祖辈说你们中国人很好,宁可自己饿肚子也把粮食给我们,我相信你。”莫瑞终于被说服,他答应孙第二天就来缴械。次日一早,孙就在缴械点等待。一批批的游击队员走入指定地点放下武器,唯独不见莫瑞的身影。他失约了吗?就在孙十分失望的时候。莫瑞出现了,他交出了手中的枪。

按照约定,孙送给莫瑞一个书包。在非洲,如果儿童没有找到一个书包,那么他会去寻找一把枪。2017年,中国结束在利比里亚的维和行动,所有军人撤退回国。莫瑞也许带着那只中国书包已经回归到崭新的生活当中去了吧。这样的故事在维和行动中数不胜数,中国维和除了有武力捍卫和平还有人性关怀,证明我国军人是和平与正义的象征。参考资料《维和行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