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武汉研究:76%的愈后者感觉还有症状

subtitle
德国热线 2021-01-14 08:40

春季的新冠大流行已经重创了中国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传染病专科医院)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对于许多亲身经历了新冠感染住院的人,虽然疾病发生在数月前,但新冠感染的健康后果仍然存在。

到2020年5月底,已有2469名新冠患者经治疗后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出院。到2020年9月,医师黄超林和他的团队对1773名新冠感染愈后患者的健康状况进行了调查,还对390人完成了体检。

疲劳,肌肉疼痛和睡眠障碍是最常见的长期后果

黄超林团队的调查结果现已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并报告了令人震惊的长期后果。接受调查的人中,有76%的人表示,在感染后几个月,他们仍必须努力应对症状。几乎三分之二(63%)的患者表示他们患有疲劳或肌肉疼痛。这些症状是最常见的长期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约四分之一(26%)的受访者在出院后几个月仍反映睡眠异常。此外还有23%的患者为焦虑和抑郁所困。但是,这些主诉症状在多大程度上与该病毒的关联尚不清楚,医疗团队没有任何有关新冠感染发生前的心理健康状况的信息。

测试表明新冠对肺和肾脏造成损害

在6分钟的步行测试中,有24%的受试者表现出异常表现。进一步的肺部检查表明,患病六个月后肺活量通常仍然降低。CT还显示出许多患者的肺部变化,这表明由新冠引起的肺部验证尚未完全治愈。

患病前肾脏健康的新冠患者中,有13%表现出可能的永久性肾脏损害的最初迹象。但是,这一论断还没有通过血浆清除测量明确。

医界一直认为,新冠感染可能会带来健康方面的长期影响,为此还引入了“新冠长期症状”和“后新冠症状(综合症)”的说法。

分享一位网友关于”武汉受到新冠重创“这一说法的认识

武汉以及中国感染的数据和国外的完全没有可比性,我常常也非常困惑。 因为我就是来自武汉,在武汉有很多亲人和朋友。疫情之初的混乱无助和压抑,身在德国的我每天如同身受,欲哭无泪。

我的姐姐在封锁期参加了下沉社区的服务工作。每当回忆当时偌大一个喧闹的城市每天都可以听到鸟叫时,她的声音都是哽咽的,我也会跟着哽咽…….问题是后来,直到现在,德国的疫情好像比武汉更加严重,而且儿子每天还在学校上学,我虽然也很担心,但是我没有中国疫情发生时的那种悲凉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我想,可能是中国人遇到大事都太往自己内心施压的民族(传统)习惯造成的,不像西方人将压力向外散发,例如游行示威。德国的疫情让很多华人抓狂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个人的心态没有被疫情困扰,我常常自省是不是受西方文化影响,太淡化疫情了。前两天我听说一对武汉感染的夫妻(我姐姐的熟人)迎接从意大利毕业回国的女儿的事非常震动。这对夫妻感染后痊愈,没有什么后遗症。大女儿刚刚生下小Baby,这对夫妻要忙着照顾月子,小女儿这时从欧洲毕业回国,都是绝对的喜事啊!因为欧洲疫情严重,小女儿在上海已经隔离了14天,在武汉还要隔离7+7天(7天居家隔离。7天社区检查体温,也限制外出)。没有办法,只有将小女儿安排在较远的没人住一套房子中。我姐姐说,他们去接小女儿时,都穿得很严实,始终保持距离……母女面对面的坐在地铁里,百感交加地看着对方,口罩一下就被眼泪打湿了......哎,这个情景简直不能脑补…….

武汉受到新冠重创是真实的。中国疾控中心的2020年4月的新冠抗体研究显示,武汉市民的新冠抗体比例为4.43%。就算48万武汉人都曾经不同程度地感染过新冠病毒,重新产生了抗体,然而留在很多武汉人心中的伤痕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抚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