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双红会:同样的红色,不一样的故事

subtitle
中视体育资讯 2021-01-14 15:5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3日凌晨,曼联战胜伯恩利,时隔8年再度登上榜首。下周一,红魔将以榜首之姿迎战排名第二的利物浦。

而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日前足总杯第四轮抽签出炉,曼联将对决利物浦,比赛将安排在22日至25日之间进行。这意味着下半月一周内将连续进行两次双红会。

“兄弟”情仇

双红会的恩怨,以足球体现,却不因足球而起。足球并不仅仅是足球,它安装了灵敏的生活触角。有着更为宽阔的社会延伸,指向了更为杂糅的社会生态。

利物浦与曼彻斯特,一对比邻而居的兄弟城市,位于英格兰西北部。一个是举世闻名的英伦港口,另一个则是世人皆知的工业之城。

曾几何时,曼彻斯特制造,利物浦出口,一度是英国贸易的黄金配置。但1894年修成的曼彻斯特运河,成为了一切的转折点。不满利物浦人征收过高税费,曼市人民选择了用运河有意避开利物浦港口。

港口是几乎是利物浦的唯一,这一举动近乎于断了利物浦的“饭碗”。曾经的全英第二大城市,地位也因此一落千丈。两位昔年的“表面兄弟”自此结下了梁子。

百年间,褪去了工业革命的辉煌,港口也早已风光不再。但两城彼此的恩怨,却早已辐射进了每一个细节。不止是经济领域的争夺,文化领域也未能幸免。

作为两座城市共同名片的音乐,利物浦自不用说,风靡全球的披头士乐队便是他们的代名词。而曼彻斯特19世纪60年代诞生的“赫尔曼的隐士们”乐队,专辑销量甚至曾一度超过披头士。

而信仰的不同,更是成为了两城之间互不待见的催化剂。

利物浦由于以港口发家,居民多是爱尔兰码头工的后代,因而信奉天主教。纺织业起家的曼彻斯特,居民多来自英国本土,与其他地区的英国人一样信奉新教。

百年时光流转,两座城市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对于曼彻斯特来说,工业革命的辉煌早已随风飘散。在经历了产业转型后,成为了英国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伦敦的金融中心,新兴产业蓬勃发展。

对于利物浦来说,船坞业和传统制造业早已衰落,但这里仍是英国第二大港口,是著名的商业中心和旅游城市。或许运河之痛可以随时间被淡忘,这两座城市相斥的DNA却早已经深入骨髓。

绿茵场“恩怨局”

武林和足球是相似的,只不过剑让位给了球,变成了最令人迷恋的游戏;足球是发明者的智慧和仁慈,把几何体中最没有棱角、最没有伤害性的一种形体,指定为战士们决斗的武器。它不止是一项运动,而且是和平年代最好的战争替代品,是这个星球的荷尔蒙。

利物浦与曼彻斯特两座城市,因运河而分化。彼此无处宣泄的情绪,在绿茵场上找到了“安全出口”。历史上第一次双红会,在运河建成的同年,拉开了序幕。仿佛冥冥中自由安排,两支球队的第一次相遇,就是事关存亡的决战。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作为当赛季英乙冠军的利物浦队,在升级附加赛中的对手便是牛顿西斯(曼联前身,1902年更名)。最终,利物浦以2比0完胜,在开启球队辉煌的英甲征程的同时,一脚把对手踢入了降级。

自此,本就是火星四溅的两城代表的两队,在绿茵场上也结下了梁子。

126年间,两队奉献了200场双红会,新仇旧恨的故事屡屡上演。1994年的联赛相遇更具戏剧性,24分钟曼联便取得3比0的梦幻开局,但下半场如梦方醒的利物浦连入三球,实现扳平。

兴奋的红军球迷高举“等你们拿到18座联赛冠军时再来吧”的标语,成为经典名场面。

然而,一个倔强的苏格兰老人改变了这一切。

他叫弗格森。

弗爵爷有一句经典名言:

“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利物浦从王座上踢下来!”

当曼联拿够了18座冠军时,乃至最后以20冠反超利物浦时,曼联球迷的高调回敬,同样成为了足球史上的经典。

球员也疯狂

在这样两支球队长期对立的氛围下,各自球员的也时常义愤填膺。

曼联名宿内维尔曾发表过一段恨屋及乌的言论:厌倦利物浦的一切。内维尔厌恶利物浦的一切,而红军队副卡拉格却是个例外,球员时期的两人剑拔弩张,水火不容。

但是退役后的两人却成了解说搭档,相爱相杀的故事,也终成一段足坛佳话。

电影《教父3》里有个情节,迈克·科里昂和家人一起回到西西里岛。

有人问,风景如此优美的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冲突?

迈克的回答是:History—历史。

利物浦和曼联,仿佛两块永恒相斥的磁铁。只要出现,便是话题的制造机。

即使在如今,完全相克的DNA仍然这两支球队身上体现。

2015年入主安菲尔德的克洛普,带领利物浦重回巅峰,重夺欧冠。而曼联却在后弗格森时代举步维艰,终于在本周迎来爆发。

显然,双红会的故事仍在继续。

两座城,两支队,相同的红色,却演绎着不同的故事。

部分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