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评当代100位书法家80张继:入古出新的隶书范式

subtitle
生活大世纪 2021-01-15 06:07

《书法课程》

见诸笔墨 | 达于心灵

不可一日无此君

文化核心 | 中国书法 | 最高艺术

写字在勤奋和天分,创新在学识和胆识,此言不虚也。

最欣赏李可染大师之语:

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

——题记

评当代100位书法家80张继:入古出新的隶书范式

【书家简介】

张继,字续之,号四融斋主,1963年出生于河南。现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馆书法专家委员会委员等。书法篆刻作品曾连续获全国大奖并长期担任全国书法篆刻展览评委。先后在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录制七十余集张继隶书系列讲座,出版书法、诗文、绘画、篆刻专著多种。被中国文联评为“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家”、被中国书协评为“全国德艺双馨书法家”。荣获首届兰亭七子、中国十大青年书法家、兰亭诸子称号,并获首届林散之奖及2013-2014双年度中国书法十大人物。

【书法点评】

北京张继的隶书明显是三方艺术的合成:胎息《张迁碑》,取“胖头娃娃”样结字原型;融入北碑的笔法,笔短意长,可以说他是以浓烈的北碑笔法写隶的第一人;融入篆书结字法,造成体态和气息的奇崛高古。

综合来看,张继的隶书无疑是走在了时代的最前列,可以与当代一流高手何应辉相行。张继明显是一位入古出新型的书家,其意义在于:为我们依古创新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自清代隶书大兴以来,取法《张迁碑》者夥,但真正能够开发并延伸其价值者稀;将此碑僵化遗神取貌者多,在拙朴中得动变者少:静态易得,动态难收是也。在笔法上,寻求金石碑刻味,并成功地将魏碑的方笔和《张迁碑》的方笔化合并加入枯涩战笔,使线质达到了很高的艺术纯度。以篆书结字法入隶古今都有,妙在篆书结字能统一于隶书规范并能超越隶书结构所能表现古质美的极限上。综而论之,我们发现,在古典书法范围内依然能够创造出个性鲜明、内蕴深厚的艺术作品。

若论不足,笔者以为张继隶书目前处于笔技锤炼、多方化合的阶段,进取心颇强。由此造成作品刻意的痕迹明显,短促笔画亦需要一些长纵线的补益——处于造法、立法阶段。当我们的技法达至炉火纯青之时,我们对技法的关注会逐渐淡化,热情会减退,那么我们对艺术的注意力并没有因此而减弱,而是将视线转移了——转移到对作品整体气息的把握,并将书家本我融入作品之中,这就达至物我合一的化境了。

达至化境的作品我们会发现原有的技法强度看似减弱了,弥漫在纸幅中的只可感知不可言传的气息增多了,如此,整体的综合力量是大于先前求法阶段的独笔独技的力量的。也就是说,技法可分“显技法”与“暗技法”,显技法易得易见,而暗技法则处无视状态,只可以以心感之,它是一种与心同构的具有生命特征的、潜意识的、具有神秘色彩的技法,是一个关注调配笔与笔、字与字、行与行之间“关系”的技法,它很弱,却在一幅精品中无处不在。

故欣赏一幅技法精妙的作品人们在大加赞叹之余,又总是觉得作品中缺点什么——暗技法。只有暗技法是连接显技法与书家生命的桥梁,由此,作品才称真正的完美。(李金河)

千刀素纸铸奇峰

——浅论张继的书法艺术

张继的书法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是因为他的隶书创作独辟蹊径,他以新颖的创意构建了全新的隶书范式,独创了新的形式与语言范型,对人们的视觉产生电流般的强烈冲击。目睹他的作品,常常让人发出“隶书原来也可以这样写”的感叹。

人们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叹,是因为张继所写的仍然属于隶书,但他的隶书不同于人们印象中那种四平八稳、乌黑光滑的单一模式;是因为其作品的形式表现、意象符号、笔墨运用、墨色特点、结字方式,共同营造了一种对传统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想象,字里行间呈现出为心灵徜徉的广阔空间;还因为他的书法作品中呈现出一种浓郁的人文情怀,散发着强烈的时代意识与“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审美视野和追求。在他那苍厚、朴率、洒脱、奔放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书家是带着他生命智慧和人文怀想,带着他的精神企盼和哲思情怀,标新立异地表达出他的睿智审美发现和不与人同的艺术创造。

“张继隶书体”之所以让人产生一种惊叹,绝不是说他的书法离经叛道,走的太远。而是在秦隶、汉简、汉碑、魏碑为母本的框架之内,他的笔在以情合理、以心造境的原则中,使高古的美感、当代的语境、自由的意识、书家的追求完美地交织组合在一起了,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呈现出多元的视角与黑白时空的聚合,通篇书法的境界和神韵也因此得到拓展和提升。

朴率,应该说是张继对隶书风格的总体追求。“朴”和“率”,实际上是一对矛盾的对立体。朴是一种憨实、苍厚;“率”,是一种洒脱和奔放。张继所追求的是朴与率之间,既相互融合,又相互限制,是对古人作品中的“朴”和“率”的艺术元素,进行自然的了无痕迹的嫁接和组合。它绝不是前人朴率元素的片面和局部,而是美感经验的全部和整体。

张继认为,在自然发展的前提下,有意识地去构思、去设计契合自己审美的风格形式,就可以避免两个不利因素,一是纯粹自然发展的缓慢;二是急于求成的肤浅。显然,他的隶书风格的形成,是自然的,自由的,也是依据精神追求和审美需要而延伸与扩张的。在看似自然与中和的结构中,连贯着时代律动和书家自己情感节奏,使作品显得大气磅礴、从容不迫、苍劲深远。

作为一位有思想、立意高远的书法家,其成熟性就表现在不一味追寻古人,也不盲目跟随时风,而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并实施转化性应用,这才能为千年书法史增添新的一页。

张继认为,一位真正优秀的书法家都是有个性的,没有个性就不会有风格,纯粹的个性也不是风格。风格是个性的升华,是学养、审美、阅历、悟性等方面的综合表现。书法家一旦形成了成熟的表现手段,用笔就是自然流露。用笔不仅代表着其技巧水平,更代表着综合能力。张继的书法,追求的是一种风格、一种精神、一种经典。当然,我们还不能武断地作出结论:张继的作品就是经典。经典,需要时间的锻铸,需要历史的洗礼,但坚持经典的价值取向是提升艺术品质的必要条件,也是艺术存在的理由。纵观张继的艺术实践,他总是艰难跋涉去逼近艺术经典这个重大的精神命题,潜心于艺术技巧、文本风格的探索和尝试。

我认为,如果不是张继,而是其他书家,始终如一地秉持这种艺术进取精神,同样会被社会所承认。张继的幸运在于,在隶书的创作上,恰恰是他,而不是别人,有幸地成为隶书创新的一个代表人物。

他有幸成为隶书创新的代表人物,其光荣并不独属于他,而是代表一个时代的书法创新精神,代表这个时代隶书创作所达到的艺术新高度,代表着当代人审美观念和精神价值的某种取向。

张继在书法创作方面是多面手,且成绩斐然,除隶书外,其草书在国展中曾获得大奖。他在诗、书、画、印方面均有很多成果,故将其斋名取为“四融斋”。但是在公众的印象中,他还是以隶书见长。

张继脱颖而出,也经历了千刀素纸磨砺的艰辛。他自言,自己经历了信手涂鸦的阶段,刻意仿帖的阶段,急于求变的阶段和临创结合的阶段。但他不满足于继承前辈大师的衣钵,而是将目光投向高古深远的历史深处,投向人文气象的观念层面。唯在此时,书法似乎和天地交融了,和心灵交融了,和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大美交融了。有如说,张继的书法打通了传统,连接了未来,不如说,他打通了观者的心灵,开拓出一片人们意想不到的超越纸面的视觉奇观,引导人们进入了“黑白”大道和艺术生命的世界。

张继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创作不仅是传统、时代、个性的有机整合,而且要在不重复前人,不重复他人的高度上尽力不重复自己。不重复自己并非一日一面,花样百出,而是要在自己相对稳定的主导风格基础上,不同的时期或不同的作品表现出不同的追求。

张继做到了不重复前人,亦做到了不重复他人。因为做到了“不重复”,所以,读他的作品时,才让人耳目一新,为之一振。心想:隶书原来能这样写!直到将张继的作品仔细解读后,才明白:隶书可以这样写。如果把张继的书法放到一个时代文化创新的大背景下,放到人们渴望求变的呼吁声下来思考,我想,得出的结论会更加斩钉截铁,那就是:书法应该是这样!如果有另一个张继出现,且水平同样高但面貌不同,人们同样会给以欢迎和认可。“复印”式的书法,范式一律的书法,无关繁荣,只有将传统置于现代语境下,凸现出每位书家自己的艺术风格和文化品质,书坛才会有百花盛开、春色满园的迷人胜景。

我常谈到这样一种感受:读张继的作品,与其说被其奇绝的风格所打动,不如说为其深邃的哲理、处理矛盾的手法以及文化的诗意所吸引。前者让我们感受到的是激动和昂奋,而后者则打开了我们思考的大门:张继所走之路是否就是通向大家的路径呢?(朱海燕)

【书法作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