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了保护游戏源代码,你可能得先学会分享

subtitle
GameRes游资网 2021-01-15 09:35

文/GR编译

谈到保护电子游戏的历史,绝大多数人可能会想到一座装满游戏主机和卡带的博物馆,或者一个由ROM文件构成的庞大数据库。不过,电子游戏历史基金会(VGHF)想做更多事情,那就是收集并保存许多经典游戏作品背后的源代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一位电子游戏历史学家来说,对原始资料进行考古式的挖掘就像时间旅行。”VGHF联合创始人弗兰克·奇法尔迪(Frank Cifaldi)表示,“在一款游戏的开发过程中,源代码是你能够找到的最佳资料。”

通过挖掘游戏的源代码,人们可能找到此前从未被发现的内容和信息。例如2017年,VGHF就曾在世嘉Genesis游戏《阿拉丁》(Aladdin,1993年发售)的源代码中,找到了未被使用的迪士尼角色图片和动画。“它们被放在一个命名为‘垃圾’的文件夹里。”前不久,VGHF还发现了一款为世嘉Genesis虚拟现实头盔设计的VR游戏《Nuclear Rush》的原型,并在重制后让它能够在现代VR硬件上运行。

但保存源代码不仅仅是为了寻找和恢复“丢失”的内容。通过查看源代码,游戏历史学家将能够“比其他人更好地理解创作过程,因为源代码是游戏的最纯粹形式,就像构成它们的原始砖块。”

奇法尔迪举例称,他曾仔细研究《猴岛的秘密》的源代码,从而了解了LucasArts的SCUMM引擎所使用的语言和工具。“从那以后,每当我玩一款用SCUMM引擎制作的游戏,我对它的理解都比过去更深,会对开发团队为何做出某些决定有一种出于直觉的认知。”

在为时已晚前

遗憾的是,像《猴岛》这样的游戏属于例外——该系列创作者罗恩·吉尔伯特维护并慷慨地捐赠了源代码。据奇法尔迪估计,在2000年前问世的所有游戏中,超过90%“我们关心的游戏”的源代码已经完全消失。

“我相信大量源代码曾经被保存,但在办公室搬迁的时候,有人也许会问:‘橱柜里的那个旧文档是什么?其他地方肯定有备份,我们把它扔了吧。’”奇法尔迪说,“这种情况非常糟糕。随着为这些材料归档的人逐渐老去,或者离开游戏行业,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某些早期游戏的源代码之所以能被保存至今,完全是出于偶然,“有人也许把工作带回家,碰巧拥有它们。”奇法尔迪回忆说,VGHF曾经前往一位已故游戏开发者家里,从他地下室的一堆软盘里发现了未发布NES游戏《雷电之日》(Days of Thunder)的原型......“世界上可能还有数百个类似的游戏源代码存储库,被遗弃在地下室里,等着被人们复原。”

这就是为什么VGHF会向那些也许拥有这类重要历史文物的开发者发出呼吁。奇法尔迪表示,虽然VGHF保护源代码的项目刚刚起步,但基金会已经拥有大约100款源代码处于“各种状态”的游戏,其中部分源代码甚至被印在纸上。

究竟谁拥有历史?

就算源代码仍然存在,出于保护IP权利的目的,某些公司也不愿公开。“源代码被视为商业机密,你很难说服公司把它们拿出来分享。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阻力之一。”奇法尔迪承认。

不过,随着许多经典游戏推出重制或复刻版,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举个例子,《冥界狂想曲》(Grim Fandango)之所以能出重制版,是因为原作的部分开发者将源代码带回了家。”如果一款游戏的源代码遗失,重制工作注定会困难得多。

游戏公司也开始意识到保护源代码的价值。“在与我们的沟通中,很多公司都表达了兴趣,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有人谈论这些较老的产品,就会激起玩家们的兴趣。”奇法尔迪说,“很多商业电影之所以可以发行蓝光重制版,也是因为美国国会图书馆在档案库里保存了电影的底片胶卷......在我看来,保存游戏的源代码跟这没有多大区别。”

与此同时,VGHF还希望通过建立一个巨大的游戏源代码资料库,为后代研究游戏行业的历史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在书架上看到更多书籍,看到更多纪录片,看到比现在更多的深入研究。这类资料库就是历史书籍的来源。”

原文链接:https://arstechnica.com/gaming/2021/01/saving-video-gamings-source-code-treasures-before-its-too-lat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