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基地政委下基层,战士悄悄报告:首长,站长家属每天捞泔水吃

subtitle
战旗红 2021-01-16 11: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战英雄张逸民回忆录129

我到舟山基地任副政委(实际上是任政委前的过渡)后,决定下海岛先从基层站点、连队抓起。

东福山岛上设有一个海军雷达观通站,这里是我跟李静同志这次下岛计划中一个重要的站点。

东福山岛是舟山中衢山列岛中的一个最东边的大岛,它以东还有四姊妹岛和两兄弟屿。东福山岛以西是庙子湖岛,岛上有个东极镇。我和李静司令员下海岛从北向南一路走来,半个月后就来到了东福山岛雷达观通站。

东福山岛现景

东福山观通站远离长江口有50海里距离,虽未完全摆脱长江口的黄水区,但这里的海水远比长江口浑浊的黄水要清纯得多。特别每当刮起东风或东南风时,这儿纯净蓝水占据着中衢山列岛海域,可谓是碧水蓝天美丽异常,甚至还常有海市蜃楼出现。

上东福山岛的第一印象,就是东福山岛的地理地形很特殊,整个海岛都是由不同高度的小山头组成,高高低低爬坡不停。而渔民的民居形状虽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则是相通的,就是彼此都相互接触,或是阶梯相连,或是居室相依。在东福山上向四处张望,大海蓝天白云飘荡,千帆竞秀海鸥翱翔。东福山岛唯一的缺欠就是绿色不足。民居全是石头垒的灰褐色,既见不到花草,也没有家庭蔬菜地。这景象或许与常年受台风侵袭有关。就因为没有绿色,我的印象尽管这儿比较富足,但它还是缺少生命活力的。

我们很认真地听取了东福山雷达观通站领导的汇报,对站里的工作感到很满意。公平地说,东福山站的军政工作以及支部的工作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东福山站的站长、指导员都很干练,行政管理工作给我的最深印象就是很有秩序,工作有板有眼。指导员的工作,不论支部的建设上还是对士兵的教育等方面,都很出色。这个站各方面工作都很拔尖。看到此,我和李静同志的心情也都很兴奋。中午与站里干部共进了便餐。

吃罢午餐闲谈时,站部的小通信员向我反映了一个情况,引起我的格外关注。小通信员说:“首长,我们站长的家属每天早上都把战士们吃剩后倒进泔水缸的咸菜,用手捞出来拿回家再用清水洗洗当早菜吃。我观察好长时间了,实在觉得站长一家太可怜了,所以我今天如实报告给首长了。但我也不知道这个事该不该报告给首长。”我说:“小鬼,你别紧张,此事就到此为止,你别说此事向我汇报了,也别向任何人说及此事。此事我会圆满处理的,我很感谢你,这是一件好事啊。”

听了通信员的汇报,我心里很难平静。我又进到司务长的办公地点,进一步了解了站里的生活情况。司务长见我问起这个问题,犹豫一下便说:“有些困难本不该向首长反映的,我们应该自己克服。首长现在问我,我就如实报告首长。站里的日子确实过得紧巴巴的,说紧巴,就是海岛的物价高,伙食费太有限了。另外,这里每月都会有大风,海上交通一断,连队就几天或是十天半月都吃不上蔬菜。我就遇到过冬天里断煤了,没烧的了,最后连椅子、板凳都劈了当柴烧。再说站里的干部,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正是一生中担子最重的时候,他们生活比战士压力要大得多。”

我听了十分动情,我对司务长说:“你们应该把这些实际困难告诉给我,我们当领导的一定得想方设法去解决。即便不能彻底解决,我们基地也会当成大事,向上如实报告,并且我们自己也要寻找解决出路”

说实话,基层干部和海岛战士生活困难,我并非一无所知。基层干部已多年来未加薪了,生活压力大已非今日一天。自从我改行后,便在基层救济上做文章,可救济毕竟杯水车薪的事,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今东福山观通站干部、士兵的生活困难,又活生生摆在我面前,真是揪心啊。

我将知道的情况告诉了李静司令员,他说:“这是全军普遍存在的老问题,这也是我们搞战备、打仗这些大事中的一个很大的难点。我们俩在一起多想想办法解决吧,能解决多少是多少吧。”是的,我们一定要想出一个解决办法来。如果我在其位而不谋其政,能心安理得吗?我们今天下海岛来,目的就是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嘛。如果基地两位最高首长面对问题都束手无策,那他们这些基层人员还能依靠谁呢?

夕阳下的东福山岛,海面风平浪静。当时正值汛期,只见一艘艘近海作业的小渔船,正唱晚归港。东福山岛所处的中街山列岛盛产淡菜和海蜒。在东福山岛西边的庙子湖岛淡菜产量很大,不但个头大,也誉满舟山。淡菜并非土中之菜,它是依附海礁生长的贝壳类生物,它是高蛋白、高营养,又十分鲜美。这是夏秋季舟山人餐桌上不可少的海鲜。而海蜒是一种长不过寸的小鱼,旺发季节里整个沿海海面有一层密密麻麻全是这些小生灵。渔民捕来晒成干品,可一年四季成为餐桌上佐餐的佳肴。我望着这些进港的小渔船,遐想着,这些小船上一定都是满载着淡菜、海蜒等海珍而归,多让人喜悦多令人向往啊!

突然间,我联想到在陆军解放海南岛时,我们曾自己动手捕捞小虾、小鱼来改善部队的生活,并且立刻有了明显效果。我脑子里一激灵,东福山这里海产品如此丰富,我们为什么不可在不与民争利的情况下搞点外快解决部队困难呢?于是我立即将我的想法说与李静同志。

李静一听,立即跳了起来,连声说:“政委,这是个好主意。”于是,我立即让身边的警卫员去叫站长、指导员来。原原本本跟他们说了我们的构想以后,站长、指导员听了高兴地说:“基地首长允许我们搞点副业,那是再好不过了。我们站这些小伙子们多么需要补充蛋白质啊,如果旺季收获量大,可制成干品,明年还可享用。”

我和李静立即拍板决定了,但我还是再次声明:一不能与渔民争利。二不能当商品出售,只能是自己单位的改善生活的小外快。三不能远离海岸线,只在1个海里之内捕捞。四气象条件不好不能出海捕捞,要确保人员安全。站里要组织好一个小型捕捞队,要有专人负责此项工作,保证安全万无一失。

李司令员又补充说:“你们站先带个头,计划要周密一些,做法上不能冒进,边试验边干。组织捕捞小组时,先从有下海经验的渔民出身的士兵中挑选。下海前先向当地渔民取取经。等你们有了经验,我们再向基地所属的站、连推广。”

回到定海后,我还一直惦记着东福山雷达观通站捕捞落实情况。后来终于有了反馈告诉我:“效果非常好。全站同志感谢首长为他们解决了改善生活这一大难题。”后来没有多久,基地各雷达观通站都组织了捕捞小组,在岛附近海域捕捞小鱼、小虾以改善连队伙食。后来又有人告诉我第九扫雷舰大队副大队长会做小舢板。我听到后,立即打电话找他,告诉他有销路了,不会很久各沿海观通站会找他订货的。结果9扫大制作的舢板很火爆,也算发了一笔小财。

年终总结时,沿海各雷达观通站的总结都有这么一条:有了捕捞小组,站里伙食有了很大的改善,士兵对伙食都很满意。这也大大提高了士兵的战斗情绪。后来,总参下令为了防止苏联对我海防的突然袭击,要求沿海各雷达观通站于1970年底一律进坑道。部队迅速投入挖坑道的工程,开山挖洞不仅工程很大,任务也十分艰巨,且还有很大的危险。我们基地在1970年底以前,所有雷达观通站全部都进了坑道,圆满完成了这一战争准备的重大使命。在这一挖坑道的紧急战备中,各捕捞小组是有大功的,他们让各站的士兵吃得好,营养也得到了保证,伙食也有了改善。

这次去东福山岛雷达观通站,我觉得最大的成功就是既找到了问题,也很好地解决了问题。今天我体会到,组织把你摆在这个重要岗位上,就要想方设法去为兵服务。为兵服务大小无关,关键是服务。如果你只是个摆设,那要你干什么呢?

1969年6月的一天,我去护6支队检查工作。听完汇报后,我对护6支队肖政委说:“你们6支队的家属很集中,基层干部薪金有限,生活困难也多。我们不能只依靠救济,救济面很小,我认为出路就只有一条,让家属全出来参加工作。开始阶段,可能钱很少,工厂搞好了,报酬会很丰厚的,甚至比丈夫拿的钱都要多。你们第一步把家属都组织起来,编成班、编成排地参加劳动。可以组织发展各类型小厂,如:豆腐坊、粉丝场、开杂货店、开理发店。若是家属连这条路走通了,肯定很有发展远景。记住一条,发展各种门路一定得有个宗旨,这就是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为加强战备服务。”

肖绪顺政委很认真,很快就把家属连组织起来了,试验一段时间后获得了成功。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李静司令员,他说:“政委呀,你太会动脑子了,你倡导搞家属连,这可是为战备解决了大问题啊。赶紧推广,这是战备的头等大事。”

家属连成功推广以后,真像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在基地发展起来。其势头和效果都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开始时,我们只是让家属走出家门,不吃闲饭,帮助丈夫共同管好这个家。可到后来,有些单位家属的收入超过了丈夫,甚至多到一倍、二倍。不仅工作岗位多了,甚至家属连工作范围也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在快16支队,快艇上排后第一波的用淡水清洗的是家属连、刮船底海蛎子的也是家属连。后来4806工厂军舰进船坞也是由家属连来清洗和刮海蛎子,然后就是船底除锈。这些原来需要出钱请民工来做的活,如今都由家属连包了。家属连不仅干活好,而且政治上可靠。工厂赞扬家属连,官兵也赞扬家属连。有许多家属连办的企业后来都成了单位的正式编制,她们也成了基地一支不可或缺的战斗力量。

这一新事物一出来,可把我和李静乐坏了。当初只想解决基层干部家庭生活的困难,没想到会这样受欢迎。后来李静多次对我说:“政委呀,你这一着棋不仅解决了基层干部的困境,还为舟山死守、战备也增添很大的力量。我从内心佩服你,也感激你。你真是我的好政委、好搭档啊。”我回答李静说:“李司令你可别这么说,这是咱俩一起爬东福山爬出来的。我在东福山就感到家属不能每天闲在家中,一定要参加劳动,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坐吃山空是没有前途的,仅此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